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立誓(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靳月娇容充满着难以置信的神色,好似第一次认识关宁。

    这番分析,这般见识,绝非常人所有。

    她是武人,不懂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但此刻也不明觉厉。

    “所以你的意思是,王爷出事另有原因?”

    “不可说,不可说。”

    关宁摇了摇头,他只是猜测,还无确实证据。

    前世的他也算是知识分子,熟读历史,他不曾接触过这些,但历史的经验告诉他。

    权臣藩贵从来就没有善终者,有也是极少数。

    中央集权与地方割据永远是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

    他赶上了,他要努力适应,并且要应对。

    “所以你……”

    靳月还想问什么,但被关宁打断。

    “本世子要去沐浴了,作为贴身侍卫的你,是不是应该尽些责任?”

    “什么责任?”

    这话题转变太快,靳月有些跟不上。

    “为本世子搓个背,按个摩什么的。”

    实话讲,自从穿越而来,他还没好好享受过,要抓紧时间啊。

    靳月容貌绝美,因修武道的缘故,身材也是极好,不吃窝边草的兔子可不是好兔子。

    “你……”

    靳月面色微红,羞怒不已。

    怎么最近世子老是打她的主意?

    以前他可是不敢的,因为自己是上品武人。

    虽说王爷将她安排到世子身边,王妃就做过这方面的暗示,可她还是……

    靳月正胡思乱想。

    “世子,刚刚传来消息,圣上下了御旨。”

    这时吴管家急匆匆的过来。

    “什么御旨?”

    “关于您跟那位永宁公主的……”

    镇北王府世子来京,在东城门搞出一番事情,城民百姓谈的沸沸扬扬。

    关键时刻御林军出现将关世子带回宫中。

    人们认为这是圣上对他的保护,然而这种念头很快消散。

    不久,圣上下达御旨,因镇北王出事,北方混乱,关世子与永宁公主的婚事无限期延迟,直至镇北王有音,北方安定……

    初看,也实属正常。

    你爹都出事了,是死是活都不清楚,现在举行大婚,也不太合适。

    这个理由完美而又正当,谁也挑不出毛病。

    可有心人就能理解,这背后还有一层含义。

    无限期延迟,这跟退婚有什么区别,基本上是挑明了。

    这说明了什么?

    不言而喻。

    如大家所想的那样,失去了关重山的镇北王府落魄已成定局,退婚的谣言成真。

    而且关世子来京,还不到一天,便下达了御令。

    可真是惨啊!

    如果说此事引起诸多遐想连篇,那么另外一件事情让很多人都沉默了。

    兵部右侍郎邓丘之子邓明远当众非议冒犯镇北王关重山,流放吠州服劳役三年,不得回京。

    这个处罚可是相当重了。

    吠州是大康王朝最西北之地,环境恶劣穷苦不堪,朝廷重罪之人,大多流放于此。

    而作为官宦之子,也定此罪行,说明圣上震怒。

    但更重要的是第二条。

    念兵部右侍郎邓丘在任期间鞠躬尽瘁,兢兢业业……提升任为兵部左侍郎。

    大康王朝以左为尊。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