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2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是一个很长的梦,一个一无所有的赌徒孤注一掷,用那些缥缈的希冀来做最后一搏。

    当我再次醒来,入目的是惨白的天花板,我知道我赌赢了。

    我手上还输着液,可是温泽却半点不顾忌,我才刚睁开了眼,就被他揪着衣服坐了起来。

    他的脸离我极近,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我睡过去之前他因为熬夜而微微泛红的眼眶,如今已经是血丝满布,那双眼睛再没有之前那种清酒一样的雪亮,而是像一只濒临暴怒的野兽。

    我的衣服几乎要被他扯坏,他的声音似乎是想要把我活剥了一样:「田煜……」

    可是他却只是叫了我的名字,胸口急速起伏,似乎在整理自己的言辞。

    不等他整理好,我就伸手握住他揪着我衣服的手,虽然头还有点眩晕,但是我扬起了一个最盛的笑脸:「恭喜你,又创造了一个奇迹,这次你可是从阎王爷手里抢了人。」

    温泽的眼睛越来越红,我感觉下一刻他可能就会掐死我,可是最终他只是狠狠地松手,一言不发。

    我转头环顾了四周,这是一个病房,看着装修应该还是个高级病房,床前的台历显示的是这是三天后,也就是我昏迷了三天——从我吃了安眠药之后。

    「你竟然想死,你就没想过你家人吗?你在疗养院的妈,还有你那个在部队里的弟弟,如果我想,他们……」

    温泽似乎从我醒来这个事实缓过神来,除了气息还有些不稳,语调有些恼怒,其他看着和平常无异,只是我不等他说完就开口打断:「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你觉得这些事还能威胁到她吗?」

    对上温泽飞速眨动的双眼,我慢条斯理地说:「你不是说过我和你一样,都是对家庭关系感情淡薄吗?那我怎么可能因为这些受你威胁呢?」

    「你要是再敢死……你要是再敢……」眼前的温泽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握得青筋暴起,向来聪明的他也会变得口拙。

    我笑出了声,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我仰面靠在枕头上,抬头看着高大的温泽,打断了他如同卡碟一样的话语:「温泽,你完蛋了……」

    温泽眼睛一眯,看着我似乎有些不解。他站立着,在病床上投下一片阴影,右裤脚那一片污渍也没能给他的形象添上几分邋遢,有些人的先天条件,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的那种。

    我看着他,像是在看一只蝼蚁。

    一直以来温泽都是强大严谨的,不留给我一丝活路,之前的我处处受限,是因为我有太多需要顾忌的东西,而现在的我就是一个穷途末路的困兽,终于有了反击的机会。

    因为我又发现了他的一个秘密,这场事故本来就是我的试探,毕竟吃安眠药可是我最不想死的一种死法。

    而现在我赢了,这个秘密就是——

    再强大和危险的人,有了喜欢的东西,就等于有了弱点。

    「现在我们之间……正式开始。」

    (完)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