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万象更新者 大结局(1 / 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的时候,其实不管是李珂的意志,还是亚托克斯的意志都不重要了。

    世界的意志不在乎他们,他们做什么也没有用处。对于世界来说,他们微不足道。

    就算你能够随手杀死神明,毁灭星辰又如何?在世界的面前,你依然是蝼蚁一个。

    唯一能够和世界对等的,就是另外一个世界。

    但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不努力一把就不甘心的蠢货。

    在亚托克斯将李珂从他自己的身体里拉出来的一瞬间,情感再次回到了李珂的心中,但他的心中却不由自主的洋溢着对亚托克斯的憎恨,毕竟亚托克斯是用他最恨亚托克斯的那段情绪将他拉出来的。

    只是这些负面情绪还没办法让他失去自己的理智,在脱离,并且掌握亚托克斯的身体的一瞬间,他就感受到了亚托克斯的虚弱,还有……

    弱小。

    为了把他从自己的身体里暂时的拉出来,亚托克斯拼上了自己的一切。

    现在没人能够救他了,除了李珂。

    “我无法影响我自己的身体,亚托克斯,你就算把我拉出来也是一样的。”

    但亚托克斯的话语仍然不失嘲讽之意。

    “你只会抱怨吗?”

    语气当中的嘲讽和不屑一如既往,这个混蛋似乎从来都没有对他表达过认可之类的情绪。

    “如果我真的没办法的话,你又何必拉我出来!”

    李珂没有改变那暗红色的外表,而是猛地一挥手,龙角剑重见天日,而他的另外一只手上,则是出现了亚托克斯的那把剑。

    “呵呵,或许是心血来潮也说不定呢,让你看看你自己都做了什么。”

    他的话语依然嘲讽无比。

    “废话少说了,亚托克斯,该干活了……”

    李珂没有再理会对方的话,就如同当年和亚托克斯一心同体时一样,无视了对方的嘲讽的话语,而是认真的看向了被大宇宙意志占据了身体的‘自己’。

    “我只能够稍微影响对方一瞬间,无法过多的影响,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一个固定的形态,更像是一种自然规律!”

    李珂没有冲杀过去,第一是打不过,第二就是毁灭这个身体毫无意义,甚至更差。如果这个身体消失了的话,那么他和亚托克斯共处的这个身体就会在一瞬间被占据。

    所以留着自己的身体还是有用处的。

    “所以,这次的对手……”

    亚托克斯看到了李珂的记忆,但让他忍不住的惊叹,因为李珂明明只是被世界意志控制了一会的时间,他灵魂当中的记忆就多出了数千万亿年。

    这些记忆都是宇宙如何运转,如何存在于虚空之海的,当然了,还有最重要的,关乎与世界创造的记忆。

    “就是绝望!”

    李珂双剑斩下,他面前的空间瞬间破碎,露出了另外一边的地球。

    现在的情况是瓦罗兰世界还没有完全的毁灭,但地球的世界已经来了,李珂能够看到两个世界世界之壁已经距离的很近了,只要再裹上三秒钟,那么两个世界就会相互碰撞!

    “亚托克斯!”

    “没了我你就不会战斗了吗?!”

    亚托克斯给出了回应,但下一刻,就在他想要帮助李珂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自己的灵魂被李珂的力量所包裹,溃散的灵魂开始了恢复。并且自己的灵魂当中也多出了一种紧固和誓约。

    “变成我的样子,代替我照顾我的父母……但我的老婆……告诉她们我已经死了。我也不想用你的,但谁让这里只有你一个活人了呢?总要有人告诉他们的。”

    亚托克斯愕然的看着将自己突然从自己的身体当中赶出来的李珂,他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感动?

    他们之间不存在这种东西?

    意外?

    这的确是李珂这种蠢货和犹犹豫豫,瞻前顾后的家伙做得到的。

    或许正如同李珂所说的一样,但凡这里有另外一个人,他就不会选择自己承担这份任务。他甚至为了不让自己能够伤害他的女人,甚至给他,还有他派出去的人下了碰触他的女人,还有他的家人就会立即死亡的契约!

    自己的灵魂被修复了,甚至拥有了一些他的力量,这就是自己要履行的代价。

    这份契约对他来说百利而无一害,但……

    但这种不甘是怎么回事?这种被当做累赘和废物的感觉?

    “你不得好死!李珂!不得好死!你休想一个人享受战斗的荣耀!”

    亚托克斯愤怒的吼叫了出来,但被李珂完全控制住的他,却并不能够做到其他的事情。

    李珂也没有理会他,他把龙角剑留在亚托克斯体内的确是为了现在的这一刻,但他也并没有把一切都交给对方。

    握紧了两把剑,李珂迷上了自己的眼睛,他这一生已经度过了很多精彩的事情了,穿越,战斗,永生的喜悦,还有那些可爱的女孩子们,自己理想的雏形。

    但是到了最后,他却发现自己还有一件事情没能够做到。

    “我还是没把所有的漂亮女英雄拉入我的后宫啊,但现在说这个也没意义了。”

    玩笑版的想到了自己很久以前的野望,李珂的面容彻底的严肃了起来。

    世界的重塑是必然的,这是全世界的选择,是构成人类和一切的物质在生命的欲望和思念下做出的选择。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