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自□□绝被解决掉,两族结盟之后,宇智波神社就很少有人会来,这里摆放着的早就被涂抹得乱七八糟的族碑自然也就无人理会,半人高的石头上笼了一层灰。

    宇智波斑手里拿着明火,点亮位于石碑两侧的烛台,不大的房间登时光亮起来。墙壁在烛火下大致呈现一种古朴的闷青色,石碑后侧的那一面绘着宇智波一族典型的上红下白的团扇族徽,脚下的木质地板和石碑一样蒙了层灰,一脚踩上去足迹看得一清二楚。石碑前面放了两个蒲团,似乎是上次开完会忘记带走的。

    难不成除了他们家之外全天下家族的秘密基地都是这么神神叨叨的吗?

    第一个有幸来到这里的千手扉间嘴角下呡。

    “我父亲大概没想到有一天会有千手踏足这里。”戴着手套的手抹去石碑上的灰尘,“上次族人聚在这里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一想到他父亲宇智波田岛满是皱纹的脸拧成一团,“不孝子”宇智波斑就想笑。

    ‘不孝子’二号嘴角微扬,“改天带你去资料库转转。”

    好对手,有气一块生嘛。也不枉他父亲千手佛间和宇智波田岛这么多年对手一场。

    宇智波斑问道:“放你们资料那个?”

    “嗯。形式上和宇智波的神社差不多,但是因为千手没有迁过族地的原因,保留下来的东西比宇智波多上不少。”千手扉间说到,“原先只有我和兄长以及族中的一些上了年纪的长老有资格翻阅,上到千手一族的祖先,下到最近一段时间的任务记录,零零总总什么都有。”

    “不过现在,宇智波进去也无妨。”

    宇智波斑笑容灿烂,眼睛都眯了起来,“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解决了大麻烦什么都好说。”千手扉间把手里的卷轴丢给他,“接下来就要靠你了,斑。”

    宇智波斑比划了一个之前学来的OK手势,从卷轴中取出红墨水,按照印象里那个将他召唤到异世界的法阵,围绕石碑在地上写写画画起来。

    召唤阵的规模比之一般的封印术大上不少,涂涂写写之间还需要大块的颜色填充,和只有符号堆积的封印术截然相反。不过他们带着的东西够多,也就不担心出现那种绘制到一半因材料不够停工的情景。

    密闭的空间里,时间失去被衡量的价值,也许很快,也许很慢,宇智波斑一点点将自己记忆中那个无比恢弘的法阵复刻出来,猩红的墨水落在地上,庞大的法阵几乎要将整个神社的地面覆盖起来,最开始画上去的部分干涸凝固,稍稍呈现出暗红色,边缘的看上去甚至还会流动。

    千手扉间看着地上逐渐成型的法阵沉默不语。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宇智波斑蹲在阵法前,活动着手腕,“那个杯子给的东西不多,恰到好处的把重要的信息隐藏了起来,一些不怎么重要,但是必需的东西倒是很大方。”

    就比如说被召唤出来的时代,战争中有什么样的职阶这样无关痛痒的事情一清二楚,反倒是真正能影响生存的东西比方说黑幕,一丁点都不肯透露。不过仔细想起来,圣杯自己都不知道黑幕存不存在,又怎么能把事情告诉他们呢。

    “一名御主不能同时召唤两名英灵。”

    “我知道。”千手扉间点了点头,“对那边的人来说,英灵这么强大的战斗力,如果没什么约束,不光是圣杯战争,恐怕整个世界都会乱套。必须存在必要的制约手段。”

    “所以召唤因陀罗这件事情,我一开始就打算让你来。”

    千手扉间看向他,“我不确定你有没有成为御主的资格,包括用这个方法确定圣杯是不是存在都是我们基于杀生院祈荒手中存在圣杯这种情况假设出来的,如果行不通的话,再去想别的法子也来得及。”

    “最差不过是我们自己动手。”

    他们又不是没有和魔神柱打过,上一次受制于他的查克拉,不管是千手柱间还是宇智波斑都没能发挥自己最大的实力,这次他们两个都是原生的,在自己的主场上发挥实力,这样都没有办法按住魔神柱的话.……

    那被他们封印的尾兽干脆不要活好啦。

    “不,用不着我们。”宇智波斑摘下手套,抖了抖上面的灰尘,将手背展露出来。

    是令咒。

    白皙的手背上明晃晃印着三划鲜艳的令咒,和着模糊不清的光亮格外动人。

    千手扉间一愣。

    “昨天商量完这件事之后,这东西就出现在我手上。”宇智波斑冷哼,黑色的双眼凝视着手背上猩红的纹路,“时间控制的刚好。”

    好到几乎是明目张胆地将自己拥有圣杯并且知晓他们全部计划这件事张扬高调地告诉他们。不排除是巧合,但是一想到藏起来的是杀生院祈荒而不是别的什么人,宇智波斑直觉上就认为是他搞的鬼。

    烛火晃荡,光芒拉长两人的身影和热浪形成的阴影一起落在墙壁上,一时之间连呼吸声都听不见。

    “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不召唤,自己动手解决杀生院祈荒,或者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宇智波斑说到,“不管选择哪个,圣杯不能留。”

    圣杯对他们帮助不大,留下除了无穷无尽的麻烦带不来别的好处。异世界的产物还是留给他们自己消受比较好。

    “召唤。”千手扉间当即立断,“不管他对我们的计划了解多少,既然敢给,我们就敢用。”

    “不管召唤出来的是谁,有令咒在

    宇智波斑勾起嘴角,“我也这么认为。”

    “还有,”千手扉间举起手,“之前不用令咒是害怕会打草惊蛇,让他提前知道我们在找他,不过既然现在没了什么作用,留着也没有大用处。”

    权当作是给他的惊喜吧。

    这么想着,千手扉间命令道:“以令咒之名,杀生院祈荒自裁。”

    红光浮现,他手背上少了一划痕迹。

    没有动静。

    第二道命令接踵而至,“以令咒之名,杀生院祈荒来到我面前。”

    没作用。

    不过也没什么可失望的。

    千手扉间点头示意宇智波斑开始,随后走到一旁的出入口,给他留出充分的空间。

    宇智波斑踩在法阵边缘,将有令咒的那只手伸出,口中念出只听过一次的召唤语。

    空气随着召唤语的行进开始流动,以石碑为中心螺旋而上,风将盈盈闪烁的烛火吹灭,衣角簌簌作响,木质地板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声,法阵中央出现光亮,一点一点不断扩大,超越火光,将密闭的空间变得煞白。

    应该提前打扫一下的。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