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徐青澜喝酒时,目光看见河对面的站在的一对男女。男子俊朗,女子娇美,两人站在一起远远看上去挺登对的。

    可让徐青澜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儿。

    “夫人,你看什么?”春月看向河对面,那里除了人还有什么看头。

    “你瞧见对面那穿着白色衣服的两个人了吗?我总觉得这两人看起来很般配却又觉得不般配。”

    “见着了。”春月仔细看了一下,总觉得女子的动作看起来有些熟悉。“夫人,不觉得这女人的举止间有点像容妃。”

    “的确是,不过容妃端的是风情万种,这位便是染尽纤尘。”

    “这位男子一身不凡应是世家出身的,指不定是哪位贵公子。不过女人该不是青楼出身的吧。”春月看了一段时日的话本子,对这些风流韵事最是感兴趣。

    “还真有可能。”徐青澜支着下巴,慵懒的回答。

    “没想到话本子都是真的。”春月一直以为话本子只是写书人留给人们的一种乐趣,并不存在的。

    徐青澜喝完桌上的酒,带着春月慢悠悠的走下花船。

    恰逢与那两人对上,擦肩而过时徐青澜听见女人叫旁边的男人为修杰。

    她停住时两人离她的视线范围有点远,可依然能见到男人揽住女人的腰肢。

    修杰,莫不是裴修杰。

    徐青澜压下心中的疑问和春月走向停在花船不远处的马车,她搭着春月的手上了车。刚掀开车帘,就看见萧明渊坐在里面手中还拿着一本书。

    她放下车帘,坐在他的身旁,笑着问:“陛下怎么来了?”

    “闲来无事出宫走走以便探查民情。”

    徐青澜有些失落的说:“臣妾以为陛下来接我的,看来臣妾又自作多情了。陛下让臣妾好生失望。”

    萧明渊凝视着她,语气低沉地问:“你失望了吗?”

    一厢情愿

    萧明渊可不觉得她会失望,何况她的眼里充满了笑意,不知为何他的心里竟然觉得有些发堵。

    徐青澜察觉到萧明渊情绪的变化,刚才带着笑意的男人瞬间又恢复了以往冷酷的模样。

    她只是看了他几眼,以为他是因为政事的烦恼,便就没有再打扰他的心思。

    更何况她没能想出自己有什么得罪他的地方。

    萧明渊见徐青澜并无任何动作,又拾起书整个人慵懒的靠在车壁上。

    两人再无所言的回宫。

    徐青澜搭着春月的手下了车,她对车里的萧明渊道:“青澜多谢陛下,夜色已深,陛下还须早些歇息。”

    她原以为萧明渊不会回答,便转身走了几步听见萧明渊道:“不用。”

    语气亦如往常的冷淡,徐青澜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