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生前和死后有什么样的差别呢?

    无非是□□和灵魂之间实际的存在感。

    掌中空无一物的感觉并不好,可是在成为英灵,被召唤出来之后,只要他愿意,那种仿佛无边无际的空虚感好似消失不见了一般。只要他愿意,他就可以一直维持着这种好似仍旧活着的状态,这样比起来,活着和死去好像也就没有了差别。

    可是大筒木因陀罗清楚,他无比清楚自己已经死去多时,不再是活在世间的一员。

    倘若说,他死前有什么愿望的话,大约便是纠正自己逐渐偏离轨道的人生。这并不是说他对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有任何不满的地方,相反,他对自己生前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无比满意,没有丝毫悔恨。

    这纠正指的不是将不符合他心愿的事情变作令他满意的结局,而是他要让那个横叉在他和亲人之间,将他们彼此的关系划分的越来越远的挑拨者受到应有的惩罚。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成为英灵的,只是在黄泉的道路上飘荡了一段时间,就忽的被自己的查克拉转世召唤了出来,脑海中被一股脑塞进了乱七八糟的知识。

    等他答应了圣杯,确定自己想要什么之后,又被自己的后代告知,他的愿望已经被完成。因此,作为报酬,大筒木因陀罗决定帮助他的后代实现他们的愿望。

    更何况,原本就不属于他们世界的东西本来就该被驱逐取出。

    除了他和杀生院祈荒之外,没有别的英灵,如果仅从他们两个看,这场所谓的争夺圣杯的战争根本没有具备其应有的规模,但是从波及范围看,这无疑是一场将世界卷入的战争。

    大筒木因陀罗现在正处在火之国境内。

    Assassin这个职介用来做隐秘行动最为合适,一路上只要使用气息遮断,就没有能够发现他的存在,于是,在离开两族族地之后,他首先是将火之国境内搜查了个遍,没发现什么,就从临近的川之国开始,再走到风之国。

    没等他将风之国全部探查完,就遇到了在风之国境内出现的羽衣一族的忍者。

    领头的人他没见过,虽然有些麻烦,但实力还没强大到能威胁到他,于是他果断将那些忍者全数阻拦了下来。

    不过很遗憾,他什么信息也没得到。

    大筒木因陀罗站在树枝上,眺望着远方已然变成废墟的城镇。

    这就是他随后又回到火之国的原因。

    不久之前,羽衣一族的忍者出现在火之国境内毁灭掉了几个相当繁华的地方,并且放言,如果一个月之内再看不见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就要遵循大人的旨意,毁灭掉整个火之国。

    大人是谁毋庸置疑,杀生院祈荒。

    他的目的或许不是两族的族长,但是他带来的力量无疑极大地满足了羽衣一族愚蠢的野心,让他们内心升腾起了能够轻易报复带给自己族人屈辱的人的信心。

    这样的一族怎么可能成功?

    杀生院祈荒深知羽衣一族的愚蠢,但是他并不在意。

    魔神柱是消耗品,不管用掉多少他都不心疼。这些取之无尽的东西,只要他想,就算一瞬间覆盖整个大陆也不是什么难事。

    入目的一切对于这个时代来说无疑十分奢华,只要掀开这层纱,他就能重新出现在他想要的人面前,一两句话不足以令他满足,最好是全部,最好是按照他的想法,让一切回归正轨。

    掉落出去的东西就要被他找回来了,一想到这里,杀生院祈荒的身躯就会不住地颤抖,想放纵自己,想大笑出声,想扯掉身上这无趣的黑袍,将一切重新收归回手中。

    “你也看到了,某实在是没有办法。”火之国大名摇着扇,抓着扇柄的手不自觉绷紧。

    应当是没事的吧?毕竟那个人就在身后。可是千手扉间实力虽然不及他兄长,但是也是出了名的高手,亲眼看见过他斩杀敌对忍者的大名内心又忐忑了起来。

    不,不可能,千手扉间又怎么会对他下手?他可是火之国的大名!

    本应该出现在下方和千手扉间一起的那些官员都不见了踪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站在下面。

    不仅如此,就连平常会出现在大名身边的辅助官也消失不见。

    “相信扉间君来的时候也看见了,被毁掉的那些地方和某所处的这座宫殿距离极近,某、”大名深呼吸,稍稍平缓些后,喊到,“某的性命受到了威胁,你们却还在藏匿那两人的踪迹!”

    千手扉间跪坐在下方,视线不断在大名周边的墙壁巡视,“并不是我们藏匿,先前我已经将事情的缘由告诉了您,我的兄长以及宇智波斑的实力您也清楚,如果他们两个想要藏起来,别说是我,就算是翻遍整个世界也鲜少有人能将他们找出来。”

    “连信件也没有寄回来吗?!”

    千手扉间摇头,目光在触及大名身后的幕帘之后暗沉下来,“很遗憾,他们没有。”

    “不过您现在没有生命危险。”

    大名喉头一哽,想要说的话被堵了回去,他身躯僵硬,头几乎都要垂下,“你、你怎么能确定……”

    “你可以相信他的话。”

    知道千手扉间已经发现他的杀生院祈荒果断走出来。这个身高惊人的男子缓步迈下高台,走到已经站起来的千手扉间身前。

    分别依旧的两人就这样面对面。

    千手扉间想知道杀生院祈荒的踪迹很久,但是没想到,没等他们找到他的据点,反倒被他抢先一步主动站出来。

    “好久不见啊,扉间。”杀生院祈荒笑着伸出双手,想要将千手扉间拥入怀中。

    “好久不见。”千手扉间避开他,“这就是你的目的?”

    他看了看台上大气都不敢出的大名。

    杀生院祈荒自然知晓千手扉间的意思,说到:“不,他只是我用来见你一面的工具。”

    千手扉间皱眉,嘴角下抿,俨然一副抗拒的模样,“想见我你可以自己去找我。”

    杀生院祈荒看上去幽怨极了,“我想见你不假,但是踏进去回不来这一点我也明白。”

    “真是的,你一点儿都不想我。”

    想,怎么会不想呢?

    千手扉间面无表情。

    想送你回家这事想了不止一时半会儿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