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9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1369章

    挂了电话之后,钟向阳感到非常郁闷,站起身来走到窗口正好看到刘三全出警回来。

    “老刘,上来一下。”钟向阳打开窗户,朝刘三全喊道。

    不一会儿刘三全就来到了钟向阳的办公室。

    “局长,我正好有事向您汇报呢……”

    钟向阳给刘三全倒了杯水,两个人坐到了沙发区。

    “是关于谢广海的吗?”

    “关于谢广海的事情还在调查中,一时半会没有什么进展,不过关于曹家庄煤矿的老板葛强生的调查有了很大进展。”刘三全说道。

    “嗯,接着说……”

    “昨天发生了件事情很有意思,葛强生回去之后就把他手下,一个脸上带有刀疤的人打了一顿,打得非常惨,现在还住在医院里,理由当然是在煤炭管理局的人打他的时候没能进去救他。”

    “我记得那个刀疤脸看起来很凶,但是是个讲道理的人,看起来也是个老江湖了,并没有因为葛强生是贾书记的小舅子,就四六不分,当时我已经警告过他了,让他少掺和这事,否则的话可能有命拿钱没命花,所以当时葛强生把他们撵出去之后,他们才没有发了疯似的撬门进来,葛强生把他打了一顿?”

    “对,据说是拉到了矿洞里,把刀疤脸的衣服全部脱下来,用皮带抽的遍体鳞伤,我刚刚已经去医院看过了,医生说要想恢复健康,怎么着也得三两个月。”刘三全说道。

    “那你去医院之后他说什么了吗?”钟向阳问道。

    “这家伙是个老江湖,害怕我这个刑警队长给他的承诺兑现不了,所以要想让他开口后非得你去不可……”刘三全笑了笑说道。

    “嗯,听起来还挺精明……”

    “局长我觉得值得试一试,我问过刀疤脸手下的其他人了,刀疤脸跟着葛强生有五六年了,这五六年时间是葛强生在新城市混的风生水起的时间,所以葛强生做过的很多事情,这个刀疤脸都很清楚,如果刀疤脸开口的话,那么对于葛强生的侦查就容易多了”。刘三全说道。

    “那行,没问题,今天晚上我去会会他,白天去人多眼杂,很可能适得其反,搞不好还可能会被灭口,你还记得高速公路路口我击毙的那个黄毛吗?在省城的时候,他的弟弟曾经到娱乐会所去刺杀我,但是没想到误伤了副省长的儿子,我刚刚接到电话,这个叫小辉的家伙在省城的看守所自杀了,你相信这个人会自杀吗?”

    “……所以我猜测大概率还是被人灭口了,那个案子的背后是谢广海,所以刚刚我才问你有没有谢广海的消息,谢广海这个人一日不除,我们睡觉都睡得不安稳呀,别说这些事,还有乔平安的车祸,也没有侦破,这所有的事情杂七杂八的加起来无一不和谢广海有关系,这个人如果不伏法,我们就没有好日子过……”

    “……最要命的是我们都知道这背后的主谋是谁,但是查来查去所有的证据和这个主谋都没有关系,这才是最让人害怕的,所以接下来的时间在谢广海身上你们要倾注更多的精力,争取找到最有利的线索,我就不信这个人能够做到无懈可击”。钟向阳严肃认真的对刘三全说道。

    “局长你放心吧,我这就去布置加强对谢广海的侦查力度……”

    “嗯,但是一定要告诉我们的同志,小心再小心,不要因为案子的事情再有牺牲,案子可以慢慢侦破,所谓雁过留声,我就不相信谢广海没有留下一丁点证据,但是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所以告诉同志们,务必把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钟向阳语重心长的说道。

    如果你的领导对你说这么一番话,你是不是感到非常欣慰和感激,觉得自己的领导真是个好人,不像是有的领导只强调工作结果不关注工作过程,更不关心工作人员在这个过程中付出的辛劳。

    当你听了领导这么几句关怀备至的话之后,你会把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投入到工作中去,甚至是在有的紧要关头不惜自己的生命。

    所以说钟向阳已经不是以前的钟向阳了,他已经懂得了如何去驾驭人心,让他的手下和更多的人为他服务,而且还要尽心尽力。

    “局长您放心吧,我一定把你的话转达给同志们……”刘三全非常感动,以前的领导从来就不关心他们的工作过程,他们只要结果,但是钟局长不一样,他强调的是一定要把个人的安全放在第一位,因为人命只有一次,不可能重来,至于同志们该怎么操作,那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夜晚,钟向阳来到医院的住院区。

    刀疤脸的两个小弟守在病房门口,他们守在这里既是为了照顾刀疤脸,也是为了监视他,这是葛强生的命令。

    “你谁呀?这里不能进去……”刀疤脸的小弟拦住了钟向阳。

    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钟向阳是一个人来的,而且因为是在晚上走廊那个灯光并不是那么明亮,而钟向阳穿的是便衣,戴着鸭舌帽,所以这两个小弟没有认出他是谁。

    “你进去问问你们老大,就说有个叫钟向阳的来找他,问问他见不见,如果他不见我马上就走,如果你不进去问一问就把我赶走,一旦将来你老大知道了这事儿可能会扒了你的皮”。钟向阳一手搂住其中一个小弟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钟向阳,你是……”

    “嘘……别说话,进去问问”。钟向阳双手插兜,向其中一个小弟努了努嘴说道。

    守在门口的两个小弟相互对视了一眼,终于其中一人推开房门走进了病房。

    钟向阳站在门外向病房内看了一眼,然后掏出烟递给了另外一个小弟。

    “今天晚上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告诉葛强生,这家伙是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几天了,你如果敢告诉他,将来一旦追究起责任来,你肯定跑不掉,别怪我没有警告你……”钟向阳轻声细语的对门口的小弟说道。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