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大结局(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知道,大姐姐派人暗中道出一些当年旧事,是怕我吃亏。

    阿宜为保真实,去寻了旧人调查真相,大姐姐是不是也可以放下成见,重新调查一回?”

    卫宜一手拉着一个姐姐,试图化解今日这些不快。

    三位少女白嫩的手交叠在一起,掌心传来的温度不断攀升,一直暖到心间。

    卫宁没了方才那般冲动的劲头,挨在姐姐身边不说话。

    “大姐姐,我不该对你发脾气。”迟疑半晌,她还是低头,讷讷道歉。

    “这些年过去了,你总不与我们亲近。娘亲总对我说这是你心思细腻的缘故,私下亦是想了不少主意。”

    “如果你这些年的敌意,是为林姨娘一事,那如今真相大白,你可否释怀?”

    卫宛僵在原地,手腕动了动,却还是没有抽出自己的双手。

    她没做言语,直到周遭暮色四合,这才独自一人回了淑宁堂,留下两个妹妹面面相觑。

    第二日一早,卫宛准时在卯时睁开眼睛,伸手拍一拍自己因为昨夜的哭泣而有些迷糊的脸,在天光未明之际迅速恢复了清醒。

    回春居士那边的医馆她已经三日未去,如今在因为这些私事耽搁,倒有些说不过去。

    更何况……

    师父教导她数年,每每倾囊相授,恩情深厚。于她而言,并不仅仅是自己行医路上的引路人,更是忘年知己。

    或许,这困扰自己许多年的重生诡事,能在师父这里,寻到一个答案。

    她深吸一清晨微凉的口气,拒绝了绯烟为自己备饭的提议。如同往日一般,迎着天空中的鱼肚白,出了侯府。

    东城之内的医馆并未如她料想一般忙乱,自己那乐天派的师父甚至还悠哉悠哉地哼起了小调。

    她惊讶地抬眉,越过熟悉的正堂去偏厅寻找,果然看到一位身着道袍的中年道人,含笑送一位病患出门。

    卫宛侧身避开二人的前路,皱着眉头打量这人。

    她一贯记忆力极好的大脑经过一番思量之后,终于精准地调出了信息。这不正是前世,与她有这一面之缘的道人——了缘吗?

    当年他虽得以进宫侍奉先帝,却并没有得到嘉元帝的倚重,埋没在太极宫熙熙攘攘的各路道人之中。

    而卫宛这个齐王侍妾,之所以知晓这个人的存在,还是因为他在近身侍奉嘉元帝之际,竟意图刺杀君王。

    当然,他并未成功,被震怒之下的嘉元帝,割下了滚滚人头,成了燕京城权贵之间悄然传开的异人。

    只是如今这人一副闲云野鹤的悠闲模样,真是与前世判若二人。也不怪她站在此处看了半晌,这才认出他的身份来。

    卫宛不动声色地走近了两步,站在回春居士的书案之前,听着二人说话间传来的动静。

    师父语气亲昵,唤这人师弟,道是多谢他这几日前来帮忙看诊。

    了缘精于道家妙术,在此处做几日临时大夫自然不难,不足以令人惊奇。可她奇怪的是,为何这位道人的命运,与前世大相径庭。

    眼看二人短暂的聊天即将结束,卫宛端着茶盘上前,借着此时医馆之内无人来寻,给二人奉了一杯清茶。

    回春乐呵呵地笑,朝师弟了缘介绍自己的这位爱徒:“快瞧瞧,老夫没诓骗你吧?我这徒弟,生就一副毓秀之才。”

    了缘捻了捻胡须,凝神去看卫宛的眼睛,双眸之中隐隐有了一些异样的波动。

    不过他显然已是个老辣的江湖客,并没有显露出什么声色,反倒顺着回春居士的话,盛赞了他这位独苗弟子一番。

    卫宛落落大方地站在师父身侧,不亢不卑地向他答谢:“了缘师叔谬赞,阿宛受之有愧。”

    了缘的眸光越发莫测了几分,精明如他,自然瞧得出来,眼前这个女娃显然觉察出了自己的异样,倒与他打起太极来。

    各怀心思的二人客套完毕,当着回春的面谁也没有开口挑明,反倒淡定地忙碌起来。

    直到日暮时分医馆闭门谢客,回春居士揉着久坐酸痛的老腰出了门,了缘这才丢了笔,好整以暇地等着那个小姑娘上门。

    果不其然,他刚闭目养神了片刻,便听见卫宛敲了敲屋门。

    “进。”

    “师叔兴致颇佳,可是在等谁?”卫宛寻了把椅子坐在了缘的桌案之前,好似寻常病人上门,要大夫看诊一般。

    只不过,他人是疾在发肤,而她,疾在心头。

    “师侄既然来了,又何必再遮遮掩掩?”了缘轻飘飘地略过这句话,言语之间没有半分落到实处。

    卫宛咬牙,“师叔引我前来,便不要再买关子了。”

    “好。”

    了缘答应的极为爽快,飞速开口道:

    “武陵人桃源一游,不复得路。敢问师侄,可能分得清今是何世?”

    吧嗒——

    卫宛手中的茶盏被重重扣在桌上,她直勾勾地盯住眼前的中年道人,低声喝道:“你到底知道什么?”

    了缘不在意地笑笑:“这位施主连自己是谁都搞不清,又何必开口质问我?”

    “你且放心,贫道并无恶意,只不过是瞧你这般困惑不得解,有意开这个口罢了。”

    他若是没有几分本事,哪里能让嘉元帝信服多年,在燕京重地成了道门开山立派之人?

    “施主,世间不是谁都会有这般被天道青睐,补偿遗憾的机缘。”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