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1 / 7)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整整三天,花田结衣都没到学校。

    这之中唯一有点知道的柳莲二,也只是在少女消失的前一天晚上,收到对方表示“明天我有点事去处理,已经跟学校请好假,柳不用在门口等我一起去学校~”的信息后,就再没有下文。

    她就像从人间蒸发一样,信息未读,电话不回。

    而这期间,校园里更是流言四起。

    从说花田结衣是因为心虚没来学校,到猜测她因为接客即将被学校退学。各种各样众人所能想到、又没能想到的恶意传言,仿佛长了脚般往未在学校的少女方向狂奔。

    理所当然的,平日里跟花田结衣交好的绿川绫也受到牵连。

    “诶绿川。”某个女生在绿川绫走过的时候突然出声叫住她,“你朋友真的在接客啊?”

    说完,围在女生周围的其他人放声大笑。

    绿川绫却面露诧异,望着她瞪眼:“你在接客?”

    所有人笑声一顿,绿川绫也不给那个女生回话的机会,收回视线施施然离开。她料想对方也要脸,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下喊出花田结衣的名字。但是在转弯下楼梯的时候,她突兀地停下了脚步。

    绿川绫站在三楼和二楼楼梯中间,垂眸静立。

    几秒后,她转身抬脚,往白墙上一踹!

    哒的下,绿川绫发现鞋子重新碰到地面时发出的声响没能挥去她烦躁的情绪,看着雪白墙面上出现的鞋印,她从裙子口袋里掏出手机,面无表情发了个信息。

    绿川绫:【你什么时候回来。】

    发完,她也没等回复,将手机往兜里一揣就转过身。结果刚转过身,就看到幸村精市、真田弦一郎和柳莲二站在她身后默默看着。

    绿川绫木着脸:“嗨。”

    幸村精市冲她微微点头:“绿川桑。”

    绿川绫突然想到自己身后墙面上印着个鞋印,接着想起真田弦一郎是学生会风纪委员,虽然感觉踢墙应该不算在风纪里,但还是没忍住心虚:“那个,我先走了。”

    说完就想跑。

    “绿川桑。”这时,柳莲二突然开口。

    “什么?”绿川绫停下脚步。

    “你能联系上花田吗?”柳莲二侧头看她。

    “联系不上。”绿川绫摇头,说实话她在第一天给请假的对方发信息、对方没有回之后,再找她就是刚才那条信息了。她想了想,补充道:“她不会有事的。”

    “谢谢。”柳莲二点头。

    跟少年们分开后,绿川绫走进洗手间之前,又掏出手机给花田结衣发了个信息:【现在学校流言很多,处理完事情赶紧回来。还有,你心上人很担心你。】

    看着自己连续发出几条信息而没有得到回应的页面,绿川绫低声叹气。

    希望花田结衣……

    真的没事。

    此时,并盛。

    “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们。”沢田纲吉看向连续三天都没有合眼的花田结衣,有些心疼道,“要不你先在这里休息,明天再回神奈川。”

    “是啊。”狱寺隼人靠着墙壁站,“在这歇一天再走。”

    山本武也看了过去。

    三天前,花田结衣绕开草壁哲矢,一个人跑去抓花田诚。

    花田诚,花田俊彦的爸爸。

    也就是花田结衣叔叔。

    当草壁哲矢慌慌张张跟云雀恭弥和沢田纲吉报道她离开的事,相较担忧的沢田纲吉,云雀恭弥则意味不明勾唇。

    “给她三天。”云雀恭弥直接道。

    沢田纲吉虽然担心,但还是听从了云雀的建议。

    事实上,花田结衣没有让云雀恭弥失望。在等待过程中的第二天傍晚,云雀恭弥就接到花田结衣的电话。电话里,她的声音很疲惫:“表哥,派人过来吧,我找到他了。”

    狱寺隼人和山本武跟了过去。

    他们直接驱车到一个较为偏远的乡下之地,在一间破旧到漏风的房子里找到了盘腿坐在地上的花田结衣。花田诚鼻青脸肿、一动不动地躺在她不远处,看胸口起伏,离断气似乎只有一秒的距离。

    而花田结衣在发呆。

    平日里老远看到他们就会立刻笑着打招呼的少女,直到他们走到她跟前才仿佛蓦地回神,抬眼看向他们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们来啦。”

    对于花田诚,她绝口不提。

    不过沢田纲吉有问花田结衣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花田结衣沉默了会儿,道:“如果能把他送进监狱,就把他送进去。如果不行……”

    她垂下眼:“就按照你们的规矩做吧。”

    那一刻,沢田纲吉不知道自己该心酸还是该心疼,大概还有一种对少女遭遇感到不公的悲愤,彭格列十代目应下了这个要求:“好。”

    花田结衣揉揉脸,想要揉掉疲惫,但效果不佳:“不了。”

    “我还有堂哥的事要处理。”少女双手上举伸了个懒腰,放下后又捏了捏因长时间坐车而僵硬的肩膀,“不搞定的话,始终无法安心睡觉。”

    沢田纲吉提议:“也交给我吧。”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