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孩子爹爹(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将军府中,看着修儿仍不十分开朗,云浅歌心中忧愁。

    林越易对她许诺:“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疼爱修儿,不让任何人欺负他。”

    每日下朝回来,林越易便耐心地陪伴修儿玩耍,什么投壶蹴鞠,还有骑马射箭,花样多得数不清,修儿年纪尚小,玩不成的,也叫他看着开心。

    云浅歌感叹林越易对修儿的上心。

    看到修儿脸上的笑容,云浅歌才感到宽心。

    ……

    一日,云浅歌带着修儿在园林中玩耍。

    修儿不慎摔了一跤,小小的手掌被磨破了皮,修儿怔怔地,连哭喊都不知道。

    直到见了自己,那双无神的眼中才蓄起了眼泪,像是才知道委屈和疼,扑在她的怀里哭喊着疼。

    云浅歌心疼不已,忙抱着他回房,上药包扎。

    在此期间,修儿眼中含泪,乖乖地缩在她的怀里。

    “都是娘从前不好,害得你受苦了……”

    回想修儿的反应,知他这样疼不是一回两回了,云浅歌心中愧疚,抱着修儿更是悲从中来,眼中的雾气凝成泪珠,止不住地往下落。

    修儿乖巧地为她拭去泪水:“爹爹说不能让娘亲哭。”

    “谁是你爹爹?”

    云浅歌握着修儿的小手,问他。

    这不是君子珩会说出来的话,他更不会这样教修儿。

    她虽不了解君子珩,却也知道他做不出什么事来。

    正等着修儿回答,此时林越易拿着在街市上买到的新玩意儿走了进来。

    修儿见了他,便立刻伸手道:“爹爹!”

    显然林越易对孩子的这一声叫唤感到十分高兴,立刻眉开眼笑地上前将玩具给了修儿,从云浅歌怀中抱起修儿,掂了又掂:“和你娘说什么呢?”

    “娘亲不能哭。”修儿乖巧地回答。

    云浅歌自觉丢面,忙转过身用帕子擦去未尽的泪珠,却被林越易一只手掰过她的肩膀,让自己直视着他。

    她才要瞪林越易一眼,林越易的大手就在自己脸上摸了摸,染得他指间湿润。

    云浅歌不好意思地撇过目光:“做什么?”

    林越易更靠近她,在她耳边轻笑。

    “本将军在想,自己这个丈夫似乎做得不够格,让公主落泪,可是大罪。”

    “调笑本公主,更是大罪!”

    云浅歌拍开他的手,不满道。

    林越易大笑起来,放下修儿,唤来嬷嬷带走,屋内便只剩下他们二人。

    云浅歌下意识地感到不妙,忙要跟着出去,却被他的一个横臂拦住。

    在她被吓得不知如何反应时,林越易轻巧地关上门,让她避无可避。

    他靠近云浅歌,在她连连后退时将她揽在怀中:“那公主,可要本将军此刻赎罪?”

    云浅歌推着他:“修儿的手受伤了,我不同你不正经,还不快点去安慰修儿!”

    “好好好,无论是本将军的妻子还是儿子,都不能顾彼失此了!”

    林越易给云浅歌擦干净脸上的泪痕,有给她整理好衣物后,拉着她的手一同去寻修儿。

    修儿拿着林越易给他新买的玩具,正在院中安静地玩。

    林越易走到修儿身后,一把将他抱起,吓得修儿几乎要惊叫出声。

    转头看到是林越易,便笑着喊:“爹爹!”

    “修儿,爹爹娘亲陪你玩好不好?”

    林越易抱着修儿,开心的抱着他一上一下地颠着。

    云浅歌在一旁,看着两人笑。

    此时正是春日最暖的时刻。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