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幸好家里有备男士衣服。

    当花田结衣从另一个柜子翻出男士白衫黑裤,又翻出毛巾与未拆封的贴身衣物一并拿给花田俊彦时,她这位许久不见的堂哥,正低着头站在明亮的浴室里发呆。

    他头顶的伤口已经被处理好,很大的一块破皮,像是被硬扯下来的。

    “衣服放在这里。”

    花田结衣的声音惊得他猛地一抖看过来,少女神情自然地将毛巾和换洗衣物堆到旁边架子上:“别想跳窗走,我会在外面数着时间。三分钟够吗?”

    花田俊彦:“……”

    花田结衣:“那就五分钟。”

    换了身干净衣服的花田俊彦顺眼许多。

    花田结衣打开暖气,将人领到沙发坐好,拿起一杯热水和几颗消炎药递到他面前:“吃了。”她看着他乖乖吃下药,抱起医药箱坐到茶几上,开始帮人上药。

    两人全程非常安静。

    直到花田结衣一声“好了”跳出口,将医药箱搁到手边看着花田俊彦:“你呢?想好怎么开口了吗?”

    花田俊彦垂着眸不看她。

    花田结衣微微歪头,突然道:“附近只有一家花田。”

    花田俊彦缓缓抬眼看她。

    他的眼眶泛红,一只眼的眼白通红。

    “就算你现在离开,他们也会在附近挨家挨户地找我。”花田结衣冷静地看着他,“所以不要抱有不可以连累我的想法隐瞒,在我选择帮你之后,你只能告诉我实情。”

    花田俊彦嘴唇动了动,没有声音。

    他看起来像有很多想说,但最终这些话都没能成功从喉咙里流出。花田结衣也不催他,她只是静静坐在茶几上,面对着花田俊彦,看他眼眶渐渐盈满泪水,最终从脸颊滑落。

    花田结衣以为自己可以不在意。

    可她发现自己做不到。

    挥之不去的沉重随着男人的泪水在心口堆积,花田结衣不知道在她离开后,那个家到底发生什么,才会让当年那个清冷克制、默默照顾她的少年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即使刚开始她以为那是漠视。

    “对不起……”

    花田结衣红着眼眶移开视线。

    “对不起。”花田俊彦难过地看着她,愧疚和悔意杂糅出的情感催促着他说出口,“我不应该把你和那男人单独留在家里,我明知道他,我明知道……”

    花田结衣深吸口气,把眼泪憋回去。

    那一年对她而言只是一场噩梦,现在梦已经清醒,她就不会容许自己再踏进去。而且听着少年不明所以的忏悔,花田结衣突然意识到到什么:“他没有碰到我。”

    她看着瞪眼的花田俊彦:“我被救了。”

    “……太好了。”

    花田结衣本来想把手帕给他擦眼泪,但看对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脸,莫名嫌弃地打消这个念头,转而塞了盒抽纸过去。顺带拖过垃圾桶,她重新坐到茶几上:“现在可以说了吧?”

    花田俊彦又闭上了嘴。

    再好的脾气也要爆发,花田结衣皱眉,又喊:“花田俊彦。”

    “他染上赌瘾。”花田俊彦闭了闭眼,终是说出口,“你离开没多久,他就染上了赌瘾。在把家里积蓄掏空后,就开始借高利贷。”

    花田结衣皱起眉:“那些抓你的人?”

    “他们是放高利贷的。”花田俊彦垂眸。

    花田结衣又问:“你是担保人?”

    “他的担保人也跑了。”花田俊彦想揉脸,却又想起自己脸上现在五彩缤纷,只能把手放下,“我妈两年前跟他离了婚,我搬出来住,却没想到某天下班在家门口遇到追债的。”

    “是他把你地址透露出去的。”花田结衣喃喃道。

    花田俊彦抿了抿唇,垂下眼。

    见他不说话,花田结衣也皱着眉沉默——

    真是人渣。

    彼此沉默下,花田结衣突然开口:“你能找到他吗?”

    “你想做什么。”花田俊彦看她。

    “冤有头债有主,你又不是担保人。只要我能帮高利贷的抓到他,那些放高利贷的人就不会来找你麻烦了对吧。”花田结衣道,“还是说你顾及跟他的血缘关系?”

    花田俊彦愣愣地看着她。

    “或者你有更好的办法?”花田结衣问。

    花田俊彦微微摇头,像是没从这个发展回过神来:“可那是我爸爸。”

    一旦他被放高利贷的人抓住……

    “对,他是你爸爸,却将你推到高利贷面前。”花田结衣无意说得这么直白,看着因她一句话脸色煞白的花田俊彦,心里也不好受,“如果不是我,你现在什么下场?”

    花田俊彦咬牙沉默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