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爱妃可有什么见解?”

    “丞相是您亲手培养起来的,除掉他岂不是轻而易举。况且……”她偏头看了一眼萧明渊,“陛下只是需要一个契机,而这契机不就在后宫吗?”

    徐青澜知道萧明渊手里一定掌握着丞相结党营私,贪污受贿的证据,而他只是需要一个契机。

    朱砂痣

    “淑妃和贤妃近日因为容昭仪而生了嫌隙。”徐青澜勾起一丝魅惑的笑容,与她平日里的端庄大相径庭。

    她说完,慵懒地掩唇打了个哈欠。

    “夜色渐深,爱妃还是先回宫歇息。”萧明渊眸色深深,柔声说道。

    徐青澜向他行了礼便退出了乾极殿,春月迎上来给她披上披风。

    “娘娘……”

    “回宫。”

    她刚走下两个台阶,后面便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春月有些高兴,以为是皇上打算将娘娘留下来。

    “贵妃娘娘,您忘了取走团扇。”苏公公将团扇恭敬的奉上,他都以为皇上打算留贵妃结果只是说贵妃落下了团扇。

    “苏公公怎么是你啊。”春月的声音难掩遗憾,仿佛苏公公就不应该来。

    苏公公为难的道:“奴才也是迫不得已。”听着还有些委屈。

    徐青澜觉得倒没什么,接了团扇说了一声:“劳烦公公了。”

    “娘娘莫要折煞老奴,娘娘莫要多想,陛下心里还是有着娘娘的。”苏公公一直觉得皇上心里多多少少都是有贵妃的。

    徐青澜瞧了一眼已经合上的宫门,没说话。

    .

    今日宫中妃嫔去给皇后娘娘请安时,都有些走神,言语间皆是层出不穷的弯弯道道。只因差不多半个月才踏进后宫半步的皇上宠幸了容昭仪。

    邓皇后无奈的抚着额,她就知道今日会是这般,真是聒噪。

    她看向在一旁安静品着茶的贵妃,她仿佛与周围的嘈杂隔绝。邓皇后看了她好几眼,确定她是真不在乎这个昨晚陛下宠幸的容昭仪。只要她不在乎,她就可以放心看戏。

    “皇后娘娘,这容昭仪可真是大胆,这都几时了还不来向娘娘请安。一个小小的昭仪,也敢如此。”淑妃说话娇娇柔柔,慢悠悠的道。

    “姐姐说的是,这容昭仪嚣张跋扈惯了,近来行事稍微有所收敛。如今,不就侍了一回寝直接不把皇后娘娘放在眼里。”成嫔抬眼看向正在喝茶的皇后,这茶有什么好喝的。“皇后娘娘,您可要好好惩戒她,让她按照后宫规矩行事,这样后宫便可安宁。”

    容锦乐刚走到宫门口,便听到成嫔的话。当即道:“姐姐可说错了,臣妾也是奉行旨意才来的这般的迟。”

    徐青澜放下茶杯,瞥了她一眼,神色无波。

    邓皇后见贵妃放下茶杯也跟着放下,来了,重头戏来了。

    成嫔随即道:“容昭仪莫不是糊涂了,皇后娘娘何曾下过旨意。”

    容锦乐用帕子掩唇娇羞道:“陛下怜惜臣妾太过劳累,便让臣妾晚些来向皇后娘娘请安。还请娘娘恕罪。”

    “既然是皇上给你的恩典受着便是,赐坐。”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