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网球部拿到关东大赛冠军,和小泉早纪子一群人被判刑、以及花田诚被处以无期徒刑的消息传入花田结衣耳里,时间上,只间隔了一个星期。

    知道最后那个消息的时候,花田结衣很平静。

    她的情绪甚至没有发生起伏。

    “我知道了。”花田结衣语气平稳,声音也不颤抖,“那我先挂了,我明后两天有期末考试,考完后就可以放暑假。到时候我会回一趟并盛。”

    “好。”里包恩好完,也没下文。

    他也不挂电话。

    花田结衣等了会儿,非常干脆地挂断电话。

    将电话慢慢从耳边拿下,她盯着复习到一半的国文书,手一动,就把书合上。电话扔到桌上发出嘭的一声,花田结衣猛地伸直腿,椅子便“呲——”了好响一声。

    她看着桌沿发呆。

    没办法。

    花田结衣伸手盖住脸。

    她没办法欺骗自己。

    花田诚进监狱,本来就是件板上钉钉的事。她也知道对方进了监狱,之后在里面的生活一定很差——她都清楚,都明白,可心中就是有一种无法发泄出来的郁结。

    很天真,但她还是希望他能悔过。

    不是因为被抓住而悔过,而是真心为自己做下的事情。

    可她明白这不可能。

    ——花田结衣失去了复习的想法。

    恰逢此时,电话响了。

    她不用看就知道肯定是柳莲二,毕竟这个时间点,会给她打电话的只有他。一打就一定打到她说想睡、主动挂断电话为止,比任何提示该睡眠的闹钟都要准时。

    花田结衣接起电话,第一句:“莲二,我好难受哦。”

    很奇特,没能对里包恩说的话,到了柳莲二这就畅通无阻。

    “花田诚被判无期徒刑了。”她也不等柳莲二说话,拿着电话就直接扑到床上,把头埋进被子里闷着声音道,“我以为我可以放下,但我骗不了我自己。我还是很恨他。”

    恨他为自己落网而悔。

    恨他直到最后一刻的嘴脸。

    柳莲二没有说话。

    他知道她只是需要一个倾听的人,而他甚至在暗暗高兴自己成为被选择的那个人。而也正如他所想,今晚这通电话,花田结衣说了好多话。

    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低,直到不再出声。

    柳莲二试探性地轻声唤道:“结衣?”

    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

    少女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柳莲二正想着要不要叫她的时候,房间门被敲响。站起身拉开门,他首先注意到的却是姐姐身后那大片的黑暗,然后就听柳姐姐道:“别复习太晚,现在都一点半了,还不睡?”

    柳莲二这才反应过来已经很晚了。

    “好。”他应道,顺口问,“你呢,怎么没睡?”

    “起来上洗手间。”柳姐姐注意到他拿着电话,忍不住问道,“给结衣打电话呢?”

    柳莲二点头:“嗯。”

    “你们俩真的是……”柳姐姐轻轻摇着头叹气,“赶紧睡啊,都是明天有考试的人,这个时候怎么这么拎不清呢。”

    柳莲二噎了下,只能默默点头。

    “那晚安?”

    “晚安。”

    关上门,柳莲二再次将电话按到耳边,只是可惜,电话那头仍一片寂静。花田结衣没有醒来,也幸亏这个季节即使晚上不盖被子应该也不会着凉……

    柳莲二寻思,打算明天在书包里备上感冒药。

    少年突然弯起唇角。

    “晚安,结衣。”

    聊着聊着电话趴着睡着、不知道撞什么邪还一晚上死沉死沉的花田结衣,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差点没给脖子酸出眼泪来。

    除此外,眼睛都要眯上了。

    于是当柳莲二终于等到花田结衣的时候,他刚道了声早,少女的脸就直接往前一挪,挨到他肩膀上左右蹭了蹭:“好困哦莲二QAQ——”

    那委屈巴巴、可怜兮兮的撒娇语气,配上她的声音,真是……

    “一晚上都没醒?”柳莲二伸手按住她的脖子。

    本意是想替她揉揉,结果手刚碰上去,少女就突然猛地一缩脖子,往后一挪,刚才睡眼惺忪的样子顿时精神不少,只是同样迷茫。

    柳莲二沉默地与她对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