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次用出须佐能乎的时候,宇智波泉奈的眼睛就已经出现了出血的症状。在保持高战力的同时,须佐能乎会对使用者的眼睛造成几乎不可逆转的损伤,如果没有千手柱间的细胞在,宇智波泉奈还要难受上一段时间。

    宇智波泉奈乖乖坐在椅子上等待着自己的治疗。

    相比过去眼睛受损,只能靠自己逐渐适应模糊的视野,现在这样用完之后有人保养的生活简直是贵宾,不,神仙级别待遇。

    千手扉间相当熟练从放着试剂的卷轴里取出他要的东西。

    “你到底,留了多少?”宇智波泉奈仰着头,视线落在屋顶。

    “.……不清楚。”

    千手扉间想了下,自从知道他们宇智波两兄弟需要他兄长的细胞恢复视力后,他兄长隔三差五就会过来贡献一点。

    所以算下来……

    近乎无穷无尽?

    只要他兄长不死。

    千手·冷酷无情·扉间面无表情招呼宇智波泉奈坐好。

    宇智波泉奈嘴角抽搐,忽然感觉千手柱间有些可怜。

    “咳,今天来的三个人之前没见过。”

    怎么可能来一个人他们就认识一个?

    千手扉间停顿了下,“嗯。看族徽是羽衣一族的。”

    然后接着给比他小的宇智波泉奈解释。

    “他们当初还活跃的时候,你们还没有能够用出须佐能乎的存在。消息大概率是杀生院祈荒告诉他们的。”

    “不过能够直接穿透须佐能乎防御的攻击我也是第一次看见。”

    好像怕被他们忘记一样,杀生院祈荒过一段时间就会跑出来在他们面前刷刷存在感,用出乎意料的手段告诉他们千万不要忘记他,像这样的手段他还有不少。千手扉间不觉得这是兴致使然,他反倒觉得,这是杀生院祈荒消息灵通,能够掌握他们所有动向的体现。

    如果不是确定他们之间早就断了联系,他也早就在自己大脑里设下防备,他就要怀疑对方是不是依旧能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了。

    千手扉间说到:“他们这次过来偷尾兽,应该是为了填补圣杯。”

    “圣杯?”宇智波泉奈从腰后拿出来卷轴平摊在桌子上。

    千手扉间的视线在那个卷轴上扫过,“.……忍具?”

    宇智波泉奈嘴角上扬,摇头,结印。

    ‘砰’的一声。

    一盘新鲜热乎的三色丸子。

    千手扉间眼神死。

    宇智波泉奈咬了一口,比划了个大拇指,顺手递给千手扉间一串,“你接着说。”

    千手扉间摆手拒绝,说到:“.……圣杯是另一个世界的产物,我们离开之前以为圣杯包括杀生院祈荒在内被攻击摧毁,没想到他带着圣杯藏了起来,并且将圣杯作为锚点前往我们所在的世界。”

    “之前圣杯遭到的攻击很强大,哪怕没有被破坏,想要修复并使用需要需要大量的魔力,也就是查克拉才能恢复原来的‘许愿机’的作用。”

    如果查克拉和魔力完全一样的话,只能从身体细胞里提取出来的能量就意味着他们这个世界甚至不存在能提供魔力的“地脉”,除了抽取尾兽查克拉或者将他们合在一起重新变回神树之外,千手扉间一时半会儿想不到还有什么存在能填充圣杯。

    千手扉间说到:“不过,现在看来他只想把圣杯当做魔力供应,许愿的意愿不大。”

    “什么东西尾兽的查克拉还填补不了?”宇智波泉奈皱眉,“他要称霸世界不成?”

    “不清楚,凭着那种数量的魔神柱,也不是没有可能性。”

    “兄长和斑在寻找别的尾兽,那几个忍者的实力还没有办法比得过他们,如果他们得不到和尾兽有关的其他消息的话,族地很有可能成为他们的第一目标。”千手扉间说到,“不过这样对我们来说也不全是坏处,最起码大名那边暂时不会再抓着土地的事情,之前联系好的家族搬迁过来的理由也正当了不少。”

    但是就算这样他们每一步也都需要小心,不能轻举妄动。

    在其他同盟搬进来之前,不能让土地成为威胁他们两族的因素。这也就决定了,只要没有人向他们委托调查解决羽衣一族的事,他们就不能擅自行动。

    “这帮糟心的东西!”宇智波泉奈一拍桌子,又往自己嘴里塞了个三色丸子,嘟囔不清,“迟早有一天把他们全端了!”

    千手扉间看着他第二个快要显露出来的下巴忽然有点一言难尽。

    叹气之后,刚出来工作没到一上午时间的宇智波泉奈因为不恰当的敌袭又被放了半天假,高高兴兴地抱着自己的三色丸子一溜飞回自己房间窝了起来,徒留千手扉间一个人就如何向宇智波斑解释他弟弟胖了一圈这件事苦苦思索。

    被封印进祭坛的尾兽只有不听话乱闹腾的五尾,其他都待在卷轴里安安生生。于是工作前,千手扉间把所有的卷轴都带回了办公室放在手边。

    祭坛在族地外围,这次袭击他们的建筑物几乎没有损失,除了那两名被杀死的巡逻忍者之外,正常的运营没有收到任何影响。

    就好像是在给他提醒。

    千手扉间冷哼,叫来待命的忍者,把准备好的东西交给他们。

    “去的路上小心身上有这个花纹的忍者。”千手扉间指了指羽衣一族的族徽,“三天之内,一定全力把东西送到,把他们的回应带回来。如果没能把东西送到,泄露之前一定要销毁。”

    千手扉间他们颔首,紧接着处理火之国大名送过来的敦促书。

    不是卷轴,一沓沓的绸布叠加在一起,浓重的墨水在上面留下印迹,词藻堆砌华丽,但从头到尾都透露着一个中心思想——

    大名希望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最起码有一个能站住来暂且稳定局面,让他们感到安心。

    千手扉间连思考都不想用,直接将之前敷衍过他们的话变个方式重复一遍,提笔写在上面。

    志村团藏站在门口,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不要进去。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