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大结局之盛大的仪式(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众人等到了后半夜,安静的宫中传出了一阵脚步声和厮杀声。

    皇上闭上了眼睛,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花如许就站在江辞树的身边,安静的等着。

    “好了,差不多了。”崇君洺忽然出声打破了沉默,“外面已经没什么声音了,估计三皇子已经被控制住了。”

    话音刚落,大殿的门就被打开。徐英压着三皇子走了进来,三皇子跪在地上,满脸惊愕。皇上垂下眸子看着三皇子,嗓音很沉带着伤感:“朕这么疼爱你,你就这么着急篡位?”

    “这皇位早晚都是你的!你为何要.……”皇上说到了一半猛地顿住,看向了三皇子。三皇子知道自己的一切都被人发现了,他垂下头苦笑着道,“您不是打算将皇位传给七弟么?”

    皇上愣了愣,怒声道:“朕是打算将皇位传给你七弟的,但他说你更适合当皇上,让朕将皇位传给你!”

    三皇子错愕抬起头:“他、他真的是这么说的?”

    皇上摇头叹息:“兄弟间本应该情同手足,你真是太叫朕失望了!”

    不知道是无法接受还是怎么,三皇子听完了这句话后情绪有些崩溃。他撕心裂肺地大吼了一声道:“你骗人!你明明就是想要将皇位传给七弟!你一直觉得对七弟有愧,根本就不管我做了什么!”

    “到现在你还在执迷不悟!”皇上也被激怒。

    三皇子握紧了拳头,看着皇上的眼睛多了一抹恨意:“要不是你,我娘也不会被那些人害死!你说对了,我就是恨你,我恨不得你现在就去死!”

    说完后,三皇子撑起了身子,挣脱了徐英的束缚,从徐英手中抢过了刀,冲着皇上就冲了过去。护在皇上身边的人将皇上团团围住,而后一下子就将剑刺进了三皇子的心脏。

    三皇子握着剑的手一软,剑掉落在地上,发出了啪嗒一声。三皇子倒在了地上,逐渐没了呼吸。

    见到了这一幕,皇上心猛地一沉。年岁已经大了的皇上根本就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和惊吓,整个人直接就晕了过去。

    好在魏千秋在身旁,替皇上诊脉过后道:“无碍,皇上只是受了惊吓,休养一阵就好了。”

    翌日,皇上将三皇子的尸体单独安放在了一个墓园中,将七皇子立为太子。三皇子谋权篡位一事就仿佛从未发生过,皇朝又恢复了平静。

    同时,皇上暗地里处死了一切帮着三皇子的大臣,包括刘氏。

    大案解决,江辞树和花如许又恢复了往日的正常。两人时不时便会一同入宫,找魏千秋和崇君洺一同出去游玩。

    崇君洺和魏千秋的感情也因此好了不少。

    自从此案结束后,魏塬就被皇上派去带兵,一直都没能和花如许说上什么话。直到有一天,魏塬终于从百忙之中抽出空来,特意去花家拜访花如许。

    花如许见到魏塬后还略显的意外:“魏将军?”

    “花姑娘,上次的事情多有得罪。”魏塬脸上满是羞涩,“还望花姑娘多多担待。”

    花如许自然是不会计较这些事情,笑着回应。

    眼看着江辞树和花如许的婚事越来越近,皇上也亲自赐婚二人,并且让江辞树放手去办。得到了皇上的允许后,江辞树便开始着手布置婚礼一切需要的东西。

    花家花园中。

    花如许靠在了江辞树的身上,嗓音轻柔道:“大人,那神医什么时候到啊?我看我哥虽然是开朗了许多,但仍就是有些介意。”

    “还叫我大人?”江辞树勾唇一笑,搂住了花如许的腰。

    花如许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嗔怪道:“这不是还没成亲嘛!而且我叫大人,也叫习惯了,一时半会也改不过来啊。”

    江辞树倒也不是很介意称呼,只是笑道:“行,那本座就等新婚之夜听你换个称呼。”

    和江辞树确定关系后,花如许就越来越发现这个男人并非像是表面上那样冷淡。江辞树的骨子中,还带着一些桀骜不驯的气息。

    花如许爱极了这样的江辞树,她转过身仰起头,踮起脚尖凑了过去在他的唇瓣上留下了一个轻柔的吻。

    江辞树反客为主,将人搂紧,加深了这个吻。

    “咳咳。”一阵不自在地咳嗽声打断了两人的缠绵,江辞树抬眸看了过去。花珩打趣道:“光天化日之下,干什么呢?”

    花如许脸颊一红,转移话题道:“哥!你来是不是想问问那个神医的事情啊?”

    花珩也没有隐瞒,直接道:“对,那神医若是能够早点来,说不定在你们的婚礼上,我还能替你们忙忙呢。”

    妹妹的成亲仪式,花珩实在是不愿意错过。

    花如许明白了花珩的意思,转眸看向了江辞树。江辞树想了想道:“应该是今日下午就到了,徐英一早晨已经去接人了。”

    “依本座看,不出一会就应该到这里了。”

    话音刚落,家丁就跑过来道:“少爷!小姐!徐校尉带着神医过来了!”

    几人匆忙敢了过去,让花珩意外的是,这个所谓的江南神医不过是一个看着年岁比他小一些的女子。他嘴角一抽,忍不住吐槽道:“这不就是个小姑娘?”

    那小姑娘听到了花珩的话,不满道:“我叫苏瑾,你可以叫我苏神医。”

    花珩看了一眼苏瑾,怎么也不相信这个小丫头能够将自己的伤治好,但人来都来了,也不能赶人家回去,花珩治好叹了一口气道:“好好好,苏神医。”

    苏瑾打了个招呼后,就推着花珩走了。

    院子中传来了花珩嚎叫的声音,花如许没忍住噗嗤一笑,眼神带着一些暧没:“看来这小姑娘跟我哥,很合适啊。”

    成亲当日,声势浩大无比,江辞树用最诚挚的诺言允了花如许只娶一人,只宠一人,简直是羡煞旁人。

    花珩也正如花如许所料,跟苏瑾两人也逐渐摩擦有了火花,花珩的腿也在逐渐恢复。

    崇君洺和魏千秋感情也在逐渐上升,两人订婚在三月之后。

    婚宴结束,将人送走后。花如许软趴趴地躺在了软榻上,累的不行。江辞树回来时,便看到花如许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

    男人勾着唇笑起来,像一只魅惑人的妖精。他扯开了床帐,凑近了花如许,嗓音低沉带着诱或:“娘子,你该叫我什么?”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