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2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军医很快就来了,他拿出帕子盖在徐青澜的手腕上,过了几息,就收起了手帕恭敬的对萧明渊道:“皇上,将军只是有些过于体虚,臣开些药方为将军调养。”

    萧明渊立即让他去开一些药方,他则留下来陪着她。徐青澜忽地将头靠进他的怀里,他低头看着她的眉眼,她的嘴唇,心中不由地有些蠢蠢欲动。

    徐青澜就才这时问他:“这半年陛下有想我吗?”

    萧明渊将她横抱在怀里,沉声缓缓而道:“平日忙于战事,如今想来,方觉是想的。”

    徐青澜嘴角咧开笑容,手勾住萧明渊的脖颈,“其实青澜也想明渊了。”

    萧明锦在外面等了两人许久也没见着两人出来,她刚准备踏进萧明渊的军帐时里面传来一些低沉的声音。她是习武之人,哪怕她武力不高,耳朵也比常人灵敏。

    这两人……还真是……

    她装作无事瞎晃悠,于是两个守卫就发现五公主似乎有点不对劲儿,一会儿伸伸手,一会儿踢踢腿,蹦蹦跳跳的。

    .

    事后,萧明渊给了徐青澜吃了一种红色的药丸,又递给她一杯水。

    徐青澜看了他一眼,接过去喝了下去。此后每一次行房时,他都会给她吃一粒。

    又过了半年,萧明渊带着军队直接一股作气拿下了金国的皇城,生擒了金国刚登基没有几天的皇帝。

    “金武呢?”萧明渊冷眼的看着地下跪坐着的金国皇帝。

    “在天牢。”

    “你把他关了?”徐青澜问。进城来她一直都没有看见金武,她甚至想他是不是已经逃离了金国。却没想到他被金国的皇帝扔进了大牢。

    “哼,这是他活该。”他的语气十分鄙夷,不屑,金武在他的眼里就连一个畜生也不如。

    徐青澜也没兴趣了解其他,直接让人带着她走去了天牢。萧明渊本是打算与她共同前往的,却被她拒绝了。

    她终于见到了金武,他的四肢都被拴上了铁链,身上更是布满了伤痕,头发毛毛糟糟的。

    从他的身上再也很难看出他当初的模样,浑身都散发出颓废的气息。他的背一直靠在墙上,徐青澜这才发现他似乎被挑断了手筋。

    “他是怎么回事?他不是你们金国的元帅吗?”

    “将军有所不知,大将军也是属于皇室中人,新任的皇帝当初想让大将军助他登位,可是大将军不肯。新皇登位时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此时萧国的军队已经打进了皇城。新皇恼怒他当初不肯相助才会令皇城陷入危机,于是剥去他大将军一职,挑断了他的手筋。”

    “大将军在朝时得罪了一些贵族的利益,如今他落难就吩咐牢狱,每日鞭打他。”

    两人的谈话引起了金武的注意,他看了一眼侍卫又将目光落在徐青澜的身上,眯着眼仔细辨认了一会儿,才道:“你是萧国徐元帅的女儿?”他的声音显得浑浊和苍老,还带着一些嘶哑。

    “你是来报仇的吧。当年你父亲的确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只可惜……”

    “战场上的生死本应是难以预料的,两国之间的战争或许不应该牵扯到私人问题上。可他是我的父亲,父亲遇了难做儿女怎么都要替他灭了仇人,方觉能对得起他的在天之灵。”

    金武哂笑,“你要杀我就痛快点,如今我已被挑断了手筋,金国也被你们灭了。这般狼狈的活着,还不如痛快的死去。只可惜啊,本将军不是死在了战场上。”他的声音透着无限的凄凉,心如死灰。

    一个壮志凌云的大将军,他不是死在了战场上,而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被自己国家的人陷害可不是心如死灰吗?

    徐青澜最后让他走的很痛快,安详。她命人将他厚葬了。

    回军途中,徐青澜顿觉心中一番恶心,连带着吐了好几回。几天的时间,整个人迅速的消瘦下去。

    萧明渊对此心疼极了,立刻唤来军医替她看诊,最后得知她怀孕将近一月。萧明渊又是高兴又是心疼。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