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容嫔就见不远处的銮舆离自己愈远,皇上既然来了为何又离开了。她的目光凝视着远去的銮舆,没见着一个人朝自己走来。

    “娘娘,你看……”

    容嫔这才看见苏公公。

    “苏公公,陛下这是?”她的声音带着哽咽,似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苏公公垂眼,恭敬的道:“陛下方才想起还有国事尚未处理,还请容嫔娘娘早些歇息。”

    不等容嫔说什么,苏公公迅速行礼告退。脚步略显急促,仿佛身后有吃人的牛鬼蛇神向他追来。

    “娘娘……”宫女这才发现容嫔的脸色如此难看。

    “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回宫。”容嫔极力的克制体内的愤怒,一个太监也敢如此羞辱她。

    什么宠爱?都是假的。指不定会有多少人等着明天看她的笑话,皇上的宠爱果然靠不住,这个男人显然是没心的。呵,果然男人都是靠不住的。

    昨日侍寝皇帝根本没有宠幸她。

    容嫔停下脚步,她这才想起原身的记忆里皇帝与她的第一次也只是单纯的睡一觉,难道说皇帝他不行?

    算计

    容嫔只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难怪后宫中无人怀孕,敢情是这皇上有隐疾。

    若是这样她可得为自己好好筹划一番。

    萧明渊的銮舆行至半途时便停了下来,苏公公欲上前问,却见萧明渊从銮舆上走了下来:“陛下。”

    “你和他们先回去。”萧明渊挥一挥手,神色略微倦怠。

    “是,奴才这就告退。”

    萧明渊原想四处转转,却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青澜宫门前,青澜宫此时已经陷入一片黑暗之中,连宫殿内的小宫女和小太监都已下去歇息。

    他抬头凝望这宫门前的三个大字,他这半生若说真正对不起的人也只有这位宫殿内的主人。

    青澜宫或许在别人眼里这是帝王的恩宠,在她的眼里应是囚笼吧。他用这囚笼困住了她的身,也让她的心在这里枯萎。可即便如此,他也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何不对。

    萧明渊看着宫门紧闭的青澜宫,停留了一会儿,便负手离去。

    翌日

    后宫又掀起了一番暗潮汹涌,无非是皇上又给容嫔赏赐。容嫔从容不迫的接旨谢恩,引得一堆妃子好生嫉妒,尤其淑妃更甚。她进宫的时间快要将近十年,得皇上的宠幸少之又少,更何况皇上每次去她那里就是单纯的看折子。这种私密事说出去了,岂不是丢尽脸面。

    容嫔论容貌不及徐青澜,论家世不及她半分,论贤德比不上皇后,论才情连贤妃那贱人也比不上。她不知,皇上究竟看上她什么?她的脑海里忽然出现容嫔在御花园跳舞的那一幕,难道说皇上喜欢不知羞耻,行事放荡的女人?

    淑妃觉得自己找到了真相,难怪皇上近来对容嫔如此盛宠,敢情是这贱人连礼义廉耻都已经抛却耳后,私下里指不定与皇上如何的……放纵。

    她看向容嫔的眼神充满了轻蔑,不过是靠着那狐媚手段才获得的恩宠,在皇上心里说不定就是拿来逗弄的玩意儿。

    果然,贱人能够成为贱人,使用的手段定是旁人学不来的。

    容嫔没有过多在意淑妃的小动作,在她看来,后宫如果没有算计、嫉妒、争宠这些手段它就算不上后宫。她现在怀疑皇上所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什么?明明没有宠幸她但给她的赏赐却是如此多?昨晚明明没有留宿依然给了她赏赐。

    她前世见惯了勾心斗角的场面,她也不知算计了多少人,她也常常看宫斗权谋的小说,如果连这都想不到可真浪费了她看小说的时间。如此大张旗鼓的赏赐不就是为了捧杀她吗?让她成为后宫女人的众矢之的。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