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绿川绫想是这么想,但她没有说出来。

    她明白花田结衣的顾忌,无非就是害怕再进一步刺激到筱原真由。毕竟这个女孩刚经历了一场残忍的情.事,先不说筱原的自愿问题,光是刚才接触了小会儿的米仓一郎给她们的感觉,就已经非常不好了。

    再加上筱原真由哭到肿起和身上那些痕迹……

    绿川绫看了眼花田结衣。

    “既然你不打算放过我,”筱原真由用力一抹眼泪,看上去倒是非常硬气,“还来找我干什么?让我直接被那些王八蛋做死不是更好!”

    绿川绫瞪眼。

    花田结衣一言不发。

    “如果我不想放过你,我现在就不会坐在这里。”不知过了多久,花田结衣才缓缓开口。她身体前倾,手肘抵着大腿位置,扭头看向筱原真由。

    “你真的想进监狱?”花田结衣问。

    不单筱原真由,就连旁边的绿川绫也感受到花田结衣这份认真。虽然她很开心坏人能得到惩罚,但不知道为什么,心平气和说出这种话的花田结衣再次让她升出一种陌生感。

    非常陌生,就像她从没认识过对方。

    筱原真由颤抖起来。

    “你别抖,我就是因为觉得这件事不是你做的,所以才来找你。”花田结衣说着,看了眼筱原真由手里握着的空水杯。绿川绫非常上道,凑过来伸手直接抽走水杯。

    却没想到这简单的一个动作,惊到筱原真由整个人在沙发上跳了下。

    绿川绫和花田结衣同时静默。

    随即前者掉头进厨房倒水,而花田结衣坐在原地,叹气:“如果你不是自愿,而是被人要挟去贴那些照片,你就跟我说出来。”

    筱原真由依旧一言不发。

    花田结衣直起腰。

    或许是她这个动作终于刺激到筱原真由,又或许是对方终于看出她现在的脾气没有入校时好,在她刚坐直,筱原真由突然大声道:“我不可以!”

    她啜泣地看着花田结衣:“我不可以。”

    花田结衣问:“不可以说?”

    筱原真由痛苦地皱眉,点头。

    “……对方手上有你的照片?”花田结衣沉下脸。

    筱原真由又是点头。

    绿川绫拿着水出了来,将水杯重新放到筱原真由手里时,听到花田结衣说了句:“我需要知道所有事情经过,才能决定到底要不要帮你。”

    绿川绫的动作一顿,抬眼看花田结衣。

    后者注意到她这个视线,轻轻摇头。

    筱原真由的故事很简单。

    总结起来就是一个不满足现在生活水平的少女,为了追寻更高档的物质享受,就给自己在东京找了个sugardaddy。结果太得意忘形,被拍了。

    被学校里的女生拍的。

    拍出来的,还全是她与陌生男人亲密的照片。

    所以当那群女生拿着花田结衣和她的照片一起来找她,威胁她如果不把花田结衣的照片贴到公告栏上,就在学校范围内散播“筱原真由找了个sugardaddy”的事情,并将属于她的照片贴到公告栏上。

    ——而所谓的sugar

    daddy,在国外指的是有钱的、事业有成的成熟男士,找寻年轻貌美的女性作为自己伴侣,并慷慨赠送物质财富[1]。

    实际上……

    懂的人自然懂。

    花田结衣对这种行为不做任何评价,毕竟是别人的事,总归到底只是各取所需罢了。但这件事也的确羞于启齿,看筱原真由磕磕巴巴那样儿!

    绿川绫中途皱了好几次眉。

    “你父母呢?”花田结衣问。

    “他们出差了。”筱原真由小小声,忍不住环住双臂,“我不知道表哥怎么知道我的事,但我真的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带了两个人过来……”

    她又哭了,哭得很伤心。

    绿川绫不耐烦了。

    “我们不说你表哥,我们只说结衣。”她非常不客气地开口,并无视花田结衣让她悠着点的眼神,“我现在只想知道,学校里的那些流言,你有没有插.一手进去?”

    “没有!”筱原真由赶紧摇头,“我怎么可能这么做?!”

    “为什么不可能?”绿川绫顶回去,“我们凭什么相信你的不可能?你是我们的谁?”

    筱原真由被说得脸色煞白。

    花田结衣没有搭腔。

    她看得出来绿川绫现在很暴躁,事实上别说绿川绫,她听完筱原真由说的事后,也升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荒谬感。

    “你表哥的事打算怎么处理?”花田结衣突然问。

    绿川绫响亮的啧了一声。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