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商业街中人群熙熙攘攘,看不出前段时间接连遭受灾难的模样。

    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斑穿着休闲服坐在咖啡桌两侧。和千手扉间全面武装不同,宇智波斑什么也没掩饰,一头黑长炸大大咧咧地披散在身后,脸庞俊美,却因为一身恐怖的气势没人敢靠近他们这桌。

    千手扉间将视线投到不远处人来人往的商厦,那里前段时间因为宇智波斑的豪火灭却烧的一塌糊涂,铁水混着墙体材料在地面上蔓延,碎玻璃渣四溅。

    不过,经过齐木楠雄恢复之后这里看不出来丝毫损坏的痕迹。

    死柄木弔伏在桌面上颤抖着,浓稠的暗红色双眼锁定前方,双手相扣,过重的力道在皮肤上留下苍白的痕迹。

    服务生在一旁叫了一声:“.……这位客人……”

    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了.……

    老师口中的,真正属于黑暗的人啊.……如果不是他、不是他的话、还有谁更加适合黑暗呢.……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合作伙伴.……

    灰蓝色的卷发软趴趴地伏在头上,黑色长袖让这个本就苍白的少年变得更加单薄,脖子上结痂的伤痕让人怀疑他之前是不是遭受了什么虐待。

    颤抖过后,他冷静的端起咖啡呡了一口。棕色的液体蹭过嘴唇,看起来稍微顺眼了一点。

    服务生看他的模样哑了声,自觉没趣便走开了。

    他坐在千手扉间斜后方,双眼紧盯着宇智波斑。这个乍一看只是普通的苍白抑郁系的少年眼中的黑泥和疯狂几乎都要溢出。

    一丝丝杀气泄露了出来。

    凌厉的黑色眼睛和死柄木弔相对,宇智波斑嘴唇动了动,从那个口型死柄木弔可以清楚地知道宇智波斑说了什么:

    眼镜不想要的话,我可以帮你挖出来。

    啊啊啊啊啊.……多么迷人的一句话……死柄木弔嘴角不受控制地上扬,绝对要邀请到他!

    低气压在宇智波斑周边蔓延开来。

    这个小鬼眼神讨厌也就算了,偏偏还打算忽视掉他的威胁上前攀谈.……

    “这不是忍界,麻烦请你收敛一下。”千手扉间的声音藏在口罩下,听起来有些闷闷的,“你这样会给我们带来麻烦。”

    虽然,麻烦已经不请自来了。

    “这个找死的小鬼。”宇智波斑双腿交叠,慵懒地靠住椅背嗤笑一声,“他以为他是谁,擅自把世界分成黑白两面.……谁给他的勇气?”

    那眼神是什么意思?闻到了血腥味就像疯狗一般扑过来简简单单的把他归结为杀人狂的中二病小鬼……这样初出茅庐的菜鸟宇智波斑不知道杀了多少。他们全部仅凭外表就将他归到自己的那一类里去,然后做出什么“我理解你,我们才是同类”的表情。

    宇智波斑沉声说到:“那小鬼真让人火大。”

    “那也不是你把他眼睛挖出来的理由。”千手扉间说到道:“忽略掉他,今天出来还有任务。我可不想你因为不相干的人再把这条街毁一次。我可没那么多条件能让齐木楠雄答应。”

    “哼。”

    死柄木弔把钱放到桌子上,走到千手扉间这边,说到:“我能和两位说一些事吗?”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宇智波斑阖上眼,“再多说一句话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

    死柄木弔神经质地抓挠脖子。

    “只是一些简单的事情,相信二位会感兴趣的。”

    千手扉间说到:“你再不离开的话,我相信你不会想知道他能做出什么。”

    “哼哼.……”死柄木弔低声笑了笑,“我果然……很满意你啊.……”

    “我不知道是谁交给你这些东西的,别再出现在我眼前。”

    猩红的写轮眼微微转动,死柄木弔在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浓厚的杀气铺天盖地地压在身上,这个男人杀过的人竟然比老师还要多!

    死柄木弔额上冒出冷汗,双手紧握。

    “.……打扰了。”

    他点了点头,离开了咖啡店。一转眼便消失在了巷子里。

    千手扉间调笑了一声:“感觉怎么样?被坏蛋盯上的感觉?”

    “他那种样子的都算是坏蛋的话,那这个世界未免简单得可怕。”

    宇智波斑轻哼,视野忽然被金色闯入。

    那个高出周围人一截的金发男子实在是太过瘦弱,一阵风吹过都要让旁人担心会不会被吹走,偏偏手上还提着体型巨大的篮子。

    脸上带着雀斑的绿发的少年跟在他身后满脸惶恐。

    绿谷出久?宇智波斑皱了皱眉。他跟着的人有点儿眼熟啊……

    “你在看什么?”千手扉间打断他,“别看了,齐木楠雄负责别的地方,但是为了加快速度我们自己也得找找。”

    “你和我到达这个世界都是在这条街,所以今天出来就是为了看看这条街上有没有空间裂缝。”

    “呜哇!和树先生!”绿谷出久很快就移动到了他们这边,“您也是出来买东西的吗?这位是.……?”

    “和树?”金发男子挠了挠头,脸上还带着红晕,“你认错人了吧,绿谷少年。这位才是和树君啊。”

    千手扉间眉毛一跳。宇智波斑乍一眼可能认不出来这个金发男子,但是前不久还和他近距离接触过的千手扉间对他可是印象深刻,那个被称为和平象征的“欧鲁麦特”

    “你应该就是绿谷引子夫人的儿子吧,我是和树,他是内轮君。”千手扉间说到,“前些天因为我不在的原因可能让你误会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