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2 / 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盛总确实理解,易漫如东西才收到一半,就听到逐渐靠近的脚步声,心想成熟的盛总应该是自己调整好情绪了,带着期待的抬头看去,就看到盛总拎着他自己的行李施施然进来,“我可以借住吗?”

    易漫如有点意外,但还是勾着嘴角愉快点头,盛总都做到这种地步了,她没办法拒绝也不想拒绝。

    答应后,她还很体贴的询问:“要我帮你收拾行李吗?”

    “好的,谢谢。”盛启霖当即道,“那我下去做饭。”

    易漫如虽然怕自己的胃消化不了盛总的黑暗料理,但内心深处还是有点期待的,遂逐渐加快手上动作,不到二十分钟就把两人的行李都整理好了,洗了个手施施然下楼,餐厅里盛总也已经把午餐摆上桌了。

    因为时间已经有点晚了,他们到家就十二点多,盛启霖的午饭很简单,只弄了个虾仁牛肉炒饭配火腿菌菇汤,但意外的是卖相不错,闻着也很香。

    这就很让人惊喜了,易漫如迫不及待坐下来开吃,炒饭味道不咸不淡刚刚好,易漫如刚咽下食物立刻朝盛总竖起了大拇指,赞美连连,“天赋异禀啊,不怎么做饭都能把炒饭做得这么美味,太厉害了!”

    盛总一点也不谦虚的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做饭?”

    易漫如想了想,原主记忆里就有盛总不会做饭的证据,刚结婚的时候盛母也说了,以前他们工作忙家里请了阿姨照顾他,听得原主十分自觉主动承担了做饭的工作。结婚十年,原主确实没见过他做饭的样子。

    所以她肯定的点头:“你就是不会做饭啊。”

    盛启霖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慢悠悠问:“那我不能学吗?”

    他想学做饭她当然没意见,天天做给她吃就更好了,易漫如只是有些好奇,“你都这么忙了,什么时候学的做饭?”

    她以为盛总会说一个人在京市创业没请阿姨的时候,没想到他的答案却是“早上”,易漫如一时满头雾水,心想难道是她去年天天睡懒觉的时候,盛总早起上班之前还闲得没事找刘婶她们学会了做饭技巧?

    那也太能干了吧,时间管理大师啊。

    在她边琢磨也没忘边往嘴里送饭时,看她吃得满足的盛总也动作优雅开始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一边淡定的提议,“下午去菜市场和超市看看吧,冰箱里没什么东西了,买点你想吃的菜和水果。”

    易漫如的注意力立刻转移了,跃跃欲试的问:“我想吃什么菜你都能做吗?”

    53.[最新]第五十三章

    完结。

    既然盛总一手承包了做饭,易漫如也不能毫无表示,她吃完饭就主动表示要洗碗。只是刚站起来准备收拾,就被盛总轻轻按回椅子里了,“我来就好,没必要让你身上也沾上油烟味。”

    易漫如也确实不爱洗碗,她想世上应该没人会真心实意喜欢洗碗的,盛总宁愿一切亲力亲为,也不想让她沾染油烟,真的很温柔体贴了。易漫如大大感动了一把,拉着他的手仰头道:“那我什么都不用做吗?”

    “嗯。”盛启霖也低头凝视她,看着她柔软的目光,忍不住用另一只手轻轻抚了抚她的额头,稀松平常的语气里透着无尽包容,“你只要做你喜欢的事就好。”

    易漫如心里一动,“任何事?”

    盛启霖点头。

    他不像别的男人那样海誓山盟、指天誓日,一点仪式感都没有,但是这云淡风轻、如同吃饭喝水一样随意的承诺,却仿佛一道光直直照进了她的心底。

    原来他什么都看在眼里,知道她不想因为他们关系而改变目前的事业和状态,更是对亲戚间永恒的催生话题感到烦不胜烦。

    这句“她可以做任何喜欢”,就是他对她这些顾虑做出的回应,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能说到做到在阿姨们不在的时候照顾她的吃喝拉撒,又有什么会是办不到的?

    能感受到这份决心的易漫如是真的动容了,望着盛总的眸子里已经盈满了波光,声音也是前所未有的柔软,堪称缠绵缱绻,“你低一下头,我有话要说。”

    盛启霖还以为她要说一些感谢或者甜言蜜语,配合的弯腰下去洗耳恭听,却不想易漫如也更喜欢用实际行动表达,当即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热情主动的给了一个响亮亲吻,完了才学着志玲姐姐甜美的声音鼓励道:“那你要加油加油加油哦!”

    盛启霖:……

    盛启霖不介意她简单粗暴的表达方式,但是他不满意她的时间,一秒都没有,太快了,所以回过神后,他毫不犹豫搂住她的腰,把头压下去,勾着她的唇舌深深纠缠起来。

    易漫如猝不及防,上半身已经落进了他的怀里,然而人还悬空在了椅子上方,盛总要是一个不小心手滑把她摔下去,搞不好尾椎就废了。

    为了避免这种人间惨剧的上演,易漫如努力攀上盛总的背,像树袋熊一样牢牢挂在他身上。

    几分钟后,盛启霖终于分开,看着她恨不得长在自己身上的架势挑了挑眉,想说什么,就见易漫如喘着气紧张的道:“能不能先把我放回椅子里再说话?”

    盛启霖:……

    盛总到底还是从善如流的把她放回了椅子里,身边抽了张纸亲自帮她擦了擦嘴角,这才挽起白衬衫的袖子去收拾桌上的碗筷。

    动作不紧不慢、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气质,易漫如忍不住双手捧脸津津有味看了起来。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迷人,她现在才发现穿着白衬衫认真干家务的男人才更迷人,她看得都有点舍不得移开视线了,哪怕盛总让她不必在这里守着,去忙自己的事,而且端着碗筷进厨房清洗后,她也只能隔着玻璃门看个背影,但易漫如还是顽强的坐在这里陪盛总把厨房收拾干净。

    慢条斯理的做完家务,盛启霖擦着手走出来,看到她还坐在餐桌旁,嘴角不自觉扬起,站在她跟前低声问,“下午有什么安排,还是想在家休息?”

    易漫如想了想,摇头说:“飞机上已经休息过了,再睡怕是作息就乱了。”

    “那出去逛逛?”

    易漫如觉得这个建议不错,“可以去看看有没有上映什么好看的电影。”

    盛启霖点头:“那稍等一下,我上去换身衣服。”

    “好啊,一起上去。”

    盛启霖以为她也要换身衣服或者打扮一下,毕竟是第一次正儿八经的约会,结果易漫如溜溜达达跟着他进了主卧。

    正在疑惑之际,易漫如已经很不见外的去开衣柜,兴致勃勃道:“我帮你挑挑衣服啊,天天西装领带也太无聊了……”

    话还没说完,她突然一把将衣柜合上,“打扰了。”

    “怎么了?”

    易漫如一脸悲愤的看他:“宁的衣柜还有除了西装衬衫以外的衣服吗?”

    西装都只有黑灰两色,根本不需要搭配好吗!

    虽然不知道她的悲愤从何而来,但应该是对于她自己没有发挥余地忿忿不平,盛启霖语气温柔的安抚道,“抱歉,我平时除了工作就是工作,不需要正装以外的衣服,现在你来了,以后逛街也帮我看看衣服好不好?”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