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结局番外(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梅开心无力的摇头:“我不说,我怕我永远都没机会了!”她努力的睁大眼睛看着他,生怕一闭上眼睛,就再也没办法睁开,“煌,你有爱我我吗?咳咳!还是从一开始,我都只是把我当成雪仪的代替品!”

    “他不爱你,他和你在一起,不过是因为你和雪仪长得一模一样,你不是是她的代替品!”一想到雪绒死前疯狂的话,梅开心心里就好难受,好害怕!害怕一切不过是一场不真实的梦!梦醒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我当然爱你!”龙胤煌几乎想也不想,狂喊而出,他追上她,就是要告诉这个多心的丫头,让他知道,他在他的心里有多重要。

    一开始,也许是因为她长得很像雪仪,可是随意而顽皮的个性却和雪仪完全不一样,所以,他一看到她就会想到自己曾经爱过的那个人,才会想方设法的想将她赶走。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新婚之日,她大战二十侧妃,圣上寿辰之日,她大展七十二路脱毛剑法,弄得那名哭张的侧妃颜面无存,她装鬼吓人,找出吓毒真凶,她智擒花千岁,轻易将那个无恶不做的恶贼整得跪地求饶,智退敌军,生擒天狼主帅……她有太多太多的亮光,足够他被他深深吸引,最终从讨厌变成最后的喜欢,然后对她迷恋不已。

    渐渐的,曾经那个一端丽优雅的身影,渐渐被一个俏皮明丽的身影代替,直到,他再也无法将她从心中挥去。

    “开心,知道吗?在皇宫遇袭的时候,我以为自己死定了,那一刻,闯入我脑子的不是他一直以为我忘不掉的雪仪,那是那个机灵古怪,总是有很多花样捉弄别人,甚至,我一碰她就会倒霉好几天的你啊,开心!你听到了吗?”

    她听到了,他爱她,她不是雪仪的代替品!这真的是太好了!

    她安心了,感动的泪水滚着面颊簌簌而落,那是开心的泪水啊!

    龙胤煌见她泪光盈盈的眼中忽然散发现明亮的光彩,本以为奇迹真的发生了,陡然间,怀中的娇小身子猛的向下沉,看着那只蓦然跌落在地的手臂,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在心口猛的散开,震耳欲袭的吼叫声,一直震惊了整个北溟的夜空,经久不息。

    水气氤氲,四周缭绕着一层溥溥的雾色。

    梅开心站在波光鳞鳞的湖边,看着那条一直延森伸到雾深处的石桥,似乎有一个无比动听的声音在桥的那一边呼唤着她过去,梅开心不由自主的向桥头移动脚步。

    “姐姐,姐姐,你别走啊!你走了,我会难过,他们也会难过的!”空旷的草地上,忽然响一个孩子的清澈声音。

    梅开心听得那声音有些熟悉,便情自不禁的转过头去。一片如火如荼的彼岸花丛中,一个浓眉大眼的漂亮黑衣男孩,正睁着一双清澈得没有一丝杂质的眼睛焦急的望着自己。

    梅开心觉得这孩子有些眼熟,可一时又不记得哪里见过:“你是?”

    “姐姐,你不记得我了!你的前一世,那个被歹徒挟持的人质!”

    “啊!”梅开心恍然大悟,“原来是你啊!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你也死了!”

    小男孩子目光清澈,微笑点头。

    梅开心一想到这件事情就感到内疚:“对不起啊!那天我本想救你,没有想到最后竟然害你被歹徒打了一枪,最后还炸了总统府!”

    小男孩子摇了摇头:“姐姐,我不怪你!因为早就知道会发生那些事了!”

    梅开心瞪大眼睛:“你怎么会知道?”

    小男孩子咬着嘴唇:“因为……因为我是瘟神!虽然我不愿意,可是每一个碰到我的人都会倒大霉!从那个歹徒挟持我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他一定会倒大霉的,只是我没有想到,姐姐你居然会冲出来救我!”

    梅开心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可是,我还是没救得了你啊!”

    “可是,在那个歹徒拉响炸弹的时候,你却紧紧紧的抱住我,把我护在了身下,姐姐,你知道吗,好几百年来,每一个人都躲着我,避着我,就连天上的仙神看到我也绕着道儿走,从来也没有人那么紧紧的抱住我,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被人拥抱是可以那么温暧的。”

    她也倒霉了好多年,她知道人人僻着自己,将自己当成瘟神避之不及,连一个朋友也没有的日子是多么痛苦。听小男孩这么一说,梅开心心里一阵不忍,伸手将他紧紧抱在怀里。

    “以后要是难过了,就来找姐姐,姐姐会一直这么抱着你的好不好!”

    两道泪水从小男孩子的眼角缓缓流下来,小男孩一边呜咽,一边说对不起:“姐姐,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好喜欢你的,所以……所以,我才不顾天条,偷偷化着着一只小黑猪,偷偷留在你的身边,本来我只是想呆在你的身边久一点保护你,可是到头来,我没非没有保护好你,还把我身上的霉气传染给了你,最后还把你害死了!”

    “小黑猪!”梅开心看着小男孩,不敢置信的上下打量,“你是P仔,你竟然就是那只倍伴了我十多年的P仔!”

    原来P仔竟然是瘟神,难怪自己虽然倒霉,可是却能一次又一次的化险为夷。难怪最近一段时间,P仔不在她的身边时,她的霉运也没有以前那样厉害,不至于人家一碰她就会霉到喝凉水都塞牙。

    为了一个拥抱,P仔就不惜化身一只小猪,整整保护了自己十多年,梅开心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更紧的,更紧的将小男孩子抱在怀里。

    “P仔,我不怪你,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已经死过多少次了!”

    小男孩伸手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抬头看她:“姐姐,我的灵力已经用尽了,我快要投胎做人了!以后,我不在你的身边,你再也不会倒霉了!”

    “那我们还能见面吗?”

    梅开心话音刚落,怀里的小男孩已然化着一阵清烟,随风而散。

    白幡飞扬,哀乐呜咽。

    龙胤煌神情憔悴,面如死灰,短短几天时间,整个人仿佛整整瘦了一圈。

    他棺木前站了一天,就那样目不转睛的看着躺在花瓣中的女子看整整一天,连眼睛也不睡眨一下。因为,他眨一下眼睛,就会少看她一眼。

    “王爷,王妃已经去了整整三天了,你就让她安心去吧!”一名宫人看得不忍,抹着眼角的泪水小心翼翼的劝说。

    原来,他真的是一个诅咒的克妻命,即使他那么努力的想要保护她,但他最终还是失去她了。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他宁肯自己忍受那样的渗透骨髓的孤独,他也不会将她留在身边,只要她好好活着。

    “将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和你并肩作战,永远站在你的身边!”想起那片彼岸花的花海中,那个脸收红扑扑的俏皮少女一脸真诚的语言,龙胤煌握紧拳头,手指深深的掐进了掌心。

    终于,龙胤煌大叫一声,满脸悲伤的收回梅开心,猛的用力将棺盖推上,看着棺盖一寸寸掩住她的脸,一阵撕心裂肺汹涌而出,手上心间,痛入骨髓。

    就在棺盖快要闭合的最后瞬间,一双雪白的小手一把抓住棺盖,紧跟着一个穿着雪白丧衣的的人儿从棺木中硬生生的坐了起来。

    “啊,鬼啊,鬼啊!”

    “僵尸啊,诈尸了!”

    一片尖叫声中,一干人眨眼间逃得干干净净。

    就连龙胤煌也惊得退开一步,满脸震惊:“你……你是人是鬼!”

    阴森森的声音拉得老长:“我……是……鬼……”

    话音还没落下,龙胤煌忽然冲一把关,将棺中坐起的人儿一把紧紧抱住,几乎想也不想,脱口而出:“不管你是人是鬼,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了!”

    她一愣,旋即,原本僵硬的表情忽然缓和下来,跟着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我是怎么怎么可能!我只跟一只公鸡成亲,都还没跟人拜堂,我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掉死!我回来了!P仔,谢谢你,谢你你,我梅开心终玩于回来了,回来啦!”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