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姐姐,你说容妃会不会知道是我们做的?”贤妃听到成嫔的死状时心里就很是不安,宫里的女人哪怕再恨一个女人也不会在明面使用如此狠辣的手段。

    容妃这不管不顾的性子就不怕皇上因此厌恶她吗?

    淑妃剪枝的动作不停:“怕什么?你觉得成嫔会说出去?”

    “被容妃如此折磨,难保她不会说出去。”贤妃已经走到淑妃的身旁。

    “说出去又怎样,容妃想报仇还得仔细掂量掂量。你怕什么?动手的又不是你。”

    贤妃想想也是,她只是给了淑妃藏红花,动手的是淑妃的人,就算怎么查也是淑妃动的手。

    这么想着她倒是觉得心安了不少。

    淑妃瞥了她一眼,不言。

    .

    萧明渊走近青澜宫时,徐青澜趴在床上春月正给她涂抹雪肤膏。

    萧明渊走近宫殿也没见个人影儿,便直接走近了寝殿。巡视了一圈,视线直接落在层层床幔曳地的床上,上面隐隐约约有两个人影。

    萧明渊直接从旁边的罗汉床走去,为自己斟了一杯热茶,慢条斯理的喝着。

    春月为徐青澜将**的衣裳给拉上去,“太医说这药他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只是叫娘娘用着。”

    徐青澜将腰前的带子系上,“他都那么说了多半也是没有成算的。”

    “那娘娘要不要将这药扔了?”

    “扔了做什么?反正又没有副作用,用着就好了,管他有没有用。”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下了床走了出去,萧明渊抬头正好与徐青澜对视,春月当即便退出了寝殿。

    “皇上来这里做什么?”徐青澜朝着罗汉床走去。

    萧明渊送了一口茶入口,茶香味浓,悠悠地道:“捉奸。”

    徐青澜十分的惊诧的看着萧明渊一本正经的说出这句话,她难以想象面前的人是怎么说出的。

    这话说的可真不像萧明渊。

    “那陛下捉到了吗?”

    “捉到了。”

    “陛下想说春月是臣妾的奸夫?”徐青澜微笑着说。

    萧明渊看她一眼,一字一句地道:“难道朕不像爱妃的奸夫?”

    徐青澜手中的茶杯险些掉落在地上,萧明渊莫不是吃错药了吧?

    她淡定的道:“陛下说像便像。”

    “爱妃的意思是朕不配?”

    是不配的,徐青澜在心里暗想着。

    她叹了一口气:“皇上明知道臣妾不是这个意思?在臣妾心中陛下一直都是臣妾的天,若论配不配的问题,倒是臣妾的不配。”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