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4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萧明渊的一手拿着药方,另一只手负在身后。原本担心的神情被另一种给取代,他的脸上闪过恍然、遗憾、失望,最后归于平静。

    “取一只蜡烛过来。”

    苏公公立即过去将蜡烛端了过去,萧明渊接了过去将手中的药方让明火逐渐地吞噬。烛火的光映照在他的脸上,他的薄唇微微抿着,目光一直注视着燃烧的纸张。一双眉目在烛火的照耀下显得有些凛冽,又显得炯炯有神。

    刀刻般丰朗俊秀的五官此时说不出的魅惑。

    地下如今只剩下一团灰烬,萧明渊拢着衣袖,平静的道:“去贵妃宫里,说朕今晚在青澜宫用晚膳。”

    等苏公公走了,萧明渊依旧站在原地,目光明明灭灭,极为复杂。

    .

    等苏公公走后,徐青澜这才安排御膳房准备一些萧明渊喜爱的菜,又让小厨房备着参汤。

    将要到戌时的时候,萧明渊着一身黑色的龙袍走进青澜宫,徐青澜出来迎接他,这才瞧见他并未带任何侍从。

    她也并未多说什么,萧明渊踱步走到她的身边,拉着她的手走进宫殿。徐青澜亦步亦趋的走在他的身后,时不时地抬头看向他,每当他察觉自己在看他时,他都会回头对她微笑。

    她解下他身上的大氅,递给春月让她放进内室。萧明渊环视一圈,“三娘他们呢?”

    “乳娘正带着他们过来了,陛下是想他们了吗?”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他的脸上也不由的带上笑意:“的确是有些时日未曾见着他们了。”

    “陛下不由给三娘赐名如何,三公主在世时未来得及给她取名,如今也大了也不能总是唤着乳名。”

    萧明渊倒是没有想到这些,既然徐青澜已经提起,自己哪有不满足她的意思。他沉思了片刻:“单名为瑜,寓意美玉,是为珍宝。”

    “那青澜就先替瑜儿谢过陛下了。”萧明渊正想说什么,奶声奶气的声音就从门口传了进来:

    “徐娘娘,瑜儿是谁呀?”裴宴放开拉着妹妹的手,裴瑜就如同脱缰的野兔一般,蹦蹦跳跳的奔进徐青澜的怀里。

    萧明渊本是站在徐青澜的身旁,奈何被小人儿给挤到一旁,他眼里闪过一丝无奈。

    “皇舅舅万安。”裴宴一板一眼的朝着萧明渊行礼。萧明渊略显冷淡的对他点了点头。

    “徐娘娘~”裴瑜不断地往徐青澜的怀里挤,像是养的宠物一样依赖着她。徐青澜拉着她的后背将她扯出自己的怀里,“瑜儿还未向舅舅问安呢,也没有谢舅舅赐名之恩。”

    “瑜儿就是我呀。”她睁着大大的杏眼询问道,徐青澜点了点头,她立即转身:“瑜儿多谢舅舅赐名,皇舅舅万安。”她跟着徐青澜这么久了,早已经不害怕有些冷淡的皇舅舅。

    裴瑜仰着头,只觉得萧明渊如神仙一般的好看。她喜欢好看的人,直接扑向前抱住萧明渊的大腿,奶声奶气的道:“舅舅~”

    萧明渊看着对他笑的小人儿,似是无奈似是认命,搂了楼她的胳膊。就在裴瑜以为萧明渊会抱她时,萧明渊拉着她的手去用膳。

    用膳时十分的安静,连碗筷碰撞的声音都未曾发生。裴宴两兄妹的礼仪是宫廷里的教习嬷嬷教的,有些礼仪不能因为年龄小而疏忽。良好的礼仪可以提现一个人的教养。

    膳后,徐青澜拿着一本话本将里面的故事讲给裴瑜听,并让她回答此故事对世人有何警示。裴瑜歪着脑袋认真的想着,她也不打扰她,只是安静的等着。

    而另一边萧明渊正在教导着裴宴学习对弈。裴宴执着白棋,仔细观着棋局,随后在落下一子。

    萧明渊微微挑眉,看向裴宴的目光带着明显的欣赏,甚至会出声提醒他。

    遇事沉着,不骄不躁。无论气度还是举止对他而言都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徐青澜自然是看出了萧明渊对裴宴的欣赏,甚至还平添了几分喜爱。轻微的呼噜声从身旁传来,她转头原来是小人儿睡着了。

    她示意站在一旁的乳娘,乳娘放缓脚步地走了过来将沉睡的裴瑜抱起来,萧明渊也结束了棋局,吩咐裴宴的乳娘带他下去休息。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