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是夜。

    静谧给世间万物织上了一张沉睡的网,刚经历了忙碌一天的人们放任自己将疲惫的身躯交由软床,再任由柔软的枕头把自己带入梦乡。

    然而在这正适合酣睡的夜晚,总会有那么些人因为某些事睡不着。

    花田结衣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她在确定身边的几个呼吸已经变得悠然绵长后,就小心翼翼地坐了起来。赤着脚踩在地上,花田结衣被有些凉意的地板激得缩了缩脚趾,才弯腰拎起拖鞋。

    离开房间之前,她又检查了一遍窗户,确定窗户是锁死的才悄悄离开房间。

    关上房门,花田结衣穿好鞋,往屋外走去。

    她得确定一下碧洋琪布置的防御系统有多大,这直接决定了如果真的出事,她要将其他人保护在一个什么范围。

    只希望这个范围不要太大。

    花田结衣推开民宿门走了出去。

    夏日夜晚的闷热感在轻井泽这个地方完全体现不出来,微风扑到花田结衣脸上,凉爽得她眯了眯眼又紧了紧小外套。站在门口左右看了看,她刚准备就着屋子边缘找找有没有入江正一发给她的圆形小装置,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结衣。”

    花田结衣僵在原地。

    那人靠了过来。

    花田结衣一动不动,直到对方用手压住她肩膀,将她转了个身面对他,才深吸口气,抬眼,“莲二,”她顿了顿,“可以帮我个忙吗?”

    柳莲二垂着眼,扫过她蜷起的脚指头。

    “嗯。”他低应道。

    “帮我找一个圆形的小装置,大概长这样。”花田结衣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解锁,翻了下将一张照片摆到柳莲二面前,“直径只有几厘米。我从左边找,你从右边,可以吗?”

    柳莲二看了一眼照片,又看她,“好。”

    他揉揉她的发顶,体贴地走开了。

    花田结衣视线是直的。

    直到他完全从她余光中消失,花田结衣才猛地回神,下一秒,她想都不想转身朝柳莲二离开的方向冲过去,从背后狠狠抱住对方劲瘦的腰肢。

    “我,我跟你一起找!”

    “好。”

    他们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翻到了那个小玩意儿。

    就跟花田结衣想的一样,碧洋琪将整间民宿作为一个中心点,以房子周边为边界,从门口的石柱像脚边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开始,绕着房子构成一张防御网。

    入江正一说,这个防御系统其实是被压得紧缩的死气之炎,制作原理参照匣兵器,只不过相较于匣兵器的仿生学,这个装置就是将储存在内部的死气之炎往外发射,同属性的死气之炎会自动扩散融合形成一张网。

    网里的人出不去,网外的人进不来。

    想要解除防御也很简单,只要往其中一个点注入比其更强劲的死气之炎,打破网的连接就可立刻破解;如果这个无法破解,也还有另外一个办法,就是顺其自然。

    死气之炎说穿了就是生命力。生命力只有在人体里才会不断循环更新,所以这个防御系统看似强劲,其实是个快消品。

    而且也没多少人肯将自己生命力剥离出来。

    所以即使入江正一等人研究出来了,投入使用的范围不大是一点,知道的人也不多。而花田结衣今晚刚好知道一点,那就是入江正一、斯帕纳和强尼二正在研究一种仿·死气之炎的东西。

    按入江正一的话来说,就是:“四世纪前的科学家都能构想出匣兵器这种超自然超科技的仿生学兵器,我们身为二十一世纪的人类,怎么可以比先人更落后。”

    于是撸起袖子磨刀霍霍向仿·死气之炎前进。

    只是一想到入江正一竟然也不知道沢田纲吉他们被召到意大利去这件事,花田结衣怎么也没办法静下心来。

    她被柳莲二牵回民宿。

    因为心里有事,花田结衣垂着头一言不发,手指不自觉玩着柳莲二的五指,很快就被柳莲二反握住带进怀里,“是家族那边出了什么事吗?”柳莲二低声问。

    花田结衣想了想,蹭了两下柳莲二的肩膀,把下巴往他肩上一搭,道:“纲吉哥他们接到急召去了意大利,那边的世界现在不大太平,他们担心我们在这里会遭遇到不好的事。”

    她的喉咙发紧,声音也越来越轻。

    柳莲二揽着花田结衣腰的手紧了紧。

    花田结衣眉眼轻颤,“可是现在让你们走就太显眼了,而且车子是最好动手脚的地方。”柳莲二的双手捏住她的肩膀将她轻轻往外推了推,花田结衣便顺势往后退,盯着柳莲二,眼眶泛红,“我没想到……对不起。”

    花田结衣看着他,,“对方只想要我的概率很大,所以如果真的……”

    “结衣。”

    柳莲二打断了她,用非常轻柔的语气。

    花田结衣看着他。

    “别慌,好吗?”柳莲二很沉稳,按在花田结衣肩膀上的手也很稳,看着她的目光也很有力,“你没做错什么,错的是那些想要通过你对付家族的人,所以不要说什么自己去牺牲的话,我会生气,云雀桑和沢田桑听到也会生气。”

    “可是——”花田结衣下意识想反驳。

    “结衣。”柳莲二再次打断她。

    花田结衣又停下。

    “如果真要论对错,”柳莲二隐忍道,“柳莲二也有错。”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