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倒是容嫔旁边的成嫔慢悠悠的道:“贵妃入宫多年,今日终于得偿所愿了。”

    徐青澜听出来这是在嘲笑她,入宫三年,才得皇上一日宠幸。

    听起来是挺可怜的。

    邓皇后慢条斯理的将一小块栗子糕送入口中,一副不管事的样子。

    “和成嫔比起来,本宫的确是差远了。”

    “你……”成嫔咬牙切齿的道。

    成嫔想替淑妃打压贵妃,便拿贵妃入宫三年才得恩宠一事说道,妄想羞辱她。却忘记自己进宫已有六年的时间,陛下却从未踏进她的宫殿一步。

    成嫔的脸上青白交加,好不精彩。

    容嫔可不愿意放过这样打击敌人的机会,“可不是差远了,娘娘是贵妃,而成嫔只是一个嫔。不知谁给你的胆子敢如此质问贵妃?”说完,还不经意的看向淑妃。

    淑妃暗骂道:蠢货。

    “容嫔说的是,成嫔不懂规矩便将规矩学好再来,也把她的木牌撤下来,免费冲撞了皇上。”邓皇后缓缓说道。

    成嫔不可置信的看向皇后,以往皇后可不爱管这等事。难道是因为容嫔的缘故?就因为容嫔得皇上宠爱,所以她说的是什么就是什么吗?

    她看向淑妃希望淑妃帮她向皇后求情,她本来不得皇上宠爱再学个规矩,那得猴年马月。却见淑妃小口小口的品茶,连一个眼神都没甩给她。

    “成嫔可听懂了?”

    “臣妾遵旨。”成嫔不甘不愿的起身行礼。

    “都退下吧。”

    成嫔从淑妃的身边匆匆的走过去,像是没有瞧见淑妃。贤妃只觉得成嫔一身小家子气,对淑妃提醒道:“成嫔怕是已经怨恨上你了,真是小门户出身的。”

    淑妃冷眼看着成嫔的背影,嗤笑一声:“这些年,她倒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身边的小宫女道:“成嫔的母亲原本只是一妾室,后来被扶正了。而那元配夫人不知怎的就死了。”

    贤妃道:“不知怎么死的?这倒是有意思了。”

    淑妃与贤妃对视一眼,淑妃道:“是挺有意思的。”

    青澜,陪朕一起

    萧明渊连续半月未踏进后宫一步,后宫又变得平静起来。

    徐青澜每日除了吃吃喝喝,便是与皇后逛逛御花园。

    邓皇后与徐青澜一起说着趣事时,容嫔摆着腰肢款款而来,额间贴着桃花钿,身边的宫女手里提着一个篮子。

    容嫔一看到她们,便过来行礼。

    “皇后娘娘和贵妃也是来御花园摘花吗?”

    徐青澜这才注意宫女的篮子里有一半篮子的花。“你这是打算?”

    “贵妃有所不知,嫔妾准备做一些花粥。”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