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完结(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看着沈楼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王恕意心里的担忧竟是一丝未去。

    沈楼说过,皇上爱面子,不肯给天下人落得个抢夺臣妻的名声,因此近二十年未曾对他母亲做过什么,甚至连面也没见过几次。

    这些年都忍了过来,彼此之间相安无事,可在这个当头却选择将她带进宫去,到底是为了什么?

    若是为着昔日的心结想见她一面也就罢了,可若是因为知晓了沈楼所做的事,拿他母亲威胁他,那便不妙了。

    想到这儿,她不免忧心,自己方才叫他进宫岂不是害了他?

    她捏紧帕子,脸上顿时血色全无。

    她方才忧心卓灵,情急之下,没有深想,竟劝他进宫?虽说宫里有皇后和三皇子在,他们一向待沈楼不错,可天家之人最是无情,若是皇帝想对沈楼做了什么,他们只怕也会袖手旁观。

    她闭上眼睛,眼前竟是皇帝质问沈楼的画面。

    她猛地睁开眼睛,手指尖微微发抖。

    “夫人,请上车,属下护送您回去。”

    沈楼留下的护卫恭敬道。

    王恕意的手不自觉掐出红痕来,她咬了咬嘴唇,道:“你带人跟上侯爷。”

    他方才竟将全部护卫留给她,是只身去往皇宫的。

    护卫不解:“夫人?”

    她转身,吩咐道:“我怕侯爷有危险,你应当比我更明白。”

    那护卫没想到王恕意竟有如此的见识。

    如今皇上病危,皇宫内的情形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他们谁都不清楚,如今进去实在不是合适的时候。

    他方才便不赞同侯爷只身前往皇宫的做法,可他也知道夫人对他有多重要,侯爷将自己留在夫人身边,才能安心。

    可他认为,李家已经倒了,现在谁人不知王恕意是伯阳侯夫人,又有哪个敢招惹她?她在外头根本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可他为了安侯爷的心,只能守在她身边。

    他一时间有些犹豫。

    “大人还在等什么?!我有这么些人跟着能有什么事儿?”王恕意面上十分急切:“再晚些侯爷就要进宫门了!”

    那护卫咬牙,领着众人给王恕意磕头:“属下定不辱使命,请夫人放心!”

    说罢,便领着一众兄弟,骑马飞奔离去。

    管家瞧这情形,有些忧心,上前道:“夫人,这——”

    王恕意摇头:“咱们回去吧,侯爷会平安回来的。”

    也不知是在他还是说给自己听。

    管家忙称:“是是,夫人请上车吧。”

    清荷小潭一直在后头的马车上,还不知发生何事,此时下车,见王恕意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吓了一跳,忙道:“姑娘,您怎么了?侯爷呢?”

    王恕意扶着她们的手上了马车,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她倚在马车上,阖上了眼睛。

    但愿她是在杞人忧天。

    *

    马车行进一片树林,刺耳的蝉鸣愈加响亮。

    王恕意正闭目养神,却发现马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只听管家在外头喊:“夫人,您待在车里,别出来!”

    说罢,便从车架底下抽出一把长刀。

    王恕意一听这声音,心里便咯噔一声。

    出事了。

    难道是皇帝的人?

    她掀开车帘一角,却发现前头站着一个熟悉的面孔。

    他发丝凌乱,面上满是戾气,正拿着一把剑指着她。

    李时,她的前夫。

    他怎么在这里,还一副亡命之徒的打扮,全然没有了昔日的贵公子模样。

    管家还在那里喊:“我们是伯阳侯府的,前头的是谁?让开!”

    李时冷笑,咬牙道:“伯阳侯府,看来我们找对人了,上!”

    他一声命令,便有几个人挥剑上来,一顿乱砍。

    管家和几个小厮常随虽练过一些功夫,但对方明摆着是不要命的打法,他们抵抗了近一刻钟,还是不敌。

    王恕意在车上捏紧了帕子,她算是看明白了,李时是找准时机找她撒气来了。

    幸好她早先便派清荷小潭回侯府,告知她们,若自己半个时辰内没有回去,便让他们带侍卫出来。

    如今,就只好拖延时间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