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入宫三年,消耗了所有她对他的期待。她总是以为她可以得到他的心,得到他独一无二的宠爱,更想要看这个男人为自己沉沦。

    可他心中只有天下,可笑她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才看清他。在这帝王眼中,世间万物皆为他的棋子。他说的话,做的事都带着目的。

    他利用所有人,也利用他自己。哪怕是他的至亲,利用时也毫不手软。

    当年他对自己说的一番话,有几分真心又掺杂着多少利用。

    萧明渊见她穿着薄薄的寝衣就这么走了出来,脸上泛起了薄怒:“你身子还未好,怎么穿着如此单薄?你何时能照顾好自己。”

    萧明渊拿起黄花梨衣架上一件浅蓝色的大氅给她披在身上,明明是深冬穿着的衣物,她总是在夏季便穿上。

    她的身子自受伤后一年四季都是冰冷,哪怕是在炎日里也穿着厚厚的宫装。想到此,他的心不由一重,叹息道:“太医告诉朕你不肯就诊,侍女们给你煎的药也常常被你偷偷倒掉。你就不能善待自己吗?”

    昔年,她为了能让他陪伴自己便偷偷将药给倒掉,她想让他劝自己喝药就好像自己是被放在心尖上的人。如今想来,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善待自己?”她轻声低喃道。好像有什么心结突然被解开,又似有什么东西冲开了牢笼。

    萧明渊俯身眸色复杂的看她,低沉嗓音在她耳边缭绕。“青澜,你想要什么朕都可以给你。你不说,朕也不知道。你说了,朕自然会给你。”

    “陛下什么都可以给臣妾吗?”徐青澜抬头看向萧明渊。

    萧明渊深看她一眼,没有明确回答,反而反问她。“爱妃想要什么?”他的目光紧紧锁着她,似乎她说的他都能同意,又似是含有警告的意味。

    “臣妾忽然多要几个宫婢。”徐青澜道。

    动怒

    “朕允了。”

    “臣妾想要出宫见见母亲。”

    “朕允了。”

    “臣妾想要皇上的心?”她说完,整个人靠在他的身上,头枕在他的心口处,倾听他不急不缓的心跳。

    半晌,萧明渊才不紧不慢的道:“换一个。”说完,便将怀里的女人的轻轻推出去。

    徐青澜在心里料到了他的答案可还是有一丝失落,她也顺势从他的怀中退出去。

    “那陛下能让臣妾回军中吗?”她眸光带着希翼。

    萧明渊轻压墨色宽袖,神情冷淡地道:“等你真正想要回军中时,朕自会同意。朕还有政事处理,你多注意休息。”

    他的意思是允许自己回军中吗?可他的话她怎么听不懂?等她真正想回到军中?是说她真正想为百姓尽一份心吗。

    也是,世人皆说她是萧国的战神。没有她,萧明渊如何稳坐江山,可她却只自己的几斤几两。她出身将门,父亲多多少少也会教她研习用兵策略,哥哥也会教她一些武功。

    可若与他们相比她相差甚远,而他萧明渊若是与她父亲一起对决,谁输谁赢犹未可知。论起功绩,萧明渊是下达命令的人,而她是执行者,一场战事的成功取决于下达命令的人,而她只能算是辅助。

    .

    “皇上,丰县的洪灾甚是严重,致使七成的百姓受灾,颠沛流离。而丰县令却迟迟不肯开仓赈灾,反而加重赋税,征收徭役。”

    “请皇上严查丰县县令。”

    萧明渊将奏折扔在案桌上,起身走下来看了苏公公一眼。苏公公立即将跪在地上的沈大人扶起来,随即退下关上乾极殿的门。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