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所以现在到底怎么回事。

    花田结衣坐在立海大网球部特意留的内场位置,左边一字排开坐着她的哥哥们,从近到远,分别是翘着二郎腿双手环胸的云雀恭弥;手肘撑着大腿倾身的沢田纲吉;跟云雀一样双手环胸的山本武以及翘着二郎腿撑着下巴坐的狱寺隼人。

    绿川绫坐在她的右边,完全不吭声。

    别说她,立海大网球部其他正选也没有吭声的。

    实在是气场太强!

    严格意义上,沢田纲吉他们也不是故意想压迫这些普通少年,但他们也绝对是故意没有将周身气息收回去。这就导致以他们为中心,方圆不知道多少米都一片寂静。

    就连立海大第一场比赛的对手学校……

    大气也都不敢喘一声。

    所以柳莲二到底是怎么做到自如打招呼的!!!

    花田结衣只要想到不久前,柳莲二径直走过来,顶着沢田纲吉等人的视线和只见过一面的云雀恭弥打招呼,然后又向沢田纲吉等人自我介绍的情景,就浑身发麻。

    某种程度上,她这个男朋友不得了。

    特别是狱寺隼人听到她介绍柳莲二是自己男朋友时,那一瞬间眯起的眼睛和暴涨的气势,花田结衣直到现在心底还在戚戚然。

    她这边替柳莲二捏把汗,柳同学倒好!

    出声邀请沢田纲吉等人进场观看比赛!

    “结衣,这是谁?”沢田纲吉突然探头过来问。

    “嗯?”花田结衣瞬间反应,顺着他的提问看向场内,道,“他叫仁王雅治,是正选之一。我在学校的那件事,突破口就是他帮我找出来的。”

    花田结衣有心刷这些少年的好感度。

    沢田纲吉不是傻子,他当然听得出来,拖着长音哦了声。

    花田结衣瞬间:纲吉哥QAQ!

    沢田纲吉笑眯眯:好啦好啦,乖。

    “他的能力不错。”沢田纲吉这么说,“有一瞬间,我真以为场上是两个同样的人在比赛。”他是超直感的继承者,能让他产生这样的错觉,这位少年已然合格。

    花田结衣也没想到仁王雅治会得到如此评价。

    她当即露齿一笑。

    绿川绫在旁边想揉脸。

    这傻孩子干啥呢?不在自己家人面前刷男朋友的好感度去刷别人的?!也亏得柳沉得住气,这个距离,沢田纲吉和花田结衣的对话其他人都听到了吧?

    “那,柳会上场吗?”沢田纲吉又问。

    花田结衣有些不确定,看向前面:“我……”

    “我这次是单打二号。”坐在前面的柳莲二回过身,“根据赛制,如果前面队友都赢下比赛,需要我上场的几率并不大。”他解释道。

    “五局三胜制?”山本武也跟着开口。

    “是的。”柳莲二点头。

    “这种比赛根本看不出实力。”狱寺隼人突然也淡然开口,他眯着眼,视线悠长地盯着赛场,“对手太弱,你们太强,没有拖延的必要。”

    花田结衣下意识看柳莲二。

    虽然她听不懂狱寺隼人这么说的意图,但是她听出自家隼人哥语气中的不屑,这让她下意识替柳莲二捏一把汗。

    有心想帮柳莲二说话,可不知道说什么。

    倒是本来坐在教练席的幸村精市听到这句话——本来狱寺隼人就没放低音量,即使隔了一段距离,他还是能听到对方的声音。

    于是他施施然开口:“雅治和比吕士,五分钟内结束比赛。”

    仁王雅治和柳生比吕士对视一眼,默默摘下负重。

    花田结衣忍不住看柳莲二。

    后者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花田结衣自以为隐蔽地可怜巴巴着。

    就在这时,一直坐在她旁边的云雀恭弥站起身。花田结衣也瞬间收回和柳莲二的视线,高高抬头看向站起的云雀。

    仅一眼,她就跟着站起。

    柳莲二看着花田结衣跟着云雀恭弥离开的背影,收回视线时撞上了沢田纲吉的。比起其他人,沢田纲吉对他的态度还算友好:“趁结衣不在,我想问你们一件事。”

    不只柳莲二,丸井文太他们也扭头。

    “关于结衣在学校被拍到的照片,还有流言。”沢田纲吉始终笑着,但是这份笑意并没有抵达他的眼睛,“能跟我详细说说,现在被传成什么样了吗?”

    另一边,跟云雀恭弥离开的花田结衣,在离赛场不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

    “表哥。”花田结衣主动叫道,“对不起。”

    云雀恭弥回身,看向她:“坦白了吗。”

    明明是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花田结衣却听懂他的意思——你跟柳莲二坦白了吗?关于彭格列,关于家族,关于里世界和黑手党。

    “还没有,我准备等他比完赛。”花田结衣轻轻摇头。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