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可是老夫人……”

    “嗯。”

    徐青澜将玉钗放进最不常用的一个妆屉里,萧明渊端坐在一旁,垂眸看她的一举一动。

    徐青澜没把他当回事,春月将香囊拿过来递给她,打开香囊,里面的确放着一块平安福。

    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便将它拆开,平安福的确是平安福,可却不是为她求的。

    这恐怕是为赵雪凝求的。

    亲生的比不上远房家的,这心啊!怎么可以这么偏。

    春月虽然不识多少字,可也大致猜出真相。心疼的看向徐青澜:“娘娘。”

    “唔,怎么了?”徐青澜偏头问她,见她满脸心疼的样子,就知她想些什么了。

    “我没事,去给我将蜡烛取过来。”

    萧明渊眸光沉沉的看着她,听见她说取蜡烛,又见她将手中的黄符烧掉。就算他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可也大致猜了出来。

    萧明渊的薄唇抿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既然知道留不住了又何必强留,徐青澜如今的做法很合他心意,至少能说明她是聪明的,而他喜欢聪明人,不论对方是敌是友,但凡带着脑子的人,他都会多看一眼。

    这后宫里皇后是一个聪明人,他之所以让她当皇后,除了她的家世之外便是她最会审时度势。他原以为这后宫里只有皇后一个聪明人,如今倒是又多了一个人。

    情爱这种东西最是能牵绊人心,牵绊人心的不要也罢。

    所谓的孤家寡人就是站在万人之上,无人之巅,无人可信亦无人可商。

    父皇告诉他既然选择了这一身龙袍,便选择了一生的孤寂。

    为帝者,若能绝心绝情,方能所向披靡。萧明渊从不相信人心,也不相信情爱。

    徐青澜洗漱完,还见萧明渊坐在太师椅上兀自沉思,就自个儿回寝殿就寝。

    等她躺在榻上好一会儿,寝殿里响起脚步声,还带着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

    萧明渊掀开锦被,躺了下去,伴随着耳边浅浅的呼吸声,入了梦乡。

    一室静寂。

    .

    徐青澜醒来时,身旁的床榻已是十分冰冷,翻身独自坐着。春月进来时,见贵妃兀自出神,她试着唤了一声:“娘娘……”

    “嗯。”

    “您怎么了?”

    “春月,你去给本宫找一些去疤痕的膏药,本宫想试试。”徐青澜的手放在腰间那里有一剑伤,她不知道自己的后背有多少?但总归是有的。

    “是。”

    她一定去找张太医,让他想想法子研制一种专门去疤痕,且效果极加的膏药。

    当徐青澜到鸾凤宫时,便引来妃子们的一波眼神嫉恨,却也没有几个人敢在她面前说。

    淑妃见贵妃来了,也只是说了一句酸溜溜的话。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