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结局(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怎么也找不到,腾子暨将几条体型较大的鳄鱼拖上岸,疯狂的踢开一个鳄鱼的尸身,将它的腹部剖开!

    “娘,对不起,我错了……”驰儿哭得撕心裂肺,“我们回玉路山吧!我什么都听你的,你带我去哪就去哪,我只要你……”

    娘是为了救他和爹才拉着坏人同归于尽的。

    如果不是他自私,娘还是好好待在玉路山,不会死得这么惨!

    爹剖开能看到什么啊!

    无非是娘的血肉,能怎么样?

    找回来拼凑好下葬吗?

    腾子暨像个疯子似的将一条条的鳄鱼给开膛破肚,如愿看到一些还没消化的碎肉块,已经丝毫看不清原状!

    “啊——!”

    他举着刀胡乱的挥着,发狠地将那些鳄鱼剁成了肉酱,遍地血肉模糊。

    如此大幅度的动作让他身上被鳄鱼撕咬的伤口出血更多,可他根本感觉不到,那点痛算什么,心里铺天盖地的疼痛,让他恨不得立时死去。

    砍无可砍,腾子暨直着眼,像是魔怔了似的,将那把有些卷刃的刀往自己身上砍去!

    “够了!”

    这一声厉喝如同天籁,止住了他自残的动作。

    腾子暨茫然四顾,不是幻听吧。

    “娘!!!”

    驰儿尖叫着,扑到一身湿哒哒的云絮身上。

    腾子暨踉踉跄跄走过去,哭道:“我不是做梦吧?你还在,你还在……让我摸摸,是不是热的?就算你真的没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很快就会追上你……我俩结交订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抱到她,他哭得颤抖不已。

    如果她死了,他二话不说立刻去追。

    如果她还在,他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求得她的原谅。

    云絮被父子俩抱着哭,反而哭不出来了,还有些想笑。

    尤其是驰儿,都多久没这么像个孩子了。

    她甚至觉得这个画面应该珍惜着看,珍惜着听。

    刚才掉入鳄鱼潭,直直沉入潭底,还砸晕了两头鳄鱼。

    就在鳄鱼们朝自己涌来的时候,她忽的不甘心就此葬身鱼腹,扯下头上的簪子,刺向阿木勒的脖子。

    血腥味让鳄鱼很快将之分食了。

    云絮憋着一口气,从翻腾凶残的鳄鱼群身下游走。

    到了岸上正在清理滴水的衣裳,就目睹了腾子暨砍杀鳄鱼,驰儿难得露出孩子气的一面。

    没想到腾子暨砍完鳄鱼,发了疯似的要砍死自己,她没忍住还是出了声。

    其实她有想过借此死遁离开的。

    腾子暨果断抓住这点,哭道:“你不忍心我死,你还是回来了,你敢说你对我一点感情也没有?”

    驰儿哭道:“娘,随便你找谁当我爹,你决定,他就是皇帝,你不要他,那我也不要……反正我是你儿子,这辈子里你也赖不掉。”

    腾子暨咬牙,这小混蛋居然踩着他上位。

    云絮无奈:“好了,先松开我,湿哒哒抱着难受。”

    驰儿抱着她的腿不放,抽抽搭搭问:“娘,我们接下来去哪啊?回京城吗?如果回去,我们可以住董舅舅家……我要舅舅带我去骑马,骑大马……”

    云絮经常跟他说董裕丰,没见过就已经很熟悉了。

    “我也可以带你骑大马。”腾子暨嘟囔,旋即想起什么,笑道:“我还记得絮絮小时候,在云府花园,肉嘟嘟的小脸,骑着木.马喊着‘驾’,那时我就承诺有一天要教你骑真正的马。”

    长大后男女有别,以为这个承诺无法兑现,却还是在边城做到了。

    “你知道吗?老胡他们看我们一起骑马,还拐弯抹角打探我是不是断袖?”

    “去边城吧。”云絮扑哧一笑,捏了捏驰儿的鼻子,“你董舅舅已经回边城了。”

    腾子暨一点反对意见也不敢有。

    既然絮絮没说不让跟,看来是默许他跟着了?

    “不知道这次会看到怎样的海市蜃楼?小混蛋,你知道什么是海市蜃楼吗?”

    驰儿无语,瞧他嘚瑟的,生怕别人看不出,他身后有条隐形的尾巴,得意到要翘天上去了。

    云絮笑道:“阿洛也没见过海市蜃楼!我们感觉去找他,他肯定很高兴能去边城玩儿……”

    “阿洛去哪里都很高兴,只要跟着你,我也是!”

    “小混蛋,你这样我真不习惯。”

    “你从现在开始学着习惯。”

    腾子暨认命跟在后面,阿洛那个傻子是甩不掉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