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脑如同被人从脑袋里掏出,揉成一团浆糊后又被塞了回去。

    眼前的世界光怪陆离,身后仿佛是无尽虚空。此间似乎只剩下他一人。

    光点悠悠从身边飘荡而过,凝聚在眼前,如同匕首划破黑暗,画面一点点展现出来,没等他看清,双眼就忽地被环住他身躯的手臂挡住,就在他快要想起这是谁的手臂的时候,它们一下子就消失了。

    那是他用来做实验的地下室。桌子上摆着的那些器皿以及药剂都是他再熟悉不过的。

    就连那个正站在实验台前,清理桌面的人也十分熟悉。

    站着的是他吗?

    千手扉间按了按太阳穴。

    应该是吧?

    可如果是他的话。

    那孩子又是谁?

    大脑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运转起来。

    对了。

    千手扉间突然想起来。

    他怎么会忘记。

    那是他的学生杀生院祈荒啊。

    他现在正要做的,不就是拯救他的性命吗?

    “今天感觉怎么样?”千手扉间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才接着将手里的针管丢进垃圾槽,脱掉手套之后,看着坐在床边怔愣的孩子,“肚子还疼吗?”

    杀生院祈荒有着一头卷曲的黑发,年纪大约八九岁的模样,一双金色的眼玲珑剔透,脸上带着婴儿肥,粉嘟嘟的,还没长开就已经能预见未来漂亮的模样。

    这个年纪的孩子如果不仔细分辨,很容易就会将他们的性别搞混,如果没有什么能够显著划分的东西存在,估计谁都会认为坐在这里正仰着头乖乖看向他的老师的孩子是个女孩。

    金色的眼睛和那双水红色的对了上,杀生院祈荒一下子回过神,双手搅在一起,笑到:“谢谢老师,今天感觉比昨天好多了。”

    一种从前从来都没有过的眼神投射在他身上,让人心里一下子变得暖洋洋。

    他果然是被眼前这个男人深深爱着的。

    杀生院祈荒弯起眼,朝他高大的老师伸出双手,“可以抱着我吗?老师。”

    “怎么?需要老师安慰吗?”千手扉间嘴角上扬,揉了揉他的头发,“这点小痛都受不了的话,之后我可不会去救你。”

    “不会,不会。”

    他一连说了两个不会。

    笃定如果真的到了那种地步,他的老师不会不去救他,就算丢掉自己的性命,也会如同他曾经在书中读到过的英雄,不,也许更像是父亲那样,将他从死亡的边缘带回来。

    啊.……

    杀生院祈荒抱着他的老师,感受着人的温度,将头埋在毛绒绒的领子里。脸颊升起的温度和老师的体温融合在一起,如同浸在热水中,四肢百骸都暖和了起来。

    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个被大人爱着的普通孩子。

    他才会觉得上天是公平的。

    从出生起,他就被告知患有不治之症,就算他的父亲是宗主,也没能改变他只能一点点数着自己为数不多的生命过活的状态。

    上天给了他一张讨人喜爱的脸。于是那些怜悯就随着这张脸落在他身上。

    这样一个漂亮聪明可爱的孩子,却身患不治之症,不管是谁都会下意识心生怜悯。可这个孩子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吗?

    没有。

    所以不管是谁都不会朝他伸出援手。

    他只能躺在那张床上,看着头顶的床盖,像其他孩子数星星那样数着死亡到来的日子。

    只有书,他们出于怜悯留下的书,那是他唯一能接触到外界的途径。

    杀生院祈荒无比聪敏。

    聪明到他的父亲,他的父亲的信徒,侍奉他佣人,爱着他的人,被他爱着的人。

    金色的眼,黑色的眼,棕色的眼,蓝色的眼,绿色的眼。

    那里全都浸满了对他的喜爱。得知他没有办法活过十四岁后,又变作了怜悯。如此厚重浓郁,就像他手中紧紧握住也仅能握住的书描写的那般。

    他被深深地同情着,又被深深地爱着。

    但是这样被爱着的他,为什么得不到任何被拯救的可能性?

    人不是应当对他人抱有善意,并能够伸出援手去拯救什么的存在吗?

    像是齐格飞那样,只要被请求,就会被回应。

    如果也有人能救救他就好了。

    人不是应当顶天立地,可以为了他人奉献自己的吗?

    像是天草四郎那样,为了追随他的人奉献自己的生命。

    如果也能有人救救他就好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