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徐青澜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愤怒,仿佛经历的人并不是她。甚至带着对他手段的一种欣赏。

    萧明渊薄唇微微勾起,声音里带着愉悦:“果然离了情爱这种东西,青澜的心思也透彻了许多。”

    萧明渊并没有否认徐青澜所说的话,当然徐青澜也没有一直揪着这个话题。

    反而含笑的问:“陛下,夏冬伺候的不好吗?怎的还往臣妾这里来。”

    她的眉眼带着笑意,语气十分的轻快。若是旁的女人指不定如何吃味,萧明渊反而喜欢现在的她。

    “朕深以为爱妃更合朕的心意。至于她,爱妃不就想借朕的手处理了她吗?”

    “被心爱之人所伤,定是心中不可抹去的伤痕,旁人只会积累她的怨恨。”徐青澜淡淡的道。

    她不是一直想做萧明渊的妃吗?那她就成全她,有人轻轻抬手便可以让她心肠寸断,她徐青澜又何必让自己双手染血。

    那是陛下教的好

    “青澜,你的心可真狠。”

    徐青澜眉梢微扬,唇角含笑:“那是陛下教的好。”

    萧明渊的目光紧紧的锁住她,随即大笑出声,眼里都含着愉悦。

    徐青澜喝完杯里的茶,缓缓站起身,语气里带着些许困倦:“陛下,臣妾困倦的很打算现在去歇息,您也早些歇息。”

    她刚走几步,便被萧明渊揽着细腰带进怀里,温热的气息撒在她的耳边:“爱妃,这是打算将朕撂在这里。”

    萧明渊垂眸看她。

    “陛下,谁敢将您撂下,那些撂下您的人不都在黄泉吗?臣妾为求自保,只能将陛下放在心尖上。”说完,她还打了两个哈欠。

    萧明渊见她如此困倦,也不打算与她调笑,道:“你去休息吧。朕过些日子再来看你。”说完,便放开了她的身子。

    徐青澜转身时脸上哪有丝毫的困倦。

    萧明渊望着她走进了寝殿,收回了视线,脸上不见丝毫的笑意。

    转身便走出了青澜宫,即便变了又如何,不过是为他增添了一份乐趣。

    .

    淑妃懒洋洋的倚在美人榻上,眼前的屏风上绣着富贵牡丹花,宫女跪在一旁为她垂腿。

    “没想到她徐青澜居然被一个侍女背叛了,哈,她也有今天。她的那个侍女呢?”

    “奴才听说已被皇上充为军妓。”

    “军妓。”淑妃起身,宫女随之退到一旁恭敬的候着。“这侍女侍什么寝,去送命还差不多。”

    “听小魏子说那婢子还差点被皇上掐死,不知她说了什么惹的皇上动怒。”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你说为什么总有人想着一步登天。”

    小东子立即跪下:“奴才至死只忠心于娘娘,不敢生出不臣之心。”

    淑妃笑看着他:“本宫自是相信你。”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