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沉默良久,他又开口问我,只是声音似乎更嘶哑了些:“我们为什么要装?”

    我本就出了车祸,重伤未愈,双手没法很好地使劲,所以一个苹果我削得磕磕绊绊。

    “因为……”

    猛地一下,那刀被推进我指尖的皮肤里。

    “疼吗?”他好像动了一下,却又立刻吃痛地倒吸一口凉气。

    “你躺好!”我连忙说,“一个小伤口而已。”

    他却直直地看着我的伤口,没理我。

    疼痛让我的眼中涌上眼泪,我垂眼看着血从指尖一滴滴跌落,仍没看他:“因为,我们的父母希望我们好。”

    他静默两秒,像是在反应我这话,后来又问:“那现在呢?”

    “什么现在?”

    我随手拿纸巾包住手指,没反应过来。

    他问,嘶哑的声音中仿佛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那现在,我们还要装吗?”

    我怔住。

    “现在啊……当然是不装了。”

    伤口疼,浑身疼,这让我眼中再度蓄满了泪。

    我努力平静语气:“我们这次车祸,原本的行程是去民政局,办理离婚的。”

    他呆呆地看着我,良久:“哦。”

    “那就离婚吧。”

    这是那次谈话后,叶粲给我的答复。

    说完他就开始发呆,也不理我。

    我也不再和他说话,安静地削苹果。

    最后,我还是没能削出一个完美的苹果。

    这个苹果和以前的每一个一样,肉少得可怜,氧化得发黄。

    它孤零零地和几个漂亮的大红苹果放在一起,就像一个误入不速之客。

    太丑了。

    我看着这个苹果,难以想象它是出自我的手,一点艺术的美感都没有。

    我被它丑得哭了出来,自己转着轮椅转身离开。

    “子兮。”

    突然,身后的人叫住我。

    我浑身一震,下意识地停下来:“嗯?”

    他问:“你要走了吗?”

    他像是在明知故问,可我却明白他的意思。

    你要走了吗?

    你要离开我了吗?

    你真的要从我的生命里彻底离开了吗?

    “是啊。”我背对着他,泪流满面,却忍住不让自己泄露出哭声,“我要走了。”

    “这么多年,谢谢你。”

    “我要去追求我的梦想了。”

    叶粲顿了顿,有些茫然地问:“这里已经没有你的梦想了吗?”

    “是啊……没有了。”

    我克制到浑身颤抖,最后终究无法控制地将脸埋如入双手中。

    这座城市啊,它生我养我。

    我曾经在这里爱过一个少年,我想嫁给他,这也曾是我的梦想。

    可是现在,这个梦想没有了。

    身后再没有声音。

    我缓了一会儿,擦掉眼泪,开门出去。

    就在开门的一瞬间,叶粲又说:“再见。”

    再见。

    人们总喜欢用这两个字告别,表达彼此想要再次相见的感情。

    可往往,现实赋予了它另一层含义。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