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句话形容柳莲二对花田结衣。

    ——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口里怕化了。

    就像对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

    就连花田结衣本人都有这种感觉,何况本来就身为局外人的绿川绫?别说绿川绫,看幸村妹妹和柳生妹妹的反应就知道,她们就差把‘你不是柳前辈!’几个大字写上脑门。

    不过花田结衣又觉得她们太夸张。

    比起她们认为柳莲二对她呵护过头而心生疑惑震惊,花田结衣却没多大感觉。她真正不明白的,是柳莲二这么做的原因。

    事出一定有因。

    这是花田结衣这些年来悟到的道理。

    能毫无保留对你好的只有父母和亲人,后者虽然因为某件事变得有待商榷,但云雀恭弥的好,花田结衣不是不知道,更不是不清楚他这么做的理由,出自他们之间微薄的血缘关系。

    说实话如果不是云雀恭弥……

    她都不知道自己有个小姨。

    至于为什么妈妈从不曾提到这位小姨,花田结衣不是没好奇过,但她最终还是放下了这个疑问。有些事没必要去深究太深,再说妈妈也已经不在,斯人已逝,无需深究。

    那么在这前提下,柳莲二对她的好就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花田结衣本人是没感觉的。

    她一转到立海大,旁边坐着的就是幸村精市和柳莲二,甚至那个时候还并不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之后第二天上学就直接遇到柳莲二,得知对方的家和她的在一个方向,甚至距离还挺近。

    柳莲二对花田结衣一直很友好,连带着幸村精市。

    或者说,友好到热心的程度。

    之前不觉得有什么,但最近越是对感情慎重,就越是不明白个中理由。越是不明白个中理由,就越是好奇柳莲二对她这么好的原因——

    花田结衣觉得这是个很不好的毛病。

    可她忍不住!

    “我觉得,要不你干脆直接问他得了。”绿川绫一边从行李箱里掏出之后要穿的衣服,一边说道。房间现在里只剩下她和花田结衣,幸村妹妹和柳生妹妹出了房间,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有问过他为什么喜欢我。”花田结衣也正在叠衣服。

    “他怎么说?”绿川绫立刻问。

    花田结衣想了下:“总结起来就是没有理由?他就是说想……”少女突然顿住,脸蛋因为回想起当时的情形而泛起一阵粉红,看得绿川绫怔愣不已。

    “想干嘛?想保护你?”绿川绫随口一道。

    下一秒,她就跟得到答案似的点头:“不奇怪啊。”

    花田结衣嚷嚷:“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绿川绫十分冷静地指出,“你需要我帮你拍下你现在脸上的那坨粉红吗?啊,现在你的耳朵也红起来了呢~”

    “小绫。”花田结衣扶额。

    绿川绫决定放她一码:“很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

    花田结衣默默点头。

    绿川绫:“来,给我卖个萌~”

    花田结衣:“???”

    绿川绫赶紧摆上一脸你不卖萌我就坚决不说的表情。

    于是花田结衣张嘴,硬嚎一声:

    “喵!!!!!!”

    这下轮到绿川绫:“???”

    花田结衣:“是你要我卖的。”

    绿川绫:“我让你这么卖了吗?”

    对完话的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沉默下来,半晌后,花田结衣默默道:“能告诉我了么?”

    绿川绫斜眼,不过也没有再提让她卖萌的要求,而是非常直接道:“因为那天,就是柳莲二救下你那天,我们这些旁观者看到了他的表情。”

    那种无能为力到绝望而奋力一搏的表情。

    绿川绫不知道为什么她会从柳莲二脸上读出这样的东西,那是只有失去过,体验过什么都做不了的人才有可能展现的情绪。而据她了解,花田结衣和柳莲二那个时候才认识不到一个月。

    一个月的时候,他们就交往了。

    柳莲二会一见钟情?

    不见得。绿川绫这么想。

    而她作为这些事的旁观者,当然,这些事里也包括结衣的,自然看得出来网球部正选们或多或少也在诧异。当柳莲二和花田结衣走在一起的时候,不单只她,他们也在观察这对情侣。

    是观察,不是看戏。

    也就是说,对网球部的成员们而言,柳莲二对花田结衣的感情是让人无法理解的,超出了他们对他的认识,使得柳莲二变得不是柳莲二——至少不是他们认识的那个。

    但这些,绿川绫都没有说。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