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柳莲二有个小秘密。

    而这个小秘密,源于一位名叫花田结衣的少女,并以做梦的方式进行着。

    初次梦到对方,他已经十四岁。

    看起来只有两岁的一团软绵绵穿着嫩黄色连体睡衣,眨着刚睡醒的懵懂双眸,翘着头顶一撮小呆毛,双腿岔开弓着背坐在婴儿床里安静地注视这个世界。

    这让柳莲二想起邻居家哭起来能把一条街都吵醒的小孩。

    “结衣~”没过多久,梦中就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但他看不到进入房间的女性长什么样,只能听到对方走近时那温柔的、带着喜悦的轻声呼唤:“睡醒了吗,小宝贝?”

    小团子乖巧看着来人,缓缓露出一个十分灿烂的笑脸。

    “妈妈——”她对着女人的方向张开手。

    再后面发生什么,柳莲二不记得了。

    他只记得梦里这个小团子的笑脸,并细细体会着因小孩而起的那份柔软心情。

    小娃娃总有能让人感到柔软的、不可思议的魅力。

    做过一次梦后,柳莲二便一发不可收拾。

    从牙牙学语到蹒跚学步,小团子在柳莲二的梦里以一种不可能的速度成长着。三四岁、五六岁,七八岁,再到九岁,几乎每次梦到,女孩的模样都会有非常明显的变化。

    唯一不变的,就是她弯起眉眼笑出来的样子。

    天真可爱、无忧无虑。

    也同样让柳莲二的心变得柔软。

    他能看得出来,少女的生活非常幸福——乐观开朗的父母,成熟稳重的兄长,可爱娇俏的妹妹,一个充满欢声笑语的家庭;友好友善的同学,伶俐活泼的闺蜜,一个和谐融洽的校园。

    被宠着长大的少女就像被捧在手心上的平民公主,积极向上、蓬勃进取,整个人散发着无穷尽的生命力。

    是的,生命力。

    但这样的生活,只持续到她十一岁。

    车祸,在去北海道的公路上,全家人只剩她一人。

    花田结衣的生活崩塌了。

    她木然地坐在医院病床上,对医生护士的询问充耳不闻,向来充满光亮的眼眸一片阴翳,似一朵本应向阳开放的鲜花被人一把摘下失去水分,快速枯萎。

    那是柳莲二第一次感觉胸口窒息。

    心疼得发慌的同时,他又无比清楚自己根本无法出声安慰。

    为什么是梦?

    清醒后的柳莲二这么想。

    之后,他又梦到花田结衣的叔叔婶婶将她从医院接回家。本以为这是个生活重新起步的预兆,但万万没想到,这才是少女噩梦的开始。

    吃不饱饭、睡不好觉,婶婶言语虐待、叔叔用奇怪眼神死盯,以及漠视她的堂哥。

    柳莲二眼睁睁看着少女黯淡下去却徒劳无力。

    事情的爆发是在某天,柳莲二梦到花田叔叔趁着花田结衣半夜睡着的时候,只穿着白衬衫和短裤地溜进她的房间。

    柳莲二大声喊叫,希望睡梦中的少女能够听到自己声音。

    没有,少女一点都没听到。

    她睡得很恬静,丝毫不知道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

    担忧、害怕、绝望,柳莲二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些来自黑暗的负面情绪。不过上天还是眷顾这名少女,在花田叔叔刚进房间,还没靠近她床边的时候,花田的堂哥就出现了。

    “爸爸,这么晚你找结衣有事吗?”花田堂哥站在门口,声音清醒冷静,语气克制。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惊醒花田结衣。

    那天醒来,柳莲二发起了高烧。

    烧好后,他开始搜寻花田结衣这个人。

    可是人海茫茫,他要如何去找寻一名只在梦中出现、他只知道对方名字的少女?而且找到后,他又要怎么做,才能帮助对方脱离苦海?

    他什么都做不了。

    脱掉立海大网球部三巨头、学生会秘书长、校优秀学生等等等等名号,他柳莲二只是个喜欢打网球的普通少年。他没有能力去拯救一名只在梦中出现的少女,更何况他也无法确定……

    花田结衣是否真的存在于这个世上。

    梦还在继续。

    花田结衣被叔叔以就近照顾为由,从原来的学校转学到另一所离叔叔家只有几分钟路程的学校就读;她被以好好学习才对得起去世家人为由,没收了对外联系的手机;她被以小孩子家家不需要穿得这么好为由,剪去了一头柔顺的亚麻色长发,换掉了颜色鲜艳的衣裳。

    鲜艳的花朵终被泥土遮掩,不见天日。

    她变得喜怒不形于色,好恶不言于表,乖巧安静,就像没有情感的漂亮布娃娃。

    柳莲二能做的,只有于一旁注视,悲伤平静。

    直到花田叔叔再一次于无人在家时,闯入正在写作业的花田结衣的房间。

    柳莲二扑过去,却直接穿过那个男人的身体。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