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爱卿所言可是属实。”

    “禀皇上,臣之所言千真万确,不敢欺瞒圣上。”

    “丞相前儿个给朕举荐了一位堪称爱民如子的好官员,朕当着丞相几人的面大力褒奖了此人,爱卿可知是谁?”

    沈恪下意识了抬头看萧明渊的脸色,平静如水仿佛只是随意的说说,可多年的为官经验告诉他皇上这是动怒了。他小心翼翼的开口:“莫不是丰县县令?”

    果然,下一秒,帝王将桌上的茶杯掀倒在地。

    “若不是爱卿,朕还不知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看来丞相是该换一个人了。”他若想统一天下,必先铲除朝中奸佞。

    “那丰县县令?”

    “天子之言,何以朝令夕改。他不是爱民如子,凡事亲力亲为吗?朕就让他坐实这个名头,让他亲自下工督建堤坝,派一人去建工。完工之日,便让他暴毙。至于丞相,现在还不是动他的时候,不过他的羽翼是该剪剪。”萧明渊把玩着手里的佛珠,淡淡说道。脸上丝毫不见怒容,沈恪越发臣服天子威严。

    “皇上,若真动丞相一派,不仅前朝会受动荡,恐怕连陛下您的后宫也不安稳。”

    后宫自古以来就是前朝的缩影,当皇帝不仅要用后宫牵制朝堂,还要将两者平衡。若一方不稳势必影响另一方,而萧明渊的后宫更是错综复杂,牵连甚广,牵一发动全身不可为。

    “不急,会有人亲手给朕递上那把刀。”

    爱妃此言差矣

    徐青澜穿着水红色的宫装,发髻上别上一支赤金步摇,整个人柔弱无骨的靠在软榻上。春月在一旁为她的指甲染上玫瑰色的蔻丹。

    “今日宫里可有什么热闹事?”

    “娘娘可知落水的容昭仪吗?”小豆角是个爱打听的主儿,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总能第一时间得到宫中的新鲜事。

    “容昭仪?”徐青澜念出声,在脑海里搜索这个人的面容。萧明渊后宫的女人并不少,除去皇后和四妃还有二十几位妃子。容昭仪莫不是归德侯府的嫡长女容锦乐,徐青澜暗自想着。

    小豆角见她没说话,以为是让他继续讲下去,便道:“容昭仪生了一场病就好似换了一个似的,整个人安静了许多也不像从前那般嚣张跋扈。以前那些不喜她的妃子现在一口一个妹妹长妹妹短的,娘娘您是不知道现在容昭仪在后宫多风光。”

    一个人生了一场病,便能换了一个人,还比从前多长了一个脑子。这倒是有趣。

    “风光?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风不风光这可真不好说。不过倒是引起了本宫的兴趣,整日躲在这宫殿里也甚是无趣。”春月已经染好了蔻丹,徐青澜瞧了瞧满意的笑了。

    也不知是怎的,最近她总是觉得如果一个人终究要死去那还不如漂亮的死去,至少死之前看见自己这般美丽心情也会有所愉悦。

    “娘娘可要去御花园散散心?”春月道。

    “御花园。”

    .

    徐青澜开始服用药膳已经好几日了,或许是她用心喝药的缘故,她不用每次出宫门都披上厚厚的大氅。她只换上了一袭宝蓝色镶边的广袖宫装裙,虽有些厚实,走动间仍带有飘逸之感。

    今日春光明媚,御花园里花团锦簇,姹紫嫣红,美不胜收。偏有女子宛转悠扬的笑声更为这添了一分美景。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若说这天底下最有福气的男人还当属历代帝王,美人环绕,红袖添香。

    徐青澜坐在一凉亭处,静静地瞧着不远处一堆打扮得十分花枝招展的妃子。徐青澜的目光落在一位穿着浅紫色的妃子身上,她与那里的人显得格格不入却又不失违和,她的发髻形式在萧国从未出现过。

    周围一片欢声笑语,显然离不开此人的功劳,更让人离奇的人她居然当众跳了舞蹈,双手伸开,腹部不停的抖动。徐青澜看的直眨眼,这是什么舞蹈?

    春月如同嘴里塞了一个鸡蛋一般,直到女子跳完她才回神说道:“娘娘,容昭仪跳的是舞蹈吗?怎么如此……不知廉耻。”好歹也是身为一个皇妃怎能在大厅广众之下跳舞。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