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三合一)(2 / 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千手扉间朗声笑道。

    忽如其来的笑声让其他人有点摸不着头脑,纷纷看向三日月宗近。

    只见这振刀轻掩住嘴角,一副“不可说”的模样。

    “你果然很聪明。如果你是人的话,我说什么也要你做我们千手的客上卿。”千手扉间重新板下脸,不过眼睛中仍旧残存的笑意让他变得不再冷漠,“我确实不愿意因为你们牵扯上什么维护历史的责任,本来不打算答应,只看看江雪口中超越时代百余年的科技就回去的,你如此一说我倒是不忍心拒绝了。”

    “可你们又怎么愿意脱离时之政府呢?他们毕竟是将你们唤醒的人啊。再说前任审神者,你们又怎么能保证我可以信任你们呢?”

    只要能给出他满意的答案他就接受。三日月宗近从千手扉间的话中听出了这个意思。

    “更何况,你自己一人又怎么代表整个本丸?这个本丸这么多刀派,单只你三条这么说别人心里又该怎么想?”

    傻白甜的本丸为什么一下子变成了战国的勾心斗角剧?江雪左文字抽了抽嘴角,宇智波泉奈说的没错,扉间大人心还真是黑啊.……三日月殿都难以匹敌。

    “哈哈哈哈,扉间大人这话可真是难倒我了。刀活在世这么久,我们三条家倒是不愿意再牵扯上什么维护历史的事情,若是能找个地方养老也是件不错的事情。”三日月宗近说到,坐在他身边的小狐丸点了点头,“就是不知道本丸的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了。如果您想带走整个三条刀派的话,相信我和我的兄长们都十分愿意呢。”

    这振臭不要脸的刀,居然要带着三条脱离本丸和审神者私奔了!其他人能允许吗?!

    不能!失智老人吃我一剑!

    “您一直知道的,左文字也十分愿意跟随您。”江雪左文字行了个臣下礼。

    其他刀派也纷纷跟随。

    千手扉间在实力上的确比不上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但在怎么说也是在千手柱间死后担任千手一族族长,并且以一己之力撑起了当时青黄不接的木叶的领导者,这点气势还是有的。实际上,千手扉间本人可比想象中要霸气的多,毕竟他多少也是在战国时代能够搅动风云的人物。

    千手扉间手指轻点桌面,像是在考虑要不要答应他们。

    如果是供应这一群刀剑付丧神查克拉的话,再遇到别的事情他可能就会失去一部分的续航能力,但是如果因此能接触到时之政府的科技的话……

    指尖接触桌面的声音如同钟声一般回荡在他们心间。

    “不知您意下如何?”

    “.……你们先起来吧。我不是大名,也用不到你们这么大的礼节。”

    水红色的双眼微闪,虽穿着不是十分正式的连体服,但是一身气势却活脱脱超越大多数他们见过的大名。

    江雪左文字到底是从哪里找到的审神者?

    先前虽然听说过他让两个缠斗多年的家族和好如初,可也没想到竟会是两个忍者家族啊。

    没错,三日月宗近已经看出来千手扉间可能是忍者。历史上有哪个大型忍者家族名叫千手的吗?没有,还从来没听说过。

    “我接下你们了。我负责提供你们日常需要的灵力,不过时之政府那边的链接不用断开,我还需要和他们见一面。”

    听了这话,在场的付丧神不由得大喜,一个个都挂上了笑容。

    “在下知道了。感谢您的宽容大量。”三日月宗近阖首,“现在不妨让我们各自介绍一下自己吧。”

    千手扉间点了点头。

    *

    方才介绍完之后审神者在江雪左文字的带领下一头扎进了天守阁,现在也没出来。

    时之政府有审神者需要的东西。这是现下三日月宗近只晓的除了姓名之外为数不多的关于千手扉间的信息。

    “也不知道这位审神者到底怎么样。如果江雪殿说谎的话,我们现在可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小狐丸坐到三日月宗近身边。

    “你觉得他是个怎样的人?”

    “聪明,十分聪明的人。”三日月宗近呡了口茶,“也许用聪明两个字不太合适,我能说的只是就算是我这样见惯了勾心斗角的刀剑也不得不在他面前打起万分注意,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或许最后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有那么可怕吗?”小狐丸撇了撇嘴,看向院子里。

    那里今剑正在缠着岩融爬上爬下,试图弥补自己今天在审神者那里没能满足的心。

    “我们其实可以等着时之政府再派人来的。这样不满的话,大不了就是暗堕一条路。”小狐丸支着头,手指把玩着白发,“现在如果是这位审神者的话,我们能不能打过还不一定呢。”

    三条刀派好像盛产心机刀剑,除了今剑和石切丸外,一个个都心黑的不得了。哪怕是今剑比起一般的短刀都多出了不少心眼。

    方才那种略带海风味道的灵力席卷本丸的时候好像真的如同乘坐一叶扁舟漂游在一望无际波涛汹涌的大海上一般。等到平复下那跌宕起伏的心情后小狐丸就尝试着将千手扉间神隐。

    失败了。他知道自己会想到尝试这么做他那个心黑的幺弟也会尝试。

    “你能做到吗?能做到的话或许我们就能掌控住审神者的弱点了。”

    三日月宗近摇了摇头。

    小狐丸一下子颓废下去。神隐这件事如果连刀剑中神性最高的三日月宗近都做不到的话,那这个本丸里可能就没有刀剑能做到了。

    “江雪左文字从哪里找来的怪物啊.……他告诉我们的不会是假名吧?”

    “是真的哦,审神者既然敢将名字毫无保留的说出来就意味着他并不害怕,对自己的实力有着足够的信心。哈哈哈哈哈,也不知道审神者和江雪殿在天守阁里做什么事情呢?”

    三日月宗近抬头看向矗立在不远处的天守阁。

    “你也想知道吗?那不如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吧!”

    “免了,我还不想被审神者穿小鞋呢。”三日月宗近笑了笑,这笑容在日番服的衬托下有点儿辣眼睛,“兄长想去的话不妨带上一期殿,粟田口不是还不曾见过审神者吗?哈哈哈哈。”

    “真阴险。”嘟囔了一声,小狐丸一个鲤鱼打挺从地板上爬起来,“那我去了,茶点记得给我留一份!”

    “是是是,兄长大人吩咐莫敢不从。”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