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全文完(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之后,傅景行和萧思昭便冰释前嫌了,紧接着,傅景行便下了,从朝臣中选适龄的公子,入宫伴读的圣旨。

    能为天子伴读,那简直是祖坟冒青烟,才能撞上的好事啊!能跟天子一同读书习字的,日后必是天子近臣,前途不可限量啊!

    这道圣旨一下,朝臣们纷纷开始摩拳擦掌,私下各种想办法,想让自己的孩子,能在选拔之日得萧思昭青睐。

    傅思归知道这事后,当即就不干了。

    他和萧思昭从小一起长大,兄弟俩亲密无间的,想到以后,他只是哥哥众多玩伴中的第一个,他瞬间就不开心了。

    傅思归迈着小短腿来找姜瑟瑟哭诉,姜瑟瑟又气又笑,用帕子替他擦着眼泪,轻声哄道:“那些玩伴是哥哥的,也是思归的呀,你们一起读书识字多热闹啊!”

    “是么?”傅思归打着哭嗝,看着姜瑟瑟,“可万一要是有了他们,哥哥不疼我了,怎么办?”

    原来是害怕这个啊!

    姜瑟瑟哑然失笑,“不会的,哥哥可能会跟他们成为朋友,成为君臣,但思归永远比他们永远多一个身份。”

    “我跟哥哥是亲人?”傅思归歪着头,看向姜瑟瑟。

    “我们的思归真聪明,”姜瑟瑟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问,“哥哥不能跟我们一起住了,娘亲也不能常进宫,所以思归能不能帮娘亲,好好照顾哥哥?”

    “可以的。”傅思归毫不犹豫点头,小脸上全是坚定,“而且我会好好习武,以后可以保护哥哥。”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瞬就到了选拔伴读这一日。

    作为天子的伴读,自然得文武双全,所以选拔时,不但要看他们的识字情况,还要看他们适不适合习武。

    不巧的是,选伴读当天,是萧姝瑶的生祭,裴勉这个太傅直接告了假,只有教他们习武的傅景行和三位宰相在。

    傅景行负手而立,看着一溜儿高矮不齐的孩子,淡声道:“他们同陛下差不多大,有的已开蒙,有的尚未,陛下随意发问,喜欢谁便留谁。”

    萧思昭从小跟着傅景行上朝,此时完全不怯场,小大人似的坐在椅子上,点点头,然后扭头示意身边的内侍可以开始了。

    内侍拿着册子,扯着嗓子道:“宣吏部左侍郎家二公子周岚觐见。”

    一个看起来五六岁的小孩子,扯着衣角,怯怯上前行礼,“周周周岚……见……见过陛下。”

    傅景行带萧思昭上朝,也不是让他纯粹去当摆设,若是有朝臣政见不合,当场吵起来了,萧思昭这个陛下就得出声‘安抚’。

    是以,萧思昭应付这些同龄人,完全是绰绰有余。

    一连见了十来个后,萧思昭就有些累了,抬手揉了揉眼睛,身子刚松懈了一下,便感觉到一道视线落在他身上,他瞬间坐直身子,摆出帝王的仪态来。

    傅景行收回目光,便听内侍扯着嗓子道:“宣,大将军之子傅与偕觐见。”

    一听到是傅思归,萧思昭眼睛瞬间亮了,克制不住身子想向前倾,但想起傅景行曾说过的,“帝王不可喜形于色”,又硬生生克制住了。

    “臣傅与偕参见陛下。”傅思归走到廊下,双腿一弯,跪在软垫上,恭恭敬敬朝萧思昭行了个大礼。

    这算起来,是他第一次给萧思昭行跪礼。

    萧思昭忙道:“平身。”

    他已经有五六天没见到傅思归了,现在见到了很是激动,噼里啪啦问了一堆。

    傅景行微皱眉,旁边的内侍便道:“陛下,傅公子可要留?”

    “留留留。”

    之后,萧思昭又见了几个,零零散散留下来的,有十六七个孩子。

    萧思昭道:“朕这边已经选完了,接下来就交给傅将军了。”

    这些孩子都是萧思昭亲自选出来的,傅景行剔除了两个身子弱的,其余的全留下了。

    但他们现在留下了,并不意味着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以后每三个月,他们都将面临两场考试,一场文试,一场武试,若是考试不过关,便会被刷下去。

    读书习字还好,大家都是一样的,但到了习武这儿,每个人的体质不同,抗压性和耐力都不同,同一个基本功,有的人能完成,有的就是完成不了。

    傅景行这边倒还没有什么,有些大臣就不乐意了。

    早朝的时候,有人直接上折子说,傅景行的训练力度太大,孩子们承受不了,以及让傅景行教一群孩子太屈才了等等,言下之意,就是换个人教。

    傅景行挑了挑眉毛,还没来得及说话,坐在龙椅上的萧思昭,先一步道:“傅将军的训练力度太大,孩子们承受不了?周爱卿,据朕所知,好像是贵府公子做不到吧?”

    上奏的吏部左侍郎脸色一讪,“不止犬子,还有刘御史,张大人、李太尉几位公子,也是如此啊!”

    被周侍郎点名的三位大人,纷纷出列。

    “周侍郎此言差矣,臣不敢苟同,”被周侍郎点名的张大人迅速反驳道,“俗话说,玉不琢不成器,犬子深知此理,回府后非但没说过训练力度太大这等话,反倒还在勤加练习。”

    “是的,犬子回府后,也在勤加练习。”

    “是的!自从跟着傅将军训练后,犬子的气色都好了不少。”

    周侍郎一张脸瞬间涨成了猪肝色,当时他们一起喝酒时,这些大人可不是这么说的!他就算是个傻子,现在也明白了,自己是被人利用了!

    萧思昭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这么说来,只有爱卿的公子做不到呢?”

    周侍郎两股战战,听到这话,他已经预知了自己儿子的命运了,却不想,傅景行突然开口道:“现在做不到,不代表以后做不到。”

    萧思昭和傅景行同朝已久,听他这话的意思,是有意放周侍郎一马,便点头道:“既然傅将军这么说,那就等两个月的武试再看吧!”

    “臣叩谢陛下圣恩。”周侍郎忙不迭跪地,冲萧思昭行了个大礼。

    傅景行并没有把朝堂上的乌烟瘴气,带到这些孩子身上,但晚上府里吃晚饭时,傅思归却说了,练武场上有恃强凌弱,欺辱同窗的事情。

    傅思归说完之后,一脸气愤填膺道:“爹爹,你不管管他们吗?”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