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下雪了(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薄行止和阮苏求婚的事没过多久就被身边的人知晓。

    毕竟阮苏手上的那枚钻戒是在璀璨夺目,叫人怎么样都不能忽略。

    先来找阮苏的人,是许炜晔。

    他看着她手指上的钻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到底,还是我输了啊。”

    阮苏对许炜晔一直心怀愧疚,她抿抿唇,轻声说:“炜晔,你是个很好的人,只是你出现的时间太晚了,这不能怪你。”

    “我知道。”许炜晔低下头,脸上是说不清的失落,“我只是不甘心而已,明明我也陪了你很久,却怎么样都代替不了他。”

    阮苏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了,感情这种事就是这样,总是不能十全十美的。

    就连她和薄行止,也是互相折磨了十几年才修成正果。

    “你一定会遇到那个你爱也爱你的女孩的。”阮苏安慰道。

    许炜晔呼出长长的一口气,抬起头时仍是笑着的:“或许吧。还是要祝你新婚快乐,阮苏。我们还是朋友,对吧?”

    阮苏坚定地点点头:“当然,我们不仅是朋友,还是合作伙伴。”

    说完,许炜晔的脸色却稍稍变了,他抿抿唇,说:“我打算回伦敦了。”

    “为什么?”阮苏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家里那边希望我回去,所以这个工作室,以后只有你一个老板啦。”许炜晔抬起手,揉了揉她的发顶,“放心,我会常来看你的。”

    许炜晔离开的那天,是雨季里难得的好天气,仿佛老天都希望他以后的人生光明灿烂。

    薄行止看着飞往高空的飞机,露出个心满意足的笑容:“这小子终于走了。”

    阮苏用胳膊肘狠狠地戳了他一下:“你这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薄行止抓住她的胳膊,往怀里一带,笑着说:“原来你是便宜啊。”

    “薄行止!”

    ……

    阮苏和薄行止的婚礼在爱尔兰举行。

    路途遥远,所以只邀请了两家的亲人。

    薄行止带着所有人在爱尔兰整整玩了半个月,就连薄淼淼都拉着发胖的周垣跟阮苏告状:“苏苏,你看看你老公把我老公给养的,都胖这么多了!”

    薄行止拉走阮苏,留下轻飘飘的一句:“你老公那是中年发福,和我没关系。”

    婚礼上,阮苏还是穿着那件她为自己设计的婚纱,只是改动了一些元素,显得她整个人更加高挑美丽。

    没有誓言,没有祝福词,只要两个人对彼此的一句“我爱你”,就包含了其中所有的情意。

    当薄行止把那枚戒指戴到阮苏的手上时,薄淼淼第一个哭了。

    周垣在一边递上纸巾,小声说:“你跟我结婚的时候都没哭得这么凶。”

    薄淼淼狠狠地打了周垣一下:“你懂什么,苏苏受了多少苦你知道吗!”

    只有她最了解了。

    阮苏看着哭泣的薄淼淼,和薄行止相视一笑。

    然后她问:“你说淼淼会愿意叫我小婶婶吗?”

    薄行止在她唇边轻轻一吻:“放心,改口费我已经准备好了。”

    正当大家欢歌笑语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下雪了!”

    阮苏抬起头,果然看到洁白的雪花缓慢地飘落,她伸出手接住一片递到薄行止眼前:“薄行止,你看,雪花,好像那年我们看的樱花一样。”

    薄行止却没看雪花,而是看着她:“都没你好看。”

    他眼中的情意太过炙热。

    阮苏从他怀中钻出来,就往屋子里跑:“薄行止,太冷了,我们快回去吧!”

    薄行止两三步追上,又将她扯入怀中。

    他低下头,在她耳边说:“阮苏,不要再离开我,永远都不要。”

    阮苏轻轻笑起来——

    “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