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江雪左文字对千手扉间说了慌,他并不知道这个时代存不存在时间溯行军,他之所以会到这个时代是因为在他们传送刀剑的途中转换器出了问题,失去了全部灵力供给的他只能暂时沉睡在刀剑中,直到不小心被千手扉间的灵力唤醒。

    他需要庞大的灵力回到本丸,在现在这个境地,江雪左文字见没办法将事情糊弄过去就选择用时间溯行军为诱饵,让千手扉间上钩。这么说的结果就是千手扉间把他放到了实验台上,试图解剖(?)。

    实验室里灯光不知怎的有些黑暗,只有实验台上的灯在亮着光,精致小巧的刀具排列的整整齐齐,以便解剖任何放在这台上的生物。

    江雪左文字打了个不符合形象的冷颤。刀身和左面相碰撞发出啪嚓的声音。

    小公举(疯狂转佛珠):冷……冷静,我是刀剑付丧神,并不是真正的人。所以他应该不会对我有什么实质性伤害.……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

    千手扉间好像感觉到了他的不安,说到:“你现在可以听到我说话吧。能听见就敲敲桌子。”

    模样古朴大气的刀像模像样的敲了敲。

    嘛.……还挺好玩的。千手扉间笑了笑,眼睛里闪过戏谑的光。

    “你说如果提供给你足够的查克拉就能够在现世显形对吗?”千手扉间拔出刀,“也就是说你的身上能够覆盖查克拉对吧。”

    江雪左文字点了点头,也不在乎千手扉间能不能看到。

    接着,一股庞大的灵力(或者按照他的说法是查克拉)贯透整把刀,那力量透出凉意,又有种说不出的豪放在里,就像是炎炎夏日突然刮来一阵含有水汽的海风。异样的感觉在四肢百骸蔓延,能够锻出他的审神者本身就具备比常人强大许多的灵力,但也没能做到像千手扉间一样,这灵力深厚到如同大海一般!

    伴随着花瓣的爆裂,穿着蓝袍的僧侣出现在他面前。

    准确的说,是面色通红地坐在了实验台上。

    千手扉间不动声色地远离了他。

    “.……江雪左文字,又见面了主人。”江雪左文字死死地抓着台沿,比起武者更加纤细的臂膀支撑着自己,让他不至于失态。

    “嗯。显形后别人能看见你吗?还是说你的存在更倾向于鬼神?”千手扉间说道,刀剑付丧神外表上和常人没有太大的差别,只不过在外表上他们有着比宇智波还要优越的资本。

    “.……只要是含有灵力之人都能看见。”江雪左文字还没从千手扉间灵力的冲击中缓过来,“付丧神虽然是高天原的末位神灵但是也是具有神性的神灵,一般的鬼怪难以匹敌。”

    千手扉间记下了高天原这个名词,接着问道:“你所说的时间溯行军是什么?和你一样的刀剑还是未来的人回到了过去?”

    千手扉间觉得他的经历单纯按照江雪左文字的说法也很符合时间溯行军的定义,不过他经历过的平行世界太多,每个世界和每个世界的未来又不尽相似,所以这个世界的未来又有谁能说清。在这种层面上,他们的政府单单凭借过去的历史被改变就派兵去阻止,但是他们是如何知道自己是不是也在同样改变这个世界的历史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他们的政府说过去存在改变现在历史的威胁因素,于是就派兵过去阻止,现在的未来或许没有被改变,但是,他们忽略了在那个威胁因素出现的瞬间,未来就有了无限可能,也就是说,在那个节点这个世界衍生出了无数的平行世界,接下来政府的所作所为会影响到这些世界的发展。他们虽然成功的阻止了现在未来的改变,同样的他们或许也改变了平行世界的发展,按照这个层面,江雪左文字口中的政府,也可以被称作是时间溯行军。(……)

    千手扉间想到斑泉的那个他曾被秽土转生出来的世界。他也说不准那个世界是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未来,但那个世界是他在时间线上到过的最遥远的一个。

    江雪左文字给时间溯行军下定义到:“只要是妄图改变过去的人或物,都会被成为时间溯行军。”

    “你们的政府又是如何知道未来是怎么样的呢?也许你们阻止的只是与这个世界相平行的世界的过去被改变,这也许也影响到了他们世界的未来。那样对别的世界来说你们也是时间溯行军。”千手扉间不相信这个政府的目的只是单纯的阻止未来被改变,他们一定是有别的需求,不然这难以支撑庞大的穿越时间的开销。“用时间溯行军去消灭时间溯行军?”

    “.……”江雪左文字无言。千手扉间的话深奥到不应当是一把只会上阵杀敌的刀该干的。自从被政府从刀剑本体上分离出来后,四周围所有人都在说‘你应当去帮助政府的审神者,阻止未来被改变’,这种平行空间的事情他们从来没想过也从来没听说过。

    江雪左文字转中手中的珠串,阖上双眼。

    小公举:……这些物理知识对我这把南北朝时期的刀来说太深奥了……我需要捋捋。

    “最简单的,你们是如何辨别时间溯行军的?”千手扉间好像看出来江雪左文字没听懂他在说什么就换了个话题,“特殊的感应器还是探索装备呢?”

    江雪左文字想到那些画风和他们明显不太一样的只会‘嗷嗷嗷!’‘吼吼吼!’的时间溯行军闭上了嘴。总不能说他们是凭肉眼辨别的吧……

    江雪……江雪左文字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

    这把刀一点用都没有!千手扉间双手按在实验台上,为自己做的无用功感到略微有些生气。他试图忽略自己用查克拉召唤出来现在正坐在另一个实验台上疯狂转动佛珠不肯下来的刀剑付丧神。

    千手扉间:这家伙的大脑都比不上鸣人那小子的!那个什么政府真要靠他们迟早完蛋!

    小公举:……什……什么.……?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我都听不懂……冷.……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

    时之政府或许需要安排给刀剑付丧神一所学校先补补物理知识,不然的话出来说不定就被人骗走了。(笑。)

    先把刀剑付丧神和时间溯行军的事情放到一边,千手扉间觉得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黑绝的事情。那家伙也不知道听说了多少有关轮回眼的事情,动手的话他们按照黑绝的隐蔽程度也不知晓具体的时间,如果宇智波斑按照那个斑泉世界的进程受到黑绝的蛊惑那就相当于他为黑绝做了嫁衣!得想个能够让宇智波斑接受的预警办法。还有他眼睛要用的药水。

    千手扉间倒腾起封印在柜子的瓶瓶罐罐。那种东西说是药水,实际上也就是骗骗宇智波斑,那里面的东西其实就是被他稀释过的千手柱间的细胞。

    治疗因陀罗的眼睛最好的药一直都是阿修罗的查克拉或者细胞,当年如果六道仙人能够处理好两兄弟之间的关系也就不会出现延续上千年的两族之争。更甚者,如果他当时能够处理好他母亲的问题,也就不会有现在这些糟心的事情。

    千手扉间(阴暗脸):想到这些我也想成为时间溯行军呢……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发展科技,干什么呢现在这是?

    但是兄长和宇智波斑如果选择在一起的话.……千手扉间觉得自己只能接受柱斑,斑柱什么的坚决不同意!但是自己身上这个诡异的气场得想办法解决一下啊……这种感觉令他十分不爽……来自思想稍稍偏离正轨的千手扉间。

    “对了,你显形之后还能回到刀里吗?”千手扉间忽然想到这个问题,如果不能回去他还得考虑一下怎么解释江雪左文字的来历以及未来给他安排在哪儿。

    “按照常理,除非灵力耗尽,不然我不会变回刀剑。”江雪左文字可算听到了今天唯一一个能够回答的问题。

    “这段时间你就作为族里收留的浪人暂且住下吧。当然作为收留你的代价,你需要完成族里安排的任务。”千手扉间把手里的器皿放到桌上,“没有什么别的事情请保持安静。”

    虽然这个稀释细胞的行为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但是安静的实验环境更能让人集中注意力,尤其是在被气过之后。

    “扉间!”熟悉的声音传来,“桃华说你在实验室,我就过来看看。”

    千手柱间推门而入。

    小公举:啊,是哪个一米八五的魁梧撒娇大汉。

    准备开始给宇智波斑稀释细胞的千手扉间(黑脸):我出门前为什么让兄长有事情就过来实验室找我呢?一定是那把刀的错!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