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开满四月的广玉兰(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度过了一整个孤独沉闷的六月,A市所有的广玉兰也都谢了。

    六月的最后一天,镇上那间种满了绿植的房子被主人沉沉锁了起来。

    霍北洵最后看了一眼这里,那眼神跟江南离去的时候一模一样。

    “走了大黄。”霍北洵提起笼子里的大黄放到了车上。

    汽车发动,最后没有犹豫,消失在了这座小镇。

    从此,他爱的人在心上,他爱的人在远方。

    同年十二月的时候,霍北洵之前一直跟进的商业项目终于敲定。

    西北部的风能利用终于踏上了正轨,太阳能的开发供电也年入西北千家万户,给西北人民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霍氏集团的生意从国内跨步到了国外,开始向另一个巅峰迈进。

    明亮空荡的办公室里,霍北洵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脚下的大地。

    在他目光所能触及的城市边缘,都有霍氏集团留下的足迹,这是他曾梦想过的商业帝国。

    只是,他总惦念着远方那个还没有回来的人。

    “咚咚咚——”

    助理轻敲门进来,手里拿着一封信:“霍先生,有一封您的国外私信,送到了A市您之前住的地方。”

    霍北洵眼神微闪,心里忍不住一颤。

    接过那封信,看到纸上熟悉的字迹,他心里着实激动不已。

    “阿年,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我的右腿已经能自如控制了,只是左腿没有起色,我爸妈颇有些沮丧,不过,前段时间夏医生跟我通话,说我病已经好了。

    只是我不愿做幽居一处的老树,想去更远的地方跋涉,答应我,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完成你的梦想,不用再四处奔波。”

    信的落款整整齐齐写着江南的名字。

    江南离开的日子里,霍北洵经常会想,如果江南当初没有走的话,会是什么样的?

    他们会依旧在那间不大不小的房子里,过着很平常的日子。

    可能他们会一辈子相爱,却又一辈子难过。

    因为他会为她变成一只囚鸟,而她永远只能依靠着他而生活。

    最后两个人都在漫长的时光里失去自我,失去方向,改变生活本来的轨迹。

    “她永远是最懂我的人。”霍北洵看着那封信,眼睛里其实有些酸涩。

    助理有些没听清,忍不住多问了一句:“什么?”

    霍北洵小心翼翼的收好信,摇摇头:“那院子里的花草长得还好吗?”

    “我请了专人照料,里面的花草都长得很好,按照您的吩咐,让园丁在院子里多种了几棵广玉兰,明年开花一定非常热闹!”助理也是难得见霍北洵心情这么好。

    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霍北洵总会从A市的老房子里收到天南海北的来信。

    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方向,江南独自去了很多很多地方,每次都会写信给他,只是她从来没有说过要回来。

    而跟叶怀宇的再会,是在某一年,他回A市看那栋老房子的时候偶然遇到的。

    也是同样的四月,一场大雨过后,院子里的广玉兰刚刚开花。

    叶怀宇像初见一样,站在回廊下怔怔看着外面的天空。

    “你好,霍先生。”叶怀宇冲他礼貌笑着。

    霍北洵微微颔首,拿出钥匙,开了门,这里时常会有人打扫,屋子里跟以前一样一成未变。

    他跟从前一样端出两杯热茶,在回廊的桌边坐下。

    “最近,见到你姐姐了吗?”

    叶怀宇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轻轻摇头:“几年前见过她,说是拄着拐杖去了一趟沙漠,有些辛苦,瘦了不少,但人比从前健谈很多了。”

    出国后的江南不怎么用电话跟家里联系,反倒是经常写信回家。

    她也回过国,见过几次叶先生夫妇,本来叶先生他们心疼她一个人在外面孤独,可她只是拿出了很多去旅游的照片给他们看,说她找到了新的生活。

    叶先生也就只能由着她去冒险。

    霍北洵仿佛能从叶怀宇的只言片语里看到江南现在的样子,她应该是跟从前一样,阳光温暖,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活得很好。

    有一天她走得累了,或许就会回到他身边了。

    也许,她会选择一个风景优美的小镇从此定居下来,在某个地方远远关注着他。

    但是,霍北洵知道,她将要留下的地方,在四月的时候一定也会有广玉兰盛开。

    一阵风吹过,两个男人相视看了一眼。

    风捎着淡淡的广玉兰花香,飘向故人所在的远方。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