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最后的结束

    苏碧涵惊呆的看着这张犹如天然长成的脸,一颦一笑,甚至边边角角都找不到一丝瑕疵。

    她从没想过现如今的整容技术如此发达。

    她更没想过的是,竟然会有人刻意整容成另一个人的样子!

    “你……你到底……到底是为什么?”苏碧涵已经话不成句,犹如天方夜谭一样的事情,真真切切的发生在她的身边,而且是这么的真实。

    而且是听到当事人,亲口说出。

    她甚至震惊的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也不知道能够说些什么。

    “算我好心,就让你死个明白。”苏绣非常满意她的反应,心情大好。

    手中随意的摆弄那小块遥控器,得意洋洋的说道:“我不是苏绣,我叫秦晓月,是廖芸和一个混混的女儿。”

    “我生下来就被父母抛弃了,那个老混混每天就知道吃喝嫖赌,从来都不关我的死活。廖芸呢,哼,她连生过我都不愿意承认,只为了干干净净的嫁给你爸!”

    “但是我总偷偷去你家里,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我嫉妒,但我更恨。”

    “我恨这世道的不公平,恨每个人命运的差距。凭什么你们吃好的穿好的,有爸有妈,可我却什么都没有!”

    “所以我发誓,一定要把苏绣的东西抢过来,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是她拥有的,我都要夺走!”

    “这一盘大局,我筹划了好几年。我爸把我卖给郑家之后,我一个劲儿的讨郑天宁的欢心,最后也终于让他爱上了我。”

    “在五年前,我拿着苏绣的照片,去整形医院整了容,在我的脸上一共划了一千五百七十四刀,最后终于让我如愿以偿了,我完全变成了苏绣的样子!完全可以代替她,活在这个世上!这样我就不用争不用抢了,因为我就是她!她的就是我的!”

    秦晓月越说越激动,仿佛这个计划就是一个作品,一个堪称完美的作品,而她在讲述的,就是她已经完成了的成果。

    “我设了一个局,在三年前你和纪奕宸结婚的那天,我给苏绣打了五针麻药,让她永远的沉睡。然后我把她安置在这里,像我刚才说的一样,在她衣服兜里放了一个遥控车。”

    “当时我就在这个阳台上,就在那里。”秦晓月抬手指向旁边一处排风通道,一个很好藏人的大洞,“我看准时机,在你离她很近的时候,我按下按钮,然后,苏绣就掉下去了。这样,你就变成了一个罪人!就没有资格跟我抢了!”

    她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讲得清清楚楚,让苏碧涵不得不信。

    然而这一切又是那么的荒唐,那么的不切实际。

    “苏碧涵,听完这个故事,你就可以去死了!”

    秦晓月的目光突然发狠,像是一个刽子手一般,对着死刑的罪人挥下手中的长刀:“因为你破坏了我的计划!你夺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纪奕宸应该是我的!苏家也应该是我的!而你,我计划中的罪人,早在三年前,就应该去死了!”

    说完,她便猛地按下了遥控器的摇杆,见证这令人兴奋的一刻!

    然而,预想中的结果却没有出现,苏碧涵没有按照预期的摔下楼去,而是仍旧好端端的坐在楼边,甚至,坐的很靠后,很安全。

    秦晓月惊讶的看着她,又看了看她放置遥控车的衣服口袋,发现那里早已干瘪。

    “秦、晓、月,对吧,我只能说你讲故事讲得很投入,但是却忘了看我有没有认真听。”

    苏碧涵将已经脱离禁锢的双手抬起,而手上正握着那个绑着石头的遥控车。

    “哼!你以为你活的下来吗!”秦晓月冷哼一声,双手对着她的后背猛然发力。

    然而还没碰到苏碧涵的身体,她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撞倒了!

    郑天宁不知何时上来,对浑身的血迹不管不顾,直接对着秦晓月一扑,两人竟然顺势一同掉了下去!

    “啊!”苏碧涵的尖叫声响起,同时她也被人狠狠的抱住,却是倒向了相反的方向。

    纪奕宸冒着满头的大汗,牢牢的将她抱了下来,胸口震的能清晰的听见心跳声。

    “涵涵,没事了……”

    “一切都结束了……”

    很多年后,育婴手术室内传来一阵响亮的啼哭,纪奕宸在门口却没有一丝的喜悦,反而是忧心忡忡,迫不及待的想要冲进去。

    这十个月的精心照料让苏碧涵的身体总算不再太过脆弱,但对于生产来说还是存在危险。

    手术室的大门终于打开,纪奕宸片刻都等不及,径直冲了进去,跑到苏碧涵的身边,心疼的环住面色苍白满头大汗的苏碧涵。

    “谢谢你还活着……”

    “我爱你……”

    湖水斑斓,天边夕阳如血般映照着半边草地。

    微风轻拂过苏碧涵的脸颊,吹乱了她的发丝,在脸侧轻舞。

    她坐在草地上,身旁停着一辆婴儿车,笑眼看着纪奕宸和郑贝儿在一旁玩耍,而新生的宝宝则在车里熟睡。

    曾经连想象都觉得奢侈的画面,现下真真切切的发生在眼前。

    幸福这个词语,自此将伴随她一生。

    (全书完)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