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反应(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夏甜甜愣了片刻,便也听从了安排上了副驾驶。

    或许是因为车上有两个孩子,季北严车速开的很慢。

    野炊的地方是季北严挑选的,因为只是想要出来踏青,地点也就是在郊外一个风景还不错的地方,距离并没有多远。

    夏甜甜因为早上被夏媛媛吵醒的太早,索性在车上阖上眼小憩。

    没过多久,车辆便停了下来,夏甜甜没有睡的很深,她刚偏头,便看见了正在盯着自己的季北严。

    宁胥已经带着两个小孩下了车,此时车内就只有季北严和夏甜甜两个人。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与不自在。

    “下去吧。”

    终究是夏甜甜先开了口,说完她便转回了头,动作利落的拉开了车门。

    宁胥此刻正将餐布给铺好,见夏甜甜下来了之后便招了招手,等着她走近之后咧开嘴笑了笑。

    “怎么不多睡会儿?”

    夏甜甜摇了摇头,秋风扶起了她如墨般的长发。

    “来野炊我还能在车上睡一天不成。”

    季北严跟在夏甜甜身后,看见二人之间的说笑,心中又升起了一股不自在。

    在他季北严眼中看来,宁胥真的很不明事理。

    明明就是一家四口的聚会,他非要跟过来干什么?

    几人到达的时候已经正好是中午,宁胥把餐布铺好之后季北严便从后备箱中拿出了家里阿姨准备的食盒摆放着。

    看着面前这一幕的夏甜甜心中有些莫名其妙。

    宁胥也就算了,季北严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夏甜甜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干活的样子。

    “妈妈,你为什么总是在看季叔叔?”

    夏媛媛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她这会儿正和季希在不远处的草坪上坐着,也不知道两个小家伙在玩什么。

    她的话语让夏甜甜脸上一片绯红,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扎扎实实的取悦到了季北严一番。

    夏甜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却听见上方响起了宁胥的声音。

    “因为季叔叔长得有些奇怪,所以你妈妈才会总是看他。”

    宁胥话中有话,季北严根本懒得和宁胥斗嘴,他只是将桌布上的餐盒依次打开后坐了下来。

    见状,夏甜甜这才反应过来,她直觉宁胥和季北严之间的氛围并不好,索性干笑两声才开口:“宁胥,你去看着媛媛吧,我有些不放心。”

    夏甜甜说的话宁胥向来是不拒绝的,他点了点头,也没再看季北严,径直向夏媛媛和季希所在的方向走去。

    于是草坪上又只剩下了夏甜甜和季北严。

    这次是季北严先开的口。

    他将手中还是温热的小米粥递到了夏甜甜面前:“你没吃早餐,会犯老毛病。”

    简短的一句话,却险些让夏甜甜破防。

    她没有拒绝,但是也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接过了小米粥,小口的吃了起来。

    季北严见她吃的差不多了,又将手中的纸巾递了过去,看着正在擦嘴巴的夏甜甜,季北严笑了笑,深邃眉眼之中蕴藏的情绪任谁也看不懂。

    “你是从哪儿捡来的这小奶狗?”

    夏甜甜没听懂,面露疑惑的看着季北严。

    而季北严双肘撑着地,身子后仰,朝着宁胥方向扬了扬下巴。

    她这才反应过来,季北严口中的小奶狗指的是宁胥。

    奇怪的是,这次夏甜甜并没有被季北严轻佻的用词激怒。

    她只是慢斯条理的将擦过嘴的纸巾丢进了垃圾袋,笑了笑:“出国的时候认识的,虽然比我小两岁,但是一直都很照顾我,挺谢谢他的。”

    季北严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他知道现在的夏甜甜已经逐渐平静了下来,可还是不愿意回到自己的身边。

    “媛媛也一直很喜欢他。”

    “所以你准备让他做媛媛的爸爸?”季北严挑了挑眉。

    夏甜甜一愣,她没有想到季北严会说出这样的话,且是面色平静的说出这样的话。

    “没有,我和宁胥只是朋友。”

    她摇了摇头。

    这一切都被季北严看在眼里,他双眸之中笑意更浓。

    “可是媛媛总需要一个爸爸。”

    四周一片宁静,只有风声吹得树叶哗哗作响。

    “或许你可以试着接受他,让他做媛媛的爸爸。”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