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相守半生(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轰隆”一声巨响,恍如有一道响雷在顾岩廷脑子里炸开,将他所有的意识都摧毁了一样。

    他后退着踉跄了一步,直摇头:“不,不可能,她已经好了的!”

    “我没有骗你。”秦奕哽咽着,“那株玉虫草是假的……宋挽公主她,她葬在灵桥山上,你……”

    他话还没说完,顾岩廷便跑了出去。

    宽袖飞荡间,一支发簪从他袖中掉落出来。

    秦奕眼眸一怔。

    是宛瑶发簪!

    他弯下腰,将其拾起,轻轻抚去上面的灰尘,如同对待珍宝一般地看着。

    秦奕含着泪,苦笑了一声:“我们也算是在一起了吧……”

    灵桥山。

    再次走上那条与宋挽一同走过的路,顾岩廷满头大汗,目光始终不离前方。

    他双目赤红,每喘一口气都如刀在心上剃着肉。

    “不会,不会的,不过一年之期而已,你怎么会不等我……”

    顾岩廷低喃着,却怎么也无法忽视心中那刻骨的痛楚。

    他好不容易才卸下一身的担子,况且宛瑶为了他们已经牺牲了自己,宋挽怎么可能那么狠心的就走了。

    半山腰,竹立香的气味像是迎接来人一般,将顾岩廷引到路旁的一座矮坟前。

    “宋挽之墓”几字像是巨山压在他的身上。

    “咚”的一声,顾岩廷先是被“山”压垮了一般跪了下来,再难起身。

    所有的疼痛和不安都在这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他伸着颤抖的手,抚着木牌,冰冷如雪,硬如磐石。

    视线瞬间就被眼泪模糊,顾岩廷忽地紧攥着木牌,失声痛哭起来。

    “宋挽,宋挽……”他咬着牙,无法抑制的沉闷哭声回荡在山树间。

    随之而来的秦奕看着跪在坟前撕心裂肺地顾岩廷,干涩的眼再度被眼泪浸湿。

    他好像忘了,在听到宛瑶死了以后,他是不是也像顾岩廷这样痛哭着。

    秦奕缓缓走到他身后,欲言又止。

    他本想像宋挽说的那样,告诉顾岩廷她已经嫁人了。

    但是没有人会相信。

    蝉鸣心不燥,却凉如寒冰,顾岩廷看着眼前隆起的坟,声音沙哑如老者:“她说了什么?”

    秦奕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她说的都是关于你的,你应该知道。”

    顾岩廷苦涩一笑,宋挽的医生几乎都是关于他的。

    “宛瑶呢?”

    秦奕声音不知何时也低沉了下去。

    “她说‘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顾岩廷一字字道,疲惫无力地闭上了双眼,“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他和宋挽何曾不是这样。

    再睁眼时,眼中的痛意尽数化作了爱怜,他含泪笑道:“宋挽,莫怕,我会在这儿守着你,不会再让你一个人……”

    六月二十一,云嫔与陵游的坟迁入灵桥山。

    八月十三,辜珣之子因贪污受贿被抄家,削去世袭爵位。

    九月初十,前太傅顾文杰因病逝世。

    三十年后,灵桥山多了一方夫妻墓……

    ——完——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