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花田结衣和迹部景吾的相识,是在初三那会儿。

    正确来说,是初三上高一的暑假。

    那个时候,沢田纲吉被邀请参加日本一个集团成立二十年的庆祝宴会。当时,沢田纲吉已经初步在里世界崭露头角,初次被邀请参加这种派对,用里包恩的话来说就是——

    不能没有女伴。

    可既要衬得上沢田纲吉,又要有自保能力的女伴,当时的情况,除了花田结衣则无一人符合。碧洋琪年龄太大,气场也太强,会盖过沢田纲吉;唯一穿女装不至于瞬间被认出的巴吉尔又远在意大利。

    于是花田结衣上了。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运气太差,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大场面弄得太兴奋,进入宴会没多久就想尿遁。沢田纲吉听到后简直哭笑不得,只能小声叮嘱注意安全便放她去洗手间。

    结果没想到,刚从洗手间出来,花田结衣撞上一伙人。

    一群穿着光鲜亮丽的公子哥,抬着一个人朝她这走来。

    仅仅一眼,花田结衣就挡在他们面前。

    “你谁?!”

    花田结衣扫了眼被他们抬着的少年,视线在对方有些眼熟的灰紫色头发上停留了会儿,才在对方明显紧张的表情中道:“我可一点都不记得迹部景吾的朋友圈里,有你们。”

    虽然穿着礼服不是很方便,但恕花田结衣说一句。

    这样的对手……

    她一个能打一百个!

    之后花田结衣才知道,原来这些人里的其中一个,是这次宴会主人家的私生子。这位私生子虽然上不了台面,但却能帮自己父亲处理很多其他事情,比如这次宴会,他就接下了‘迷晕迹部财阀公子,将他带去你房间’的任务。

    用脚指头想都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事。

    结果临门一脚,被花田结衣撞见。

    在花田结衣撩起礼服不顾形象暴打这些人一顿抛至卫生间,整理好衣物重新找到在他们打起来时丢到地上的迹部景吾时,后者已经清醒。

    少年靠坐在墙边,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花田结衣行走的脚步一顿,正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直接走过去的时候,少年突然开口:“我叫迹部景吾。”他的声音让花田结衣脚步一顿,“你呢。”

    灰紫发少年抬头,看向侧头垂眸的少女。

    “花田结衣,初次见面。”她冲他微微点头,沉默了会儿,“你一个人能行吗?他们用的剂量应该不是很大,不然你不会现在就清醒。”

    迹部景吾沉默了会儿,突然低笑。

    “可以麻烦你帮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吗。”笑完后,他才低声开口,“密码用我的指纹,然后打电话给一个叫,赤司征十郎的家伙。”

    花田结衣听出来了。

    他很虚弱,而且有睡过去的意图。

    ——所以根本不是她说的剂量不大,而是这位少年凭着自己的意志力,强制自己从昏迷状态中醒来。他现在还能跟她说这些话,全凭着其惊人的意念。

    花田结衣蹲了下去。

    伸手捏住他手机抽出来,她又抓过他的手用拇指解锁,才问道:“说什么?”

    “让他来接我,不要声张。”

    花田结衣顿了下,什么都没说便开始打电话。

    迹部景吾掀起眼皮看她,听着她三言两语说完,挂断电话将它直接塞回他手里。当她这么做完,迹部景吾才重新道:“你是那个和沢田纲吉一起进来的。”

    花田结衣一顿:“是。”

    迹部景吾没再说话。

    那次,就是花田和迹部的第一次见面。

    不过她当时压根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快再次碰面。

    还是在云雀宅里。

    当时迹部景吾和赤司征十郎都在。花田结衣出现的时候,现场所有人,包括表哥和纲吉哥、以及打电话让她过来的里包恩都齐齐抬头,看向她。

    花田结衣:“……嗨?”

    这两位过来商议的事情很简单,就是那个之前对迹部景吾下手、企图以此来要挟迹部财阀的集团,邀请了迹部一家出海旅行,理由用的是要为之前的所作所为道歉。

    听着就很有阴谋。

    花田结衣听完,第一反应是:“那赤司桑为什么会在这里?”

    赤司征十郎:“……因为实力雄厚的财阀下的公子们都被邀请了。”

    花田结衣识趣地没有问下去。

    她只沉默了几秒,第二反应来了:“那武力解决不好么?”

    迹部景吾:“……我家和赤司家和这个集团还有一些项目上的来往,而且集团主人不承认我这件事就是他们授意那个人这么做,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花田结衣不明白。

    里包恩一针见血:“只是撤资无法彻底搞死这个集团。”

    于是花田结衣出了人生第一次任务——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