第三十九章 洞房花烛(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云浅歌住进将军府后,林越易最近一直嚷着要重办婚礼。

    今日他又提了一次,云浅歌笑言:“之前的婚礼已盛大到惊人,城中百姓至今议论,圣朝中没有第二人能做到你这样的,怎么突然有这样的想法?”

    林越易自是不满:“没能让你看到就不算,我要将这世间最好的都捧给你。”

    “一颗真心足矣。”

    云浅歌从不在意那些繁文缛节,如今她在将军府中过的平静生活,就觉得极好了。

    林越易满心满眼待她,自己没什么不满足的。

    见林越易仍是不舒心,她妥协:“我们共拜天地高堂,同喝交杯酒就足够了。”

    林越易心满意足地答应了,立即着人在将军府中筹备简易的婚礼。

    时隔数月,将军府再次挂满红花绸缎,满是喜庆。

    他也如愿娶到了自己爱了十多年的云浅歌。

    兜兜转转,错过多年,他们终是在一起了。

    将军府,洞房花烛夜。

    身着喜服的新娘已掀去了鸳鸯盖头,她与林越易共同拿起红线牵连的合卺酒,交腕饮杯。

    云浅歌再次喝这酒只觉得烧得慌,见林越易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她顿觉不好意思,忙转了话题:“当初将军抱着我拜堂时,可是怎么喝的这酒?”

    林越易张了张嘴,哑然。

    他回忆起当初自己绝望万分,抱着冰冷的云浅歌时,甚至红了双目。

    那样丢脸的事,他怎么可能让云浅歌知道。

    他亦转了话头:“不说这个,公主该称呼本将军什么?”

    云浅歌没想到他突然为难起自己,又想到自己在将军府中似乎一直没有如此称呼过林越易,不由得羞赫道:“夫君……”

    这是她少有会喊出的称呼。

    从前是有人不让,如今有人听了却格外高兴。

    林越易在云浅歌的惊呼中抱住了他,俊逸的面容满是欢喜。

    “本将军很喜欢,公主不如再喊几声?”

    “做你的春秋大梦!”

    “公主说得不错,咱们是该进入梦乡了!”

    林越易倒是主动,红光摇曳,他已褪去了上衣。

    云浅歌还未来得及羞赫,就看到他身上伤疤无数,她的手指忍不住抚上,心疼不已。

    出声责怪:“五年前你本可在皇宫中担任御林军总教,过着平安富贵的生活,为何突然前去边关那样的苦寒之地镇守?”

    既已得了人,林越易也不隐瞒:“你出嫁他人,本将军可不愿意看见,再者边关需要将领,我身为臣子必义无反顾。”

    云浅歌不由得瞪他。

    “我看你不过是负气离去罢了,看你身上的伤,只怕是险些在边关丢了性命!”

    林越易看着她笑,承诺道:“你我既已是夫妻,我必珍重性命守护你。”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他将用一生守护云浅歌与自己的誓言。

    这话烫得云浅歌双颊通红。

    “那本公主,就勉为其难与你白头到老吧。”

    红幔落下,烛光摇曳,彻夜长明。

    ……

    次日清晨,云浅歌仍疲惫地闭着眼,一旁躺着的林越易心满意足地笑着看她的睡颜。

    只觉得十几年来的时光,在此刻终于尘埃落定。

    门外响起一阵声音,像是有人在门边,林越易穿起外衣开了门。

    就看到满是盼望的修儿和他身后一脸为难的嬷嬷。

    林越易抱着修儿到院中,用手指刮了下他的小鼻子,问:“修儿怎么一大早就来了?”

    “想爹爹和娘亲。”

    昨晚修儿第一次见两人在一个房中就寝,若不是被嬷嬷拦着,他也想一起。

    林越易笑:“修儿想不想要一个弟弟或者妹妹?”

    “想!”

    修儿毫不犹豫地点头,然后又迟疑起来:“可以吗?”

    “当然。”

    林越易知云浅歌的身子再有孕不易。

    可他们的一辈子那么长,总会有心想事成的一日。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