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1 / 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时间管理大师盛总。

    易漫如承认盛总的安排很周到,但是她已经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米虫生活,想想刘婶她们都不在,只觉得天都要塌了,“可是林叔林婶只负责花园和清洁,又不负责做饭。”

    “我来做饭,不会饿着你的。”

    易漫如还想说他一个连酱油瓶倒了都不一定会扶的大老板给她做饭,她不一定有那么强大的肠胃去消化啊。

    不过这回她还没机会吐槽,盛总已经回头看了过来,轻轻叹了口气,“就这么不想单独跟我生活?”

    易漫如就算再迟钝,这会儿也本能的产生了求生欲,连忙摇头否认,“没有没有,我当然很想跟你一起过二人世界了,刚刚都是开玩笑的。”

    瞥见盛总怀疑的目光,易漫如及时改口,半真半假的说道,“好吧,我确实有点不习惯,毕竟房子这么大,就我们两个人住会害怕的,打扫卫生也很麻烦。”

    这个理由就很符合她的风格了,盛总点头,若有所思的道:“你担心的也很有道理,不如这段时间我们先去翠微公寓歇脚,你那边的房子还没退对吧?”

    易漫如:……

    之前租的那间公寓还真就听盛总建议一直在交费,反正房租不贵,离店里又近,她想着什么时候跟老板相处不愉快,还可以随时搬出来。

    万万没想到她给自己留的退路,竟不小心被盛总盯上了,易漫如再也不敢委婉了,老老实实道,“这不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习惯了住别墅,再让我搬回那么小的公寓多不习惯啊,你肯定也不会是适应的。”

    反正她跟这间别墅锁了,除非哪天盛总破产法院过来查封房产,否则谁也别想让她从别墅搬出去!

    盛启霖体贴点头,“你不想去的话就算了吧。”

    虽然他像是打消了念头的样子,但心有余悸的易漫如为了避免盛总哪天又突发奇想,要跟她去租的小公寓过二人世界,当下做了决定,“其实我已经跟房东说好了,过完元宵就把房退了。”

    盛总微微一笑,“好吧。”

    看他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神情,易漫如突然有种她被套路了的错觉,正想出声试探一下,盛总毫无预兆的又问:“那你还想去哪里住?”

    易漫如顿时顾不上想别的了,斩钉截铁道:“除了家里我哪都不去!”

    “你现在不怕两个人住房子太大了?”

    “我想了想,这个问题还是可以克服一下的。”易漫如忍不住皮了一下,成功看见盛总刚才还颇有些满意的表情立刻变成了死鱼眼,她很开心的笑了出来,然后快步上前抱住他的手臂笑眯眯道,“我开玩笑呢亲爱的,有你在旁边,我什么都不怕。”

    盛总虽然表情缓和了,显然无法适应这么洋气的称呼,低头看她:“你叫我什么?”

    易漫如眨了眨眼睛,故意说:“老板?”

    他微微蹙眉,易漫如不等他发作,赶紧改口,“老公,你可是我亲老公!”

    盛总虽然没说话,看起来却还是很享受这种亲昵的,配合的让她抱着右手,只用左手拎着她的行李箱往楼上走,自己的行李则放在楼下,大概是准备晚点下来提。

    易漫如还是有点眼力见的,自然不会这个时候松手,她一副小鸟依人的姿态挽着盛总回了二楼。

    走到主卧门口的时候,盛启霖脚步一顿,低头看向她,虽然一个字未说,想要同房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易漫如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现一般,笑眯眯伸手要去拖自己的箱子,“已经没有台阶了,那我自己拖着就行,你也快下去提你的行李吧。”

    盛启霖:……

    他按着行李箱拉杆的手微微用力,薄唇也有些挫败的抿了起来,轻声问:“以后就在主卧住,好不好?”

    易漫如这倒没有皮,她正儿八经摇头,“不好,我觉得还是要有各自的私人空间,你当初让人设计主次卧的出发点应该也是这个吧?”

    盛总彻底无言以对,毕竟心思都让她猜得一清二楚,强势如他也不能强行把人绑在自己床上,只能沉默的帮她把行李送到次卧,又默默去楼下拿自己的行李了。

    看起来是从善如流样子,但他的脚步声是前所未有的沉重。

    可惜易漫如一点都不慌。

    先婚后爱的好处就在这里了,她对着盛总不说了如指掌,也早已把他的脾性摸得七七八八,很清楚他根本就不会真为这种小事生气。

    再说盛总的习惯是越在意的事情越不不能让人发现,那么喜欢她都守口如瓶了十几年,跟原主结婚那些年都没表现出来,易漫如对于他隐藏心事的能力简直叹为观止。

    他现在表现得这么明显,说白了还是小学鸡行为,放大情绪来表示他的不满。

    易漫如很无所谓的去收拾行李了,这也是盛总自己造的孽,阿姨们都不在,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她也不想这么勤快,一到家就马不停蹄收拾东西,但是今天不收拾怕是就没多少时间了。

    明天还约了钟意航去看新店顺便吃个午饭感谢人家,晚上则要请柳政明一家吃饭,柳政明电话里说他媳妇没事也陪着一起去店里监工,她总要表示一下。

    请完这几顿饭,易漫如就要开始为新店开业做准备了,该定的家具设备都要入场,手续证件也要跑起来,她如今有了柳政明这层关系,不怕营业执照被人卡,但是该本人亲自跑的流程还是要走完的。

    再然后,应该又是蹲守人才市场招聘吧。

    总店有秦经理坐镇,一切事务都不用易漫如操心,新员工培训他也能全权承担,但他只有一个人,坐镇了总店,其他要出去跑的事情就得她负责。

    说到底还是人才太少,等秦经理培养出几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店长,他来接手自己手里这摊子事,她就彻底轻松了。

    未来还是光明的,只是想想人才,易漫如这几天又有个小想法。

    她过年期间常接到员工们打来的电话,他们拜完年也会说说家里的事和以后的安排,除了一个女生在老家相亲成功决定和男朋友一起去南方厂里打工外,其他人都毫不犹豫表示还要跟她干下去。

    过了个年员工流失率竟然这么低,在流动大的服务行业几乎是奇迹,易漫如觉得很感动,她想作为老板也该为大家做点什么,和秦经理聊了聊,他建议加工资不如给员工解决住宿问题。

    他们的工资已经高出同行平均水平,大概看在他们咖啡厅环境高档、价格高昂,而且员工质量也非常出挑,同行才勉强接受了他们家打破平衡的行为,可是过完年又要加那么多工资,就有点太扎眼了,做生意要是得罪了同行会很麻烦的,如果同行还是地头蛇的话。

    把加薪福利改成提供宿舍,这么做既低调又实惠,毕竟谁都知道北漂最大的花销就是房租。

    易漫如一听也觉得不错,她已经给大家提供了中晚餐,再把住宿也包了,他们基本上就没多少花销,每个月工资几百块都可以攒着,季度年度还有大额奖金发,这么算下来,跟她干几年都可以买车买房了。

    要是能让死心塌地跟着自己的帅哥美女都过上奋斗买房的生活,易漫如觉得自己这个老板就当得太有排面了,所以这几天她还要抽空看看房,争取在小伙伴们陆续抵京之前帮他们把宿舍搞定。

    总之,她的咖啡厅开工要比盛总公司晚很多天,但忙碌程度可以说是不相上下的。

    现在争分夺秒收拾行李,相信盛总也能理解的。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