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别瞎说啊,别因为和树君原先是一头清爽的银发就对他产生歧视啊银卷毛。”月咏嘬了口烟,“内心肮脏的成年人就不要在这里给我带坏小孩子了。”

    “喂!那边的小孩儿也没见多纯洁啊!可不要小瞧现在的孩子啊!他们已经进化到了不用大人就可以完成从青春期到成人的过渡了哦!”

    坂田银时头顶苦无,脑门上的血涓涓流出。手指指着不远处开始和小姐姐搭话的小孩子。

    “你到底在说什么糟糕的话啊!”月咏一脚踩在他头上,“真抱歉,让和树君见笑了。”

    “不……没什么.……”

    千手扉间:他们之间的画风完全不一样啊……

    月咏松开脚,无视掉身旁的“这女人真凶”的吐槽,说道:“我们接下来还有事情。如果和树君的家主还没有离开吉原的话,你最好还是守护在他身边。”

    “诶?为什么,月咏小姐这是要.……”千手·和树·扉间说道,眉角眼梢充满了不经世事的天真,“带着这位……小姐?逃离这里吗?如果这样的话我或许可以帮上忙!”

    坂田·小姐·银时挖了挖鼻孔,说道:“是啊是啊,把他带上吧,这么高的个子推出去当肉盾一定很合适,当然,到时候我一定会保护好这位美丽的小姐姐的!”

    “这件事是我们吉原的事情,和树君还是保护好自己吧。”月咏没觉得街边随意遇上的和树能够派上多大用场,他们的对手可是那个以一己之力能够抗下一个军队的夜王,“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我们还是先走了。和树君保重。”

    “月咏小姐.……?!”

    月咏拉着吵闹的三人离开了原地。

    “喂喂喂,真的不打算把那两个人拉进伙吗?他们俩可比我强多了。”坂田银时懒懒的将头放在脑后的手臂上,“把他们拉进来说不定我们还没见到那个什么夜王的面就能不战而胜了哟。”

    “和树君只是个对事情一无所知的小护卫罢了,能派上什么用场?”月咏知道所谓的“和树”可能都是用来欺骗自己的假名,他也许根本就不叫这个名字,也许是来吉原打探情报的情报贩子,但是,也许就是和树那番话让月咏变得不是那么计较,情愿将他当做只是护卫家主来到吉原的小护卫。

    “百华的首领这么天真吉原这么多年还真不容易啊。”

    月咏放慢了脚步,说道:“那么认真早就在这个面目可憎的世界活不下去了。人啊,不糊涂点用什么去面对时间的魑魅魍魉呢?”

    “那你还那么执着的想打败那个怪物。那可是夜兔族啊夜兔族。还有神乐那个怪物一般的哥哥。”

    “人有时候总会有自己想要付出一切去保护的东西,你有自己想要保护的,我也有。为了心中那轮永不磨灭的太阳,就算牺牲掉围在它身边的星星,月亮,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值得。”

    月咏站在象征着“夜王”的吉原的最高楼前,“没了太阳,月亮还怎么发光?所以,也是时候该清醒过来了!”

    月咏的声音在高楼的打斗的轰鸣声中逐渐消失不可闻,但那双紫色的眼睛中是不可磨灭的信念。是为了太阳能够重新照耀在这个地下城市而牺牲的勇气!

    真了不起啊.……这世界上的每个人都那么了不起。

    “首领!”百华守卫在门口。

    月咏点了点头,朝着楼里走去。

    “报告首领!这里发现可疑人员!”

    “她们是新来的成员,不是什么可疑人士,放她们进来吧。”月咏有些难堪的看着装扮奇怪的三人。

    “哎呀,讨厌了~人家才不是什么可以人士~”坂田银时护住自己的“波涛汹涌”的胸口,表情娇羞,“不要因为人家比你们都丰满就产生嫉妒之心哦~”

    “就是就是,也不要因为人家童颜巨[哔——]就嫉妒阿鲁!人家只不过是天生丽质难自弃阿鲁!”

    “我们三个可是赫赫有名的——爆裂桃子三艺伎!”

    “首领!这里有可疑人士!”

    计划还没开始计划还没开始就夭折这怨得了谁啊?只怪他们出来非得扛着品如的衣柜吧……

    *

    “护卫队首领因为看不惯统治者的行为决定联合外人推翻统治,为自己争取自由。”宇智波泉奈三言两语就为他们现在做的事情下了结论,“仅仅靠三个人就想推翻统治的愿望过于理想,但是勇气可嘉。”

    千手扉间回想起那个用着自称的人,说道:“那个银发的男人不是个善茬。他们或许能够成功。”

    “现在不是讨论他们会不会成功的问题,而是要找到回去的路。”宇智波泉奈双手环胸,嘴角不自觉的挂上嘲讽的笑容,“怎么你难不成还想帮他们一把?我还以为你和千手柱间不一样呢?还是说你看上了那位月咏小姐?”

    “别说风凉话了,想早点回去我们俩最好别产生分歧。”千手扉间将笼罩在自己身上的幻术撤去,“走吧,四处找找。”

    吉原的空间波动简直多到离谱,真好奇这里的人们是怎样准确无误的避开波动生活这么长时间的。依照他们俩的速度,几分钟之内将吉原转个遍实在不是什么难事,除了从月咏嘴里知道的有关吉原的信息外,他们对这条花街有了更多了解。

    就比如说月咏要去推翻的那个统治者——夜王。

    传闻夜王一夜.……错了,夜王是天人,几十年前来到地球建立了这个地下都市吉原。吉原号称是宇宙第一销金所,在这里进行着无数的黑色交易。夜王用自己的武力统治了这个地下城市几十年,据传说是个以一己之力能够抵抗整个军队的恐怖男人。

    只剩下夜王所在的高楼了。

    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泉奈再怎么古朴,也是忍者,用不着像坂田银时一般“乔装变换”,只要找个没有人的楼层潜进去就行。

    “哦呀,好久不见。”先前见过的麻花辫少年臂弯夹着晴太站在不远处朝他们摆了摆手,“我可找了你们很长时间呢。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面。”

    “怎么,你们是和之前的旦那一伙的吗?想来推翻夜王?”那少年浑身充斥着杀气,就算是比起战争年代从出身的两人也不逞多让,“嘛嘛.……虽然我对凤仙旦那倒霉没什么话可说,但是毕竟是自己不争气的师傅,如果就这样被别人欺负了我也说不过去。”

    四周围渐渐围上来脸上蒙着面罩的百华部队。手中的刀刃对着相对峙的三人。

    “什么时候杂鱼也跑来凑热闹了?”少年有些郁闷,随后睁开湛蓝的双眼,“不如这样吧……我们来比比谁杀的人更多吧,你们赢了我就放你们过去哦。”

    方才见识过这个人到底有多疯狂的晴太默默地颤抖着。

    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泉奈不是那种有着过多同情心的人,就算这些女子全部都死在他们面前对他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影响。因为想杀自己的人被杀死心中产生波动,那是救世主的行为,和他们俩用一句“心狠手辣”形容不为过的忍者没有丝毫关系。

    那少年就体术而言的确是个中好手,只消一会功夫,一队训练有素的部队就已经尽数死亡。血液铺满了整个地面,除了被手高速穿刺过胸口,还有因为巨力变得血肉模糊的尸体。

    “诶?你们俩怎么都不动啊?是被我吓傻了吗?”少年甩了甩手上的血迹,“这样让我很难抉择啊……”

    “不如,你们就和她们一样,全部躺在这里吧!”

    少年丢开晴太,直勾勾地朝两人冲去,千手扉间躲过他的直拳,宇智波泉奈则从过去接下晴太。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