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5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就寝时,萧明渊对徐青澜道:“朕打算培养裴宴。”

    徐青澜解衣的动作一顿,他这是知道了吗?

    他将徐青澜抱在怀里,沉声道:“你身体的事朕已经知晓,朕会请云华再为你诊治。你有没有孩子朕都不在意,陪朕一起白头偕老的人是你,百年之后与朕同寝的还是你。朕想要孩子,只是需要一个国家的继承人,萧国的江山不能在朕的手里断了传承。”

    “青澜,阿宴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陛下不怪臣妾欺瞒之罪。”

    “若是知道朕会爱上你,若是知道你会遭遇这些,当年朕就不应该让你独自上战场。”

    徐青澜听着他的话,脑海里闪过许多的片段,到如今她一直记得他说的话:得青澜,孤之幸也。

    “陛下南征的时间可是确定了?至于云华公子为我看诊一事等我们将金国拿下再说好不好?”徐青澜立即转移话题问他,曾经发生的事已经发生了,谁也没有能力去更改。

    与其遗憾过去,不如憧憬未来。

    “朕打算亲自御驾亲征,萧国的国事由沈恪暂代处理。”萧明渊早已将已经安排妥当,沈恪是他亲自任命的丞相,顾虞协助。

    “那臣妾也跟随皇上一起,如何?民间有句俗话叫夫唱妇随。”背后的气息有些低沉,她笑着问:“难道陛下不愿意?”

    赵雪凝之死(一)

    对于徐青澜也要跟随出征一事,萧明渊自是同意了,如今他拒绝不了有关她任何的事。

    自决定培养裴宴成为合格的继承者,萧明渊在处理政事时都会带上他候在一旁旁听,并亲自教导他。

    裴宴也不辜负萧明渊的培养,短短半年的时间过去,他已是不同往日。在学识方面,连萧明渊也是时常称赞他,骑射方面也是同龄子弟中的佼佼者。

    徐青澜接到徐锦之的信,杨氏想要见她。她将信扔在小几上,“你说我该去不去?”

    “若是娘娘想去就去。”春月回答,最近半年杨氏倒是时常往宫里送东西,大多都是补品。

    徐青澜支着额头,喃喃自语道:“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

    徐青澜出现在定国公府,徐锦之已经带着众多奴仆候在门口,见到她立即惶恐的跪了下去:“参见贵妃娘娘。”

    徐锦之也准备跪下去,徐青澜立刻挽住他的手:“你我是姐弟,你对我行什么礼?”她朝里面看了看,问:“母亲呢?”

    “母亲在后院?”

    在后院。她不是那么着急见自己吗?

    “可是赵雪凝来了?”杨氏给她的信上说她着急见自己,如今自己回来了,她却没有出来。

    若这不是她的本意,就只能说明她在会见他人。

    徐锦之点了点头,听到赵雪凝这个名字他的脸上立刻闪过几丝厌恶,连带着语气也是十分的厌恶:“回来已有数日,母亲一直将她留在府中。姐姐,打算如何处置她?”

    “处置?我为何处置她。”徐青澜漫不经心的道,她如今没有碍她的视线自己又何故发作于她。

    她拍着他的肩膀,宽慰他:“行了,进去吧。赵雪凝既然是她的心尖宠,就让她宠着吧。”

    徐锦之跟在她的身后一道走了进去。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