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番外一求婚记(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半是蜜糖半是伤|作者:棋子|发布时间:|字数:2017字

    袁帅在生活上绝对是个享乐主义者,这从家里的超大的按摩浴缸和种类繁多的浴盐就可以看出来。

    江君奋力推开身上的狼爪子,指着袁帅的鼻子问:“你当初买这么大的浴缸是有预谋的吧。”

    “废话,没发现吗?尺寸跟你刚好,胸再稍微大点泡泡就遮不住了。”袁帅故作仔细地打量着。

    “你个流氓。”江君恼怒地与他打成一团,逼得他求饶方才气呼呼地说,“我还在发育呢,你等着,没准哪天就成了个波霸。”

    “我觉得我成波霸的概率都比你高点,就这么点,将来咱儿子估计要成饥民了。”

    “胡说八道。”江君不满地回道,“这跟大小没关系好不好,要看产量。”

    袁帅怀疑地看着她:“可容积太小了,产量再多也没用啊,难不成拿个盆接着?”

    “滚,喜欢胸大的找胸大的去啊,谁跟你生!”

    “我儿子他妈只能是你。”他使劲亲了她一下,“不过话说回来,我们一个同事刚生完孩子回来上班,胸部海拔明显提高。”

    江君用力掐起袁帅大腿上一块肉,使劲拧住,左右旋转:“你缺不缺德啊,人家都有孩子了,你还盯着人家胸看!”

    “大家都看啊。说实话,我觉得你现在的尺寸要是也生一个,一定正好,又不会下垂,一举两得啊。你看,按计划咱俩该要了吧,再过几个月我们生个娃娃出来玩玩,好不好?”

    江君掰着袁帅的手指头玩:“你当咱俩真结婚啦?还没登记呢,就先出来个孩子,连准生证都没有,是黑户,孩子是黑孩,懂不懂法啊!”

    “不就是个戳吗?明天就让他们盖。不,咱俩去民政局领吧,明天一早就去,老老实实排队。”

    “明天?你疯了吧!”

    “怎么了?”

    “还没跟家里商量呢。”

    袁帅扬起下巴:“商量什么啊?他们巴不得咱俩赶紧办。再说了,谁敢挡我当老子,我跟谁急。”

    “神经。”江君不理他,径自玩着葫芦瓢。

    “咱明天去吧,我去查查日历。”袁帅还真是说风就是雨,飞快地跳出浴缸,光着脚跑进书房,湿答答的脚印印了一路。很快他又蹦蹦跳跳地跑回来趴缸边说:“明天26号,阴历十九,好日子啊,3、6、9都齐了,老天爷都帮咱啊。去吧,去吧。”

    “受不了你。”江君把头扭了过去,“多大了还光腚,真有儿子还不笑话死你。”

    “他敢,谁是老子啊?”袁帅做了个揍人的姿势。

    江君拿毛巾抽了他一下:“我告诉你老子去。”

    袁帅抢过毛巾帮江君擦头发:“别废话,赶紧睡觉,明天要当新郎了,我要来个美容觉。”

    江君刚躺下忽然想起了什么,踹了袁帅一脚:“你还没跟我求婚呢。”

    袁帅不解地看了她一眼,见对方怒气腾腾地瞪着自己,便委屈地缩到她身边娇声说:“人家都以身相许了……”

    “谁给谁啊?得了便宜还卖乖。”江君可不吃他这套,扳过他的头很严肃地说,“花也没有,戒指也没有,我凭什么嫁给你啊?”

    袁帅眼睛一亮:“要有呢,你嫁不嫁?”

    “有了再说。”

    “你说的。”他翻身起来拉开抽屉一通翻,江君背过身子偷笑。

    “这儿呢。”袁帅举着盒子得意地冲她晃晃。

    江君板起脸:“这是什么呀?”

    “戒指,哦,还有花。”袁帅趿拉着拖鞋噼里啪啦地跑出去,半天才从门外传来哀号,“君儿啊,咱家没花,西兰花成吗?”

    好不容易把袁帅蒙出去买花,江君赶紧从包里掏出改过尺寸的戒指塞回盒子,起床换了件衣服。求婚嘛,怎么着也得隆重点,穿着卡通睡衣像什么样子,就是穿睡衣也要穿件性感点的。

    袁帅黑着张脸从楼下二十四小时超市里拎着盒巧克力上来,没办法,这个点了,找不到开门营业的花店,谁能想到有人大半夜的要求婚?那巧克力盒子上倒包着朵厂家附送的绢制玫瑰,看起来也是娇艳欲滴的。凑合吧,大不了不求了,小爷还不伺候了。袁帅唉声叹气地边走边看路边的花坛,踅摸着有没有可偷摘的鲜花。

    一进屋立刻有美人投怀送抱,袁帅晕了,什么情况?

    “袁帅同志,你愿意娶钟江君同志为妻吗?”美人笑得极其诱惑,半开的长褛里春光无限。

    香艳啊香艳。袁帅心想:这是什么时候买的这长褛?啥牌子的,还有其他样式吗,明天干脆全部拿下了。

    “相公啊,你可愿娶我为妻?”

    “娶娶,打死都娶。”袁帅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会儿工夫这丫头就狐狸精附身了?

    “那来吧。”江君拉着他坐到床上,冲他勾勾手指,摆足了架势。

    “你脱衣服干吗啊?”江君纳闷地看着他手脚并用死拽衣服。

    “嘿嘿,来了啊。”袁帅两眼冒光,不怀好意地一跃而起,却被江君抬脚踹倒:“来你个头啊,求婚啊!”

    袁帅揉揉大腿,不明所以地看着她:“我不是答应了吗?”

    江君二郎腿一跷:“你答应娶我,我还没答应嫁你呢。赶紧的,跪下,求婚!”

    “得,求。”袁帅认命地把脱下的裤子穿回来,举着还粘着胶带的玫瑰花,单膝跪地,“钟江君小姐,请你嫁给我吧。”

    江君接过花,把手伸给他,袁帅拉着就势要起来,又被她一脚踩了下去:“戒指。”

    “哦,对。”袁帅从放在床头柜上的戒指盒里取出戒指,抬头看江君。江君的小脸红扑扑的,伸着手,眼里水光粼粼。袁帅握住她的手,手心里都是汗,不知道是她的还是自己的。

    “你真想好了吗?”袁帅问。

    江君抓着他的手把戒指套进自己的无名指,在他耳边轻声说:“别废话,圆圆哥哥,我是你的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